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他的恋人 番外——他(们)的儿子

这是一个巴瑟一起领养小叶子的故事。多么随性的标题啊(。


巴德和他的朋友,不,恋人瑟兰迪尔搬倒一起住之后,生活幸福指数开始成百倍的上升。他们周围的人大多对这一结果见怪不怪,倒是巴德自己惊讶于所有人顺理成章的接受态度。


“因为你们之间跟过去又没有什么变化啊。”巴德的助手雪歌这样表示。


巴德觉得有点受打击,所以,看不清真相的只有他一个人吗?

瑟兰迪尔对此表示毫不同情。


时间又过去了一年有余,巴德心中渐渐滋生了个想法。两个人很好,也许三个人会不会更好呢?不,他当然不是想要让索林加入他们的生活。(瑟兰迪尔阴笑:原来你开过那样的脑洞啊?巴德:……)

巴德想和瑟兰迪尔领养个孩子。


养孩子的事情,瑟兰迪尔本来是不想的。等了这些年才和巴德成为恋人的关系,干嘛又要用小孩来介入他们的生活啊。但是想到巴德本来的心愿就是结婚生孩子经营一个普通家庭,作为打破这一梦想的始作俑者瑟兰迪尔又有点心软了。反正,巴德想养就让他养好了。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首先要搬去大一点的地方,最好是独门独栋有院子的。这倒是不难,瑟兰迪尔迅速出售了自己在曼哈顿的公寓(巴德那间因为有两个人的回忆,他舍不得卖掉),在新泽西买了一座两层的房子,学区好,带院子。


接下来是决定孩子的性别。巴德想要个漂亮可爱的女孩,瑟兰迪尔则觉得养女孩子麻烦太多,还不如男孩子可以随便折腾。(巴德:你的童年究竟是怎样的……)最后商量不下来,两个人就决定先看看再说。


跟孤儿院联系了时间,又经过了繁琐的手续,终于到了他们看孩子的那天。


巴德早早的起来洗澡刮脸,很有点焚香沐浴的神圣意味。瑟兰迪尔快到点了才慢腾腾的起床,结果巴德穿戴整齐出来看到瑟兰迪尔坐在厨房,喝着红酒吃吐司。巴德哭笑不得的抓了套衣服往瑟兰迪尔身上一套就出门了。


一路上瑟兰迪尔对巴德的紧张嗤之以鼻,等到了孤儿院,瑟兰迪尔被一群孩子围着觉得头都要炸了,差点拉着巴德直接走人。巴德看到几个五六岁的女孩围着瑟兰迪尔给他一头长发编辫子,瑟兰迪尔被拉头发疼的直皱眉毛,觉得又可爱又心疼。


忽然,巴德的目光被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吸引了。女孩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看上去比其他孩子大一些,正跟一群男孩子一起玩骑马射箭。


巴德问一旁的院长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却见院长嘴角不自然的抽了一下,“那是个男孩子,名叫莱格拉斯,今年十岁了。”

“男孩?”巴德将眼睛调整了一下焦距,才发现虽然莱格拉斯面容清秀,但仔细看倒还是个棱角分明的男孩子。

“咳咳……这个孩子啊,跟别的孩子有点不一样。”院长略带愁容的说道,“这孩子脾气倔的很,不肯低头,让他认个错简直比登天还难。送去几个家庭又都被送回来了,明明是个多么漂亮的孩子……”


巴德觉得他已经暗自决定要领养莱格拉斯了。或许是因为那倔强的性格听上去和某人实在太像,也或许是那头漂亮的金发让他觉得太过眼熟……


院长虽然说让他们三思再决定,但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而瑟兰迪尔除了抱怨十岁才领养会不会太大了,一边说“你高兴就好”,他只想赶快离开那群缠人的小鬼。


莱格拉斯被带到他们两个面前的时候有点不情愿,他之前正玩在兴头上。巴德蹲下来跟他说,“嘿,小鬼,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你的爸爸了。”

莱格拉斯看了看巴德,又看了看高高在上的瑟兰迪尔。

“妈妈呢?”

