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匿名投稿

{对,本文的标题就是“匿名投稿”(。写无形天国把自己写的好闷(揍,作为逗比,一定要写篇恶搞来发泄一下才好。写着写着竟然用情太深(。于是我把这种新式文体称为“深情的恶搞”(没有这种东西好么。}


大战之后过几年,密林在战争中折损的实力被瑟兰迪尓各种韬光养晦的办法给逐渐恢复过来了。精灵们在黑暗慢慢褪去的森林里汲取来自维拉的希望与力量,相互抚慰了失去亲人和同伴的悲伤。


在这一片安详平静当中,密林之王除了每日的公务,便是独自饮酒,或者听精灵们唱唱歌来打发时间。如今中土暂是一片和平,莱格拉斯经常出门旅行,几乎一年中都回不了几次。这使得瑟兰迪尓为自己王国感到欣慰的同时,又不免有几分……无聊。


这一日,百无聊赖的密林之王在喝了两杯多卫宁之后忽然想出了个主意——我想出本书。(此处请用白云黑土口音)


决心已定,瑟兰迪尓立刻拿出纸笔,就着微寒的月光写了起来,洋洋洒洒几百字之后,他暂且停住,拿起自己的大作朗读起来: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密林精,他们的王叫瑟兰迪尓……”


瑟兰迪尓把手里的羊皮纸缓缓放下,手指蜷曲握成拳,眯起双眼一脸嫌恶的盯着自己的文章,内心大吼——文笔实在太烂了啊!!


为什么自己能够随手起草几万字通商合约,章章精彩,条条分明,却写不好一个叙事体小传呢!都怪ada当年不让自己读小说,说什么小说都是用来愚弄生命短暂的人类用的,精灵有无穷的时间来经历所有的冒险,何必要从书上读来呢?话这么说是没错,可自己早早的成了密林之王——愿ada的灵魂在阿门洲永乐——哪有机会抛下臣民不顾出门去冒险啊。这样说来,他倒有点羡慕莱格拉斯了。


“唉……”瑟兰迪尓叹了口气,又将自己的酒杯斟满。自己写书是没可能了,那么谁能担当这个重任写下自己的故事呢?


左思右想,瑟兰迪尓有了主意。


第二天,加里安奉命向四方传信:密林重金征求文章,需以密林之王瑟兰迪尓为题,字数不限,胜者将被任命为瑟兰迪尓王传记的写手并获得珠宝一箱。


广告一出,几周之内,无数羊皮纸卷被络绎不绝的送到瑟兰迪尓跟前,在书房堆成小小一座山,最后加里安不得不把它们分批处理之后再送来给瑟兰迪尓过目。


这些文章大多是密林的精灵所创作,但也有河谷的人类,甚至中土其他地域的居民。以文富满车著名的瑞文戴尔领主艾尔隆德也差人送来了大作。


“艾尔隆德的文章拿来我看看。”瑟兰迪尓不急不缓的打开来自瑞文戴尔的精美纸卷,三尺长的羊皮,密密麻麻写满苍劲隽美的字体,开头一句,“吾友瑟兰迪尓……”


这样读了半尺,瑟兰迪尓就着手持羊皮纸的动作头枕在另一只手臂上睡着了……


“托艾尔隆德的福,昨晚睡的真好。”瑟兰迪尓一边梳理着自己浅金色的长发一边说。加里安心怀愧疚的把领主大人的文章恭敬的收起来,放在一堆文章的最顶上。


“陛下,今天早上我们收到了王子殿下的来信,想必是殿下看到广告也应征文章来了。”加里安说着,双手呈上一卷藤蔓扎起来的羊皮纸,末端生着一片嫩绿的树叶。


瑟兰迪尓心中喜悦,面上却不表现。“有时间写文章不如回密林一趟,莱格拉斯有多久没回来了?”

