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我的大大是男人!007(台诚)

* 洞洞拐au
* 大哥阿诚反派注意!
* 大哥略黑化注意!

—————————————————

我叫于曼丽,是一名MI6的特工。

虽然并非具有“杀人执照”的00系特工,我却经常作为他们的副手出没在第一线。

“这次的任务需要你配合明台,我们既要阻止目标组织的行动,又要探出他们背后的秘密网络。两项都很重要。”
身着紫色旗袍的M女士坐在核桃木办公桌背后,凌厉的眼神望向我。
“我明白,女士。”
“很好,那么你呢,明台?”
“当然,大姐。”
“工作的时候要称呼长官。”
“是的,长官!”

明台开玩笑的对M女士敬了个礼,我朝他做了个鬼脸。
“曼丽今天特别好看,是换了口红颜色?”
“请注意你对同事的态度,007先生。”我不以为意的转过脸。若是别人,有这么一张迷人的脸孔和甜言蜜语的嘴我也不是不会动心的,可他是特工007——调情是他放在履历表上的众多技能之一。

我们依照计划来到上海,扮作富商夫妇成功进入目标物所举办的酒会。

“亲爱的,这条长裙很衬你雪白的肤色。”
“你穿这套燕尾服也是人模狗样的,亲爱的。”
“我可是真心称赞你……好了好了,我们分头寻找目标。记住,不要用手摸耳朵,他们会注意到你的通讯器。”
“明白。待会儿见,亲爱的。”我朝明台飞了一个吻,转身去吧台找合适位置观察人群。明台则去到大堂的另一边绅士吸烟区。

“来了。”
耳机里传来明台的声音,我尽量装作不经意的抬头张望。
“在西侧门。”

果然,按照明台的指示我看到了目标物明楼。
“他身边的男人是他的秘书明诚。”这张脸我在资料中见过许多次,几乎和明楼形影不离。
“那么我就从这位秘书先生那里下手。”明台的声音跃跃欲试。
“他是你喜欢的类型吧?我看你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隔着这么远也能看见,你挺厉害啊,曼丽。”
“过奖,哪比得上你,一眼就打定人家主意。”
“这也是为了任务。我先走了,晚上不用等我回家吃饭了。”

如果只是任务,用得着这么愉悦吗。我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明台把入耳式的通讯器包着口香糖顺手扔在了垃圾桶里,从应侍生手里接过一杯红酒,假装不小心的撞到明诚身上。

这老掉牙的伎俩。

谁知,对方竟然没有给他两拳,竟然还跟着他走了。看来是愿者上钩啊。

我悄悄调换了耳机的频道,接收到了明台手表上监听设备的信号。M女士太了解她的弟弟。

“明诚先生,我房间里有件新外套,你不妨换上,就当是向你赔罪。”
“这个情我领了。你可以叫我阿诚。”

两个人进了电梯,来到房间门口。

“明台先生来上海是公事还是旅游?”
“都有。叫我明台吧。”
“哦?那么我对你来说是公事还是娱乐?”
“阿诚,你怎么这样问?”
“你以为只有MI6有自己的情报网吗,特工007。”

糟了!我清楚的听到耳机中传来金属的碰撞声。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明台。”
“嗯,你舍不得?”

这种时候还能开得出玩笑,不愧是粗神经的少爷明台。

“我动一动手指就能要了你的命。”
“没错。明诚,十岁被明楼收养,逐渐成为明氏手下最得力的秘书,以及最厉害的杀手。”明台停了一下,“这是我的情报告诉我的。”

“你的情报很准确。”
“不,漏掉了很多。”
明诚轻笑了一声,“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成为杀手并非心甘情愿。刚才帮你擦掉身上的红酒时我就注意到,你身上有伤,而且不止一处。不是什么碍眼的大伤口,但却存在已久,想必是常年虐待的结果。”

沉默。耳机里只隐约听到粗重的呼吸声。
我紧张的握紧了手里的红酒杯。

“即使如此,你也不知道我是否真心想杀那些人。”
“你不想杀他们,你也不想杀我。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是善良的,如果你真要杀我,我在进门之后就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我听到一声似乎是手枪放在桌子上的碰撞,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你果然如传闻一样,007。”
“英俊潇洒?”
“亡命自大。”
“我就把这当作是你对我的夸奖了。”
“不过来帮我换衣服吗,明台?”
“乐于效劳。”

我手一抖赶紧关闭了耳机。多余的事情我可不想听。

第二天,明台如约出现在我们约定的午餐地点。

“美妙的一夜?”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明台把那只手表仍在我面前。

“这可不怪我,你大姐关心你。”
“那还不如送辆好车来给我开。”明台说着,招手要了咖啡。
“'他'呢?”
“昨晚就回去了。”
“哦?我还以为你们今天就要手牵手来约会了。难不成,你没把人家伺候好?”
明台眯眼一笑,“看来你是真没偷听啊,曼丽,要不然你就该知道我的能耐了。”
“不害臊!”
我把餐巾扔到明台脸上,顺手抓走桌子上的手表,里面有明台刚录入的情报。

时间紧迫,我们只有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之后将会发生一场可怕的悲剧,而我们必须阻止它发生。

明台私自行动了几次,我知道他是去见那个阿诚了。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明台并不是在为任务利用他。可是那个阿诚在我眼中仍然是敌人,我不知道是否该将这件事报告给M女士。因为我知道M女士的决定一定会让明台受到伤害。

行动的前一晚上,我和明台坐在六十楼的天台顶上。引航灯在头顶忽明忽暗,我的心也跟着有些不安定。

“于曼丽,你是个孤儿吧?”
“是,而且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我大姐偏好选择孤儿进MI6,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你不是不知道,是不想说。孤儿没有牵挂,就算死了,也像阵风似的,呼的就消失了。”
“可你是M女士的亲人啊。”
“对。我不是我大姐选进来的,我是自己选择走这条路的。”
明台背对我站起身,夜风把他的身影吹的很迷离。

“可是我现在后悔了。”

我不知道明台为何突然这样说,但我肯定这一定与阿诚有关。

行动按照计划进行,一切都很顺利,没有平民受到伤害。就在我们顺藤摸