“没有妈妈。”瑟兰迪尔斩钉截铁的说。

巴德差点被这话噎到了,正想着怎么给孩子解释,那小鬼说了声,“哦”,就自己爬进车后座了。巴德松了口气。


到家之后莱格拉斯自己在各个房间转了一圈就已经掌握了地形,不多久已经自顾自的在厨房吃起了冰淇凌。

巴德马上发现了一个问题,要怎么让莱格拉斯叫他们的时候区分他和瑟兰迪尔呢。瑟兰迪尔是不介意直接叫名字,但巴德还是想听小鬼叫一声dad的。

“这个简单啊”莱格拉斯眨巴着大眼睛指了指巴德,“你是dad”,然后又回头指了指瑟兰迪尔,“你是ada。”(a跟d位置对调……)

两个大人看着眼前孩子无辜的眨着眼睛,竟无力反驳。


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了。


家里多了个孩子对瑟兰迪尔来说并没有太多不一样,至少刚开始他是这么想的。直到有天早上瑟兰迪尔从卧室出来,看到清晨的阳光下,巴德倚靠着沙发靠背给正给还在打呵欠的莱格拉斯编头发,莱格拉斯看到他张开小手冲他大叫一声“ada”,然后巴德也抬起头来,朝瑟兰迪尔微笑。

那美好的画面竟然让瑟兰迪尔一时忘了呼吸,原来养个孩子原来也不坏。


巴德喜欢小孩子,也特别喜欢莱格拉斯。他亲手给莱格拉斯做玩具,木头刻的小手枪,自己弯的弓和削的箭,他手把手的教他开弓射箭,也会跟莱格拉斯在后院玩棒球,玩摔角。而这种时候,瑟兰迪尔会端着一杯酒,坐在后院的遮阳篷下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在草地上滚的一身泥。


莱格拉斯问巴德,“为什么ada不跟我们一起玩呢?ada不喜欢我吗?”

巴德抚摸着莱格拉斯的头发和颜悦色的说,“没那回事,你ada只是不爱玩这些。”


其实巴德心里有点担心瑟兰迪尔对莱格拉斯没感情,毕竟他当初也并不想要孩子的。虽然瑟兰迪尔也会送莱格拉斯去上学,会在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跟莱格拉斯聊天。但能在一起相处是一回事,真正成为一家人则是另一回事。

如果三个人在一起不是一家人的话,这就达不成当初决定领养孩子的初衷了。


正在巴德伤脑筋的试图让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之间变得更亲密的时候,有天下午这两个家伙一起回来,一样的金发都有些凌乱,瑟兰迪尔脸上还有点伤。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巴德几乎从没见到过瑟兰迪尔这样有点狼狈的样子,即使认识了十多年的人偶尔也会有出人意料的一面。

“Dad!”


相比之下,莱格拉斯兴奋的表情简直像春天里的阳光。


在莱格拉斯有点夸大其辞的描述和瑟兰迪尔的补充下,巴德终于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原来,那天下午瑟兰迪尔回家的路上看到几个小流氓抓着莱格拉斯的衣服不让他走。瑟兰迪尔立马上前就说,“你们放开我儿子。”

瑟兰迪尔比他们每个人都高上一个头,但小流氓们仗着人多,拉着莱格拉斯仍不放手,还对瑟兰迪尔出言不逊。这下瑟兰迪尔才知道莱格拉斯看到小流氓往街上扔了几个烟头,过去让他们捡起来,对方被惹恼了就想揍莱格拉斯。


瑟兰迪尔一边在心里想着,“这小鬼,真是多管闲事”,一边看准领头抓着莱格拉斯的家伙对准他喉咙出手就是一拳。这个刚才还在对着瑟兰迪尔叫嚣着“美人来陪我们玩玩就放了这小鬼”的男人被打中咽喉,瞬间向后倒了下去,莱格拉斯趁机挣脱开来跑到瑟兰迪尔身后。


其他几个人见状愣了一下,马上凶神恶煞的朝瑟兰迪尔围过来。瑟兰迪尔把莱格拉斯推到一旁,一边接住打过来的拳头,一边一脚将其中一个人踹飞出去,接着手肘横击,打中另外一个的下颚。