“已过去两个春天了,陛下。”


瑟兰迪尓摇摇头,修长的手指展开纸卷。只见信纸抬头用黑体端正的写着几个大字,“我的ada”。然后是一段空白,中间还滴了几滴墨点。接着往下看,瑟兰迪尓读道,“ada的教诲想必已经印刻在我的言行举动当中了,单薄的字句无法表现。愿ada早日寻得承担写书重任之人。 莱格拉斯 敬上”


密林之王将王子的文章举在眼前半晌,终于得出一个欣慰的结论,莱格拉斯不愧是我的儿子。然后他吩咐加里安把王子的文章收藏起来,和王子小时候第一次在瑟兰迪尓指导下做的弓箭及其他有父子两个回忆的东西放在一起。


投稿量实在太大,瑟兰迪尓让加里安先粗审一次再拿来给他过目。这下子可忙坏了加里安大人,一张张的纸卷被他打开又放到另一边的纸堆上,一篇篇的文章要么文笔太粗鄙,要么词藻太夸张,尽是歌颂之词,少有真情实感,让人看不了几行就想放下。


当加里安感觉自己几乎头疼欲裂的时候,一篇文章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翻过羊皮纸看了看,纸质普通,但色泽均匀,墨迹清晰,文字整齐,只是一张纸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没有署名。这可是奇怪了,既然来征文,不署名怎么领奖呢?加里安疑惑之余,继续读起文章,阅读过半,加里安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文章里的事若非虚构,陛下恐怕不会想让外人看到。左思右想犹豫半晌,加里安将文章小心卷回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放在一旁瑟兰迪尓的案头。


那天夜里,瑟兰迪尓从晚宴上漫步归来,喝的微醺,手里还端着酒杯。进到自己寝殿,在窗前站了一会儿被凉风吹的有些清醒了,正要回身去添酒,就看见桌上放着的羊皮纸卷,顺手打开来看了。


半尺长的文章,没有标题,开头一句,⎡我初次见到瑟兰迪尓陛下是在十五年前的一个夏夜。……⎦


十五年前?十五年前有认识谁吗?瑟兰迪尓歪着头想了想。不过对方写的是“见到”,并非“相识”,也许自己当时并不认识这位作者。


他继续读下去——

⎡……那时候尚且年轻的我刚开始接手一些长湖镇与密林之间的生意往来,一次去密林送货之后,我被管货物的精灵邀请与他们一同在宴会上饮酒。从未参加过精灵宴会的我出于好奇,跟着他们来到大厅,那里被装点的星光闪耀,肉香与酒香在空气中弥漫,一切都那么美好。不多时,我听到台阶之上传来悠扬的歌声,我抬眼看过去,只见一位俊美的金发精灵捧着酒杯在殿上唱歌,那声音如此清澈美好,我听的入了神。⎦


瑟兰迪尓开始记忆起关于那场宴会的一些片段,那以后黑暗逐渐侵蚀了密林,莱格拉斯似乎再没有在密林的宴会上唱歌了……


⎡……一曲歌毕,金发精灵向殿上行礼,也将我的视线引向王座之上,我看到了他,密林之王瑟兰迪尓。他手执酒杯斜靠在王座的扶手上,微笑着朝座下颔首。王者的威严在他的眉宇之间,身姿之中,但他眼里的光彩,唇间逡巡的意味却带着几分动人的柔美。一时的沉迷,待我回过神来,密林之王便又恢复了他高贵凌人的表情……⎦


瑟兰迪尓眯起眼睛,起身将酒杯斟满。手指在那纸张上摩挲了一阵,才拿起来继续端详。


⎡……几年来的生意往来让我和密林的精灵们相熟,也终于有次在瑟兰迪尓陛下亲临酒窖的时候正式拜见了他。他同我记忆中一样超凡脱俗,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陛下说话,他用那美酒般甘醇的声音询问我的名字,问我的出身,我便一一回答了他。短暂的相遇让我一整日心神不宁,直到夜晚还辗转难眠。这对于陛下来说恐怕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许早已忘记了吧……⎦


不,瑟兰迪尓心想,他记得那一天的情景。那个英俊的年轻人在他面前恭敬的行礼,眼神真诚,不卑不亢,这让他忍不住问了年轻人的姓名——并不是每个人类都让他感兴趣的。


⎡……后来我拜访密林偶尔便会见到陛下,密林的精灵王在我心中渐渐从一个故事与传说中的角色,变成了面前与我倾谈真实存在的精灵。我与青梅竹马的女孩结婚后,肩上承起了家庭的负担,或许是这件事传到了精灵王那里,陛下派人送来了来年增加的订单,并附上几件精灵打造的珠宝作为贺礼和一张“家业兴盛,子孙绵延”小信。妻子与我来年迎来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初为人父的兴奋使我忍不住向瑟兰迪尓陛下提起了这件事,出口之后才想到,或许对于永生的精灵来说,人类的生老病死是格外无趣的。但瑟兰迪尓陛下却郑重的恭喜了我,甚至笑着谈起了莱格拉斯殿下刚刚出生时候的事情,这让我受宠若惊。……⎦


