--Ask--

总结一下这几个月来的坑…

前段时间手机lofter好像抽了,一直刷新不了,今天看到正常了,上来冒个泡。

七月掉进了《兄弟连》坑,一掉就是三个月(。断断续续写了好写段子和几篇文,主cp是Winters/Speirs。因为几乎篇篇是肉(。所以没办法放上来。
随缘有篇pwp:【BoB/兄弟连】One night in Thalem 

AO3上有篇没写完的ABO:The heart is a lonely warrior

其他还有各种和坑友一起创作的段子若干,要是有人想看也可以找我要…

前段时间在比利林恩的世界里畅游了一小会儿,奈何原著胜过同人,下笔显拙,就写了个pwp也放不上来。orz

最新的坑是Medici:Masters...

【麦莱】狮与响尾蛇(五)

西方的天空如铁水飞溅一般的燃烧着,狭长的云线放射状散布在头顶,随着夕阳的迅速下沉,一切都急剧变化着。教堂的影子被时间在地上越拖越长,直到黑暗将它从头到脚的包裹起来,远方的树林里猫头鹰开始啼叫。

在洛萨离开后,莱恩什么也没有问,他不愿意像自己的朋友那样逼迫麦迪文去回忆某些可能伤害过他的事。“你愿意说的时候我随时恭听。”

“如果我现在就想说呢?”麦迪文的声音暗哑低沉。

莱恩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睛,随后他推开脚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屋里安静的就像世界末日一般,而寂静之中麦迪文向莱恩诉说了事情的经过。

故事从麦迪文口中说出来并不惊心动魄。一位中年女性被送到他的诊室时已经太迟,她生命衰弱,身...

【麦莱】狮与响尾蛇(四)



洛萨的家建在小镇南边的几英亩土地上,十几年前这里曾经是一块玉米地,农场的主人死后无人继承接管,地就这么荒了下来。洛萨回到小镇的时候几乎是没花什么力气就拿到了土地的所有权。之后的三个月,洛萨和莱恩两个人雇了些镇上的工匠一起修建了这幢有五间卧室的二层小楼,又花了一个月帮莱恩扩建了教堂。莱恩问过洛萨为什么要五间卧室,洛萨认真的掰着手指头,我,卡伦,塔利亚,你,剩下一间做客房。那一瞬间,身后还散发着油漆味的新房忽然有了家的感觉。

从洛萨的家到莱恩的教堂要十五分钟车程,门口一条路直接穿过小镇连接这两处地方。因为路两旁没有灯杆,过了日落就漆黑一片,时常有出来游荡的动物被碾死在路面上。就像这只灰色的野兔,腹...

【麦莱】狮与响尾蛇 (三)



该死的坏事总会发生。有时候你就像是坐在一辆冲向悬崖的车里,明知道下一刻会下坠,却他妈的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任凭那车带着自己飞出地平线被翻滚着抛入海中,然后在黑暗的窒息中缓慢下沉,直至触底。那一刻你会感觉仿佛整个宇宙的力量都在同自己作对,感觉命运无可避免,而人生毫无可恋。

麦迪文在一阵食物的香味中醒来,培根,煎蛋,吐司,他的身体对这些气味无可抗拒的产生了反应。自从离开Fairfield,他就从未享受过这样的早晨。倒不是没有人愿意给他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凭麦迪文的风姿和地位,愿意成为他固定伴侣的人并不在少数,可是他更倾向于在午夜之后就将那些对象送上出租车。

简单的梳洗之后,麦迪文来到厨房,果然在...

【麦莱】狮与响尾蛇 (二)

二.