瑟兰迪尔小的时候就被父亲送去学过各种格斗技巧,虽然练的不勤,断断续续的倒也没有完全生疏,直到成年为止。作为父亲的欧瑞费尔并不在乎儿子喜欢男人,只要他能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就行了。


而瑟兰迪尔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巴德甚至觉得,恐怕连他那种不服输的性格也都是欧瑞费尔的严厉所造成的。


在瑟兰迪尔将最后一个小流氓制伏之后,莱格拉斯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神简直是崇拜的。而这种眼神一直持续到家,变成了巴德所看到的过度兴奋。


巴德在检查了莱格拉斯发现他完好无损之后,他让莱格拉斯自己去洗个澡,回过头来查看瑟兰迪尔的伤势。


瑟兰迪尔虽然比那些家伙厉害,他自己倒也还是吃了点苦头。巴德给他清理伤口上药,自己心里倒像是被割了一刀的疼。

“我记得有人曾经跟我说,冲动是傻瓜才会有的,遇事要用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那个理智的瑟兰迪尔怎么会做这么冲动的事情?”巴德以为自己才是总惹上麻烦跟别人干架的那个人,瑟兰迪尔明明总是冷静的那一个。

“……他们抓着莱格拉斯。”瑟兰迪尔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垂下头去紧抿着嘴唇,忍着疼让巴德给他后背上药。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也引的巴德一阵心乱。


原来这就是让瑟兰迪尔失去平常心的原因,原来他心里是这么在乎莱格拉斯的。

巴德有点自嘲的想,不久之前他还在思考怎么让这两个人更加亲密呢。看来自己真是白操了心。


“我真希望莱格拉斯不会学你跟别人打架……”巴德叹了口气,“看他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我真担心。”

“他也会有需要为自己战斗的那一天,不妨提前准备。”瑟兰迪尔撇撇嘴说。

“瑟兰迪尔……”

“干什……”

话还没说完,瑟兰迪尔就被巴德吻住嘴唇。一个带着血腥味道的吻,竟让瑟兰迪尔心跳加速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攀上巴德的肩膀。

当他们终于结束这个漫长的吻,巴德抵住瑟兰迪尔的额头,在两个人尚未平息的呼吸间说道,“你不需要一个人去战斗,你有我,现在我们有莱格拉斯。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在一起承担。”

“巴德……”瑟兰迪尔心想眼前这个男人一定有什么魔法,不然怎么总是能够瞬间让他的心变得柔软起来。


巴德和瑟兰迪尔的关系并没有让莱格拉斯产生任何困扰。


从莱格拉斯来之后,巴德和瑟兰迪尔的独处时间变的格外珍贵。有天下午,巴德见事务所没事,就拐走瑟兰迪尔大律师回家亲热。

时间离莱格拉斯放学回家还早,两个人从客厅就禁不住情热纠缠在了一起,一到了卧室就忍不住互相的索求,一番水汽蒸腾,酣畅淋漓。

事后巴德受命给瑟兰迪尔倒杯水润喉咙,只穿内裤走到楼下厨房才惊讶的看到莱格拉斯正趴在厨房的桌子上写作业。巴德一瞬间汗如雨下。

“莱格拉斯……你怎么回来了?学校呢?”

“今天下午临时放假,因为明天有考试。”

“……你刚才一直在这里?”巴德不自然的咽了下口水。

“是啊。”莱格拉斯回答,接着又像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说,“哦,你放心dad,我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看到。”

世界在巴德心中塌陷了,他慌乱的从冰箱抱了一整瓶水就回了房间。因此被瑟兰迪尔嘲笑了好一阵。(巴德:这两个人果然是父子……)


但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影响。


有天莱格拉斯在学校和从小在孤儿院认识的朋友阿拉贡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打发时间。

莱格拉斯忽然说道,“听说我dad和ada曾经很长时间都是好朋友,最近两年才变成现在这种关系的。你说,我和你以后会不会也变成那种关系?”