瑟兰迪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不禁嘴角上扬。维拉在上,他可不是个随便把莱格拉斯小时候的事情挂在嘴边的傻父亲,只是那个男人神采飞扬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多说了两句罢了。


⎡……十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我成了密林的常客,也与瑟兰迪尓陛下结下了友谊。陛下常邀我与他饮酒,问我密林之外有什么新鲜事,而陛下则同我讲第一纪元人类初来这个世界时的故事。他说起首先带族人进入贝尔兰的人类比欧,他在途中遇到费那芬之子芬罗德,被他的歌声与智慧所动,从此追随这精灵,直到自己寿命的终结。这位诺多精灵第一次感到此种悲伤,失去一个重要的朋友,不是在敌人的刀下,而是在让他无能为力时间面前……⎦


瑟兰迪尓握着酒杯的手指收紧,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不自觉的咬住下唇。


⎡……不久之后,我也亲受了失去重要之人的悲伤。⎦


瑟兰迪尓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看下去。


⎡……失去妻子就像失去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但照顾孩子的辛苦让我无暇沉浸在悲痛的情绪中,去密林的机会也少了。尽管如此,在漫长的工作之后回到家,看到孩子们熟睡的样子之后,我经常会想痛快的喝上一杯,也自然的想念起那位浅笑着将斟的满满的酒杯递来给我的精灵王。说来也许荒唐,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心意。⎦


入夜的密林万籁俱寂,瑟兰迪尓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宫殿中回响。


⎡……这样一来我反而害怕再见到瑟兰迪尓陛下,我担心自己会在那双泉水般的双眸注视下隐藏不住那些自私的心思,让本来可以传为佳话的这段友谊毁于一旦。我的刻意回避和躲闪是种愚蠢的行为,它们不但让我在瑟兰迪尓陛下面前显得无礼,更于我自己内心无益。那段日子,我对陛下的思念之心疯狂滋长,与日俱增。直到那日我从密林送货回来,路上听到身后的马蹄声,然后便见到瑟兰迪尓陛下乘着大角鹿坐骑从我身边扬尘而过。陛下一身轻便的骑装,身后飞舞的金发在额头处被一个银色的发圈束住,那灿若晨光的面容让我几乎失了魂。


精灵一行正向密林深处去猎杀入侵的野狼,陛下说听闻我善用弓箭,问我愿不愿同行。我一时想不出推却的理由,便随他们一起去了。入林愈深,光线越是幽暗,有精灵发现了狼匹的踪迹,便带领我们追寻,不多时就看到一只银灰色野兽在林中逃窜。瑟兰迪尓陛下驾鹿冲了出去,我也下意识的跟上。跑了许久,我眼前不见了陛下的身影,焦急的四下寻找了一圈,终于在泉边见到陛下在饮水,身后不远是一只野狼的尸体。我下马上前,问陛下有没有受伤,他看着我,仿佛听了个笑话似的,倒是我为自己过度的担忧觉得尴尬了。


森林仿佛因为瑟兰迪尓这位精灵的到来而增添了蓬勃的生气,树枝交错私语,野花娇艳芬芳。我与陛下将坐骑留在泉边,顺着阳光铺下的小路在林中漫步。泉水向南不远有一处突起的小丘,丘上并列生长着两颗树。瑟兰迪尓陛下绕树而行,轻抚那粗糙的树皮,他告诉我这两棵树在千年前已在此生长,阳光透过树叶在他脸上投下斑驳的光影。那一日的瑟兰迪尓陛下卸去了头顶的王冠和一身繁华,眼神也没有往常高高在上的冷漠,这让我觉得我与他只见并不是遥不可及。


瑟兰迪尓陛下说完了那两棵树的故事,看着树冠叹了口气,回头望着我,似是无意的说道,“树尚且能双生,何况……”话音在此骤然停住,陛下仿佛感到失言,表情有些尴尬的侧过头去。我只觉胸口一紧,顿时心潮澎湃,不可收拾。如果我还不是一个愚钝的过分的男人,就算是冒着会错意的危险,此时也要赌这一赌。我于是上前,做了我念想过许久,僭越了一切礼仪,却在我心中无比合乎情理的事情。……⎦


瑟兰迪尓微微颤抖的手指抚摩着自己的下唇,身体因为记忆起当时的情景而发热起来。他还记得那一天,那个人把自己的披风铺在树下的草地上,他抚上自己脸颊的手干燥而粗糙,他的吻带着胡茬的刺痛和盲目的热情,他握着自己侧腰那近乎疼痛的力道。他还记得逆光之中那个男人将他的长发绕在手中,一寸一寸的亲吻,目光温柔而笃定。