信仰会告诉们我们,当诱惑以它最真实的面孔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应当如何选择。信仰会告诉我们,是什么在时间的开始,生命的尽头等待着,又是什么将我们从失败的残骸中扶起,给予我们生存下去的希望。

希望。

麦迪文看着自己的手投射在墙上的影子,午后一点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在这间狭窄却空旷的汽车旅馆房间里。这双手,曾给他带来手术台上的无数次成功,给他带来荣誉和金钱。它们被称为“会使魔法的双手”,在死亡线上一次次的创造奇迹。可是这些现在对他来说都不再重要。

窗外传来割草机刺耳的声音和旅店老板娘的吆喝,这让麦迪文不得不从床上坐起来。他花了一分钟来回复身体的知觉,这使他立即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酒气是多么糟糕。宿醉...

【麦莱】狮与响尾蛇

* 现代au 背景太不同我连魔兽的标签都没打,就当是本福和多米的角色拉郎吧

-------------

一.

之后的许多年,每当他想起那一天的事情,麦迪文总有这样的感觉——他本不应该是在那里的。

他本应该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悠闲的坐在自己位于波士顿市中的家里,喝上一杯自己收藏的红酒,然后在露台上透过他的天文望远镜瞭望永无止尽的星河宇宙。也或许,他会在手术台前进行一场紧急的救治,全神贯注于手术刀和位置和角度而忘记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的所有操蛋的事。

是的,他本不应该出现在爱荷华广袤无垠的旷野中,像头丧家之犬一样奔驰在州际公路上,后备箱里装着他全部的家当,四周除了黑暗就是比黑暗更深沉的虚无。

他前一天启程,赶了...

非剧透吐槽

看了季终忽然觉得,最长久的相爱也许莫过如此。你的负担,落在我肩上。
Robb Stark x Jon Snow

【魔兽同人】大法师与爱情药(主 麦迪文/莱恩)

*  @Helen£Holic 生日快乐!!永远的十八岁~~亲亲~~


---------------------------


一个风和日丽的初夏午后,守护者的高塔上迎来了一名访客。

这位客人并非徒步或者骑马而来,在这样的季节穿越丘陵或沼泽到卡拉赞可不是一趟令人愉悦的旅行。

高塔中间的大露台上停着一头巨兽,有着狮子的身体,雄鹰的头和翅膀,那位访客就是乘着这传说中的华丽生物来到这里的。

老管家摩洛斯在他安抚了狮鹫之后才慌忙的迎上来,毕竟卡拉赞不常有访客,没有人会期望暴风城的指挥官会在这么个安详和平的日子来拜访艾泽拉斯的守护者。

“守护者...

【魔兽同人】坠落的星光 (麦莱)

*看电影的脑洞 没玩过游戏 有bug请指教

@林朵 朵朵太太你看到我的诚意了吗!!!求写大三角!!

----------------------------


世界。

生命。

这两个概念作为伟大的星界法师麦迪文应该早就悉知的透彻,然而追溯到他所能记忆的初始,他却是在一个男孩身上领悟到的。

那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男孩,他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笑起来毫不顾忌的露出一口白牙。但他却不是暴风城里千万个男孩中的任意一个,他是艾泽拉斯未来的国王,莱恩·乌瑞恩。

彼时,麦迪文仍是宫廷中跟随魔法师父亲学习的学徒,当他在图书馆的书架前研习魔法书...

【冰火AU】冰与火的恋歌 之 爱在深秋 (Robb/Jon)4

*少年之爱 最是刻骨

4. Jon

他们并非一母所诞,却比真正的亲兄弟更加亲密,就连Stark夫人的嫌恶也无法让Robb离开她丈夫的私生子半步。

两人十岁的时候,有一次Jon去找Robb,却在门口不小心听到他同Stark夫人的对话。

“这不公平,母亲,为什么Jon要住在十一楼?那里除了厨房就是储物间,而我却独自占据这一整楼!Jon可以搬上来和我住,或者去十二层,那里的房间也都还空着……”
“住口!”一向和蔼的母亲此时却露出骇人的表情,“十二层会留给Bran,而你,我绝不允许你和他分享这里,你听明白了吗?只要我还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就绝不允许!”

Jon不知道Robb是如何回应他的母亲的,在Stark夫人吼出...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