阿拉贡听到这话顿时从草地上坐起来,出了一身的冷汗,“不会吧,莱格拉斯,我有女朋友的啊……”

莱格拉斯想了想,露出瑟兰迪尔真传不怀好意的笑容,“我听说,我dad以前也有女朋友的……”

阿拉贡瞪大了眼睛看着莱格拉斯,半天没说一句话。莱格拉斯心想,糟了,这家伙当真了。


听说,后来阿拉贡连续做了三天的噩梦。


十四岁的时候莱格拉斯嫌头发长太麻烦,自己剪短了。巴德见了心疼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瑟兰迪尔倒是看短发的莱格拉斯越来越顺眼。

“倒是有几分你年轻时候的样子。”瑟兰迪尔朝巴德一挤眼。

而巴德只是暗自遗憾自己看着莱格拉斯长成小瑟兰迪尔的愿望渐渐落空了。


或许是巴德这个爸爸的榜样太强大,莱格拉斯跟着他有样学样。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莱格拉斯开始主动分担起家务,跟巴德一起照料瑟兰迪尔的生活。


“明天ada要出庭吗?”

“早上九点。”

“那我去上学之前先把早餐准备好,这样ada就不会空着肚子喝咖啡了。老爸你也不用早起了。”

巴德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温驯的少年就是当年那个倔强的小鬼。

“所以老爸你今晚可别让ada太累了。”莱格拉斯说着一溜烟抛开了。

这个臭小鬼……


十四岁的莱格拉斯也开始对巴德和瑟兰迪尔之间的关系更加理解。


那天,莱格拉斯和巴德抱着装满食物的大纸袋从超市回来的时候,在家门口看到瑟兰迪尔跟一个男人在说话。莱格拉斯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但却注意到巴德的表情变得僵硬了。


看到巴德的瑟兰迪尔转向他们,对身边的男人说,“哦,他们回来了。”

巴德认识这个男人,自从几年前在瑟兰迪尔家门口窥见那让他恼怒的一幕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索林。”巴德朝他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你好。”索林的回礼并不热情。但他从来不是个热情的男人——对瑟兰迪尔例外。


莱格拉斯在他的两位父亲之间来回望,然后发现索林在看他。

“这是我们的儿子,莱格拉斯。”瑟兰迪尔把手搭在莱格拉斯肩膀上。

“他……看起来很像你。”索林看着莱格拉斯,却仿佛通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可是,大家都说我现在更像巴德。”没人想到莱格拉斯突然插话,而且这话里的意思……连巴德也在心里对这小鬼大吃一惊。

“我们先进去了,你们聊吧。”巴德适时带着莱格拉斯往房子里走,感觉到背后的两道目光送了他们一路。


两个人进了屋,莱格拉斯才一脸神秘的问巴德,“刚才那个人是老爸你过去的情敌?”

巴德正从纸袋里往外拿苹果,听到这话停住了手,“你这小鬼哪冒出来这么多想法?”这种敏锐的洞察力坚持像从瑟兰迪尔基因里传下来的。

胜利的笑容占据了少年的脸,“我想听这段故事。”

巴德失笑,“你听这个做什么?”

“算是父亲的人生指导?”

“你现在需要这种指导吗?”巴德抬起眉毛有些怀疑的看着少年好奇的眼神。

“如果你知道我所面对的事情,你一定会被吓到的。”

“……那是什么意思,莱格拉斯?”


巴德还没来得及问出个所以然,瑟兰迪尔就在这个时候进门来了,莱格拉斯也趁机跑出了厨房。

瑟兰迪尔给自己倒了杯酒,在巴德身边的高脚椅上坐了下来。两个人默契的沉默了一会儿。


“吃醋了?”瑟兰迪尔侧过头斜睨着巴德将蔬菜和水果分别整理放进冰箱里。

巴德笑着摇头。

“今天在工作上遇到,他就顺便送我回来。”

看来今天加里安得到了提前下班的福利。


“你知道你没必要跟我解释的。”巴德关冰箱门的力道比平常稍重。

瑟兰迪尔默默的啜了一口杯里的红酒。

“瑟兰……我从没跟你谈过这个”巴德的手紧张的捏成拳,“你是不是一直觉得亏欠了索林?”