他本该为这一切的失礼勃然大怒,然后一拳打在那个男人胸口,但他的手腕却因为那个人掌心的摩挲而酥软无力。他想抱紧眼前的身体,把自己融化进去,忘记自己是密林之王,忘记远方的威胁,身后仰仗他的眼睛。他想作一棵树,和他的伴侣千年相依……


瑟兰迪尓闭上眼,朝自己摇了摇头。手中的纸被捏的变了形,他小心将它抚平。


⎡……后来孤山之王回到了这里,也带来了黑暗和战争。大战将至,我在瑟兰迪尓陛下的军帐中问他,“如果你我都能活着度过这场战争,陛下可否与我相伴余生?”他笑着将酒递给我,却没有回答。


转眼之间,几度春冬,而我仍在等待陛下的答案。树且双生,何况你我?⎦


瑟兰迪尓目光在最后一句上停留许久,最后将文章放在案上,食指关节轻柔着眉心。


寝殿的门这时候被打开,加里安端着山上青草泡的淡茶过来给瑟兰迪尓。

“陛下今晚喝的不少,看您这个时候还没睡,明天恐怕是要头痛的。”


瑟兰迪尓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加里安这时注意到案上展开的那篇文章,不禁一阵心虚。

“今晚不用再来了,把门口的侍卫也撤了。我想静静……”瑟兰迪尓最后的话几乎像一声叹息。


加里安收拾了酒杯和茶盏退出寝殿,慎重的关上门之后又挥手屏退了侍卫。在回自己卧房的途中,总管大人心中只有一个疑问——难道这位匿名的作者名叫静静?!


……………………


密林的征文比赛在一片沸沸扬扬之后终于落下帷幕,最后公布的获胜者是一位匿名的作者,因为无法确认作者身份,奖金也就如此落空了。中土大众对此颇为不满,但大家迫于密林之王的武(yin)力(wei),也只好忍气吞声,背地嚼嚼舌头而已。


瑟兰迪尓独自来到密林深处,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双树之下,见到他来,微微颔首行了个礼。


“我的陛下。”

“巴德……”


瑟兰迪尓略有些无奈的念出那个人的名字,然后看到对方朝他微笑。也许自己真的不该来的,他想。


“这段日子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等你。”眼前的男人比起十几年前那个青年,脸上多了些纹路,两鬓也缠上了银丝,但英气却比那时更胜,仿佛无所畏惧。

“我要是不来呢?”瑟兰迪尓让自己转过头不去看巴德。

“我知道你的心不会那么冷,瑟兰迪尓。但你要是真的不来,我就用余生每天来此等你。”


如此的肯定,简直让精灵王觉得有些可气。

“你的余生不过是我眼中的一瞬,时间会带走一切,而我会遗忘你。”


巴德张开嘴像是要争辩什么,最后却只是闭上眼笑了笑。那一瞬间的表情,竟让瑟兰迪尓后悔说出残忍的话来。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瑟兰迪尓。但你可知道伊露维塔为何让精灵和人类来的这世界上?光凭维拉们的力量就能将世界变得美丽,而我们的存在反而破坏山林和草原本来的样貌。”巴德小心翼翼的牵过精灵的手,“我们是为了故事而存在的,我们讲着前人的故事,自己又成为后人口中的故事。”


这番话出乎瑟兰迪尓意料之外,让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我也许没有你们精灵的见识和智慧,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巴德握着瑟兰迪尓的手紧了紧,“如果我们的故事现在就结束,以后便只会有‘密林之王中土最强大的战士瑟兰迪尓’,只有‘河谷之王屠龙者巴德’。但我想要我们的故事,想要‘精灵瑟兰迪尓和人类巴德的爱情’故事。那听上去可比前两个故事有意思多了不是吗?”


瑟兰迪尓被巴德说的笑了起来,“我可是觉得‘屠龙者巴德的故事’比什么爱情故事要更加吸引人。”

巴德脸上也绽开了笑容,“你答应我的请求吗,瑟兰迪尓?”


瑟兰迪尓没有说话,只是优雅的垂下头,让巴德在他额头上印下契约似的一吻。


一股温暖的力量从他被吻到的地方一直传到心里来。瑟兰迪尓想着,千年之后是否真的会有人吟唱他与巴德的这段故事呢?


[完]


评论(21)
热度(47)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