如果瑟兰迪尔对索林有任何愧疚,巴德知道他自己也逃不开干系。要是这件事让瑟兰迪尔亏欠了索林,那么巴德也想要承担一部分的债。

而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和瑟兰迪尔坐在这间两个人在城外共同建筑的房子的厨房,客厅里传来莱格拉斯打游戏的声音,他本来想将过去的事情埋下不再提起,直到今天。


“爱情的事,是没有亏欠的……”瑟兰迪尔起身走到巴德身后,将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磨蹭,“我不觉得欠了索林什么,就像我也不觉得你欠过我什么一样。”

巴德握住瑟兰迪尔放在他肩头的手,拇指磨蹭着他的手背。瑟兰迪尔并不是个善解人意的人,但他却比大多数人都能读懂别人的想法。


瑟兰迪尔歪过头,嘴唇贴近巴德的耳际。

“……以前让你补偿我,只是为了骗你跟我上床的把戏而已。”


认识了瑟兰迪尔这么多年也无法完全分辨他什么时候是认真,什么时候是玩笑,什么时候又是半真半假。在这一点上巴德永远占了下风。此时他也只有无奈的用手撑住额头,任凭瑟兰迪尔在他颈边挑逗。

最后还是得巴德把这个家伙压进床垫里,做得他筋疲力尽才好。因为床上的瑟兰迪尔总是不会掩饰的。


后来没人再提这事,索林也再也没出现过。


后院的樱桃树花开花谢了好几次,莱格拉斯顺利上了大学。因为学校不算远,莱格拉斯基本还是赖在家里,宿舍的床位形同虚设。

这样又过去了几年,巴德和瑟兰迪尔并肩看着莱格拉斯从校长手中领过毕业证书,又看着他学穿西服打领带参加面试,最后辞去开始的工作成为一个探险队的助理。

莱格拉斯来到他们生活中之后,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时间仿佛被划上了刻度,变得格外有质感。也终于到了这一天,莱格拉斯要搬出去自己住了。


该运的行李都运走了,莱格拉斯打包了最后一个随身的箱子和背包跟巴德他们告别。

“什么时候路过纽约就回来住两天,你的房间给你留着。”巴德像所有父亲一样,对儿子的独立又骄傲又不舍。

“我会提前打电话回来的。”莱格拉斯看着巴德鬓角的几缕白发,略微有些伤感。他没有告诉巴德自己在收拾那些小时候巴德给他做的玩具时,还偷偷抹了眼泪。


“如果找到了喜欢的人,记得带回家。”

“哦,那恐怕会很难。”

“为什么?”

“我喜欢的人一定要像ada一样又漂亮又厉害才行。”莱格拉斯笑的露出一排白牙。

“臭小子,你ada已经有主了!”巴德忍住没在莱格拉斯那张得意的脸上捏出一个印子来。


或许是眼前成年的莱格拉斯让巴德觉得自己老了,也或许是离别让他格外感伤。他想说些嘱咐莱格拉斯的话,但一时也想不出什么不会太沉重的话来。最后巴德只是把莱格拉斯紧紧的抱住。

“Dad……我爱你。”


巴德扣在莱格拉斯背后指节分明的手收的更紧了。


莱格拉斯去书房和他ada告别。瑟兰迪尔却因为前一天晚上通宵做文书,刚才等莱格拉斯收拾东西不小心睡着了。莱格拉斯没有叫醒他,只是在他身边静静坐下。


瑟兰迪尔看上去很累,但他的面容却仍像十几年前他们初见时一样美。Ada是不是都不会老呢?莱格拉斯经常这样想,也许再过几年,他们看上去会更像兄弟也不一定。


他伸手去拨开瑟兰迪尔落到脸颊上的一缕头发,将他们放到耳后,然后俯下身去,在他ada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瑟兰迪尔醒来的时候,看到桌上莱格拉斯留下的纸条,才知道莱格拉斯早已出门了。他把莱格拉斯的字迹来回读了几遍,才将它收进书柜上的盒子里。


他和巴德在莱格拉斯这么大的时候也曾是这么充满野心,卯足劲向前冲的。现在莱格拉斯有无限的未来在前面等着他,而他和巴德仍拥有着彼此。


好像听到巴德在厨房喊他了,瑟兰迪尔起身去往爱人身边。


[完]

评论(21)
热度(69)
  1. 二二二梳白--Ask-- 转载了此文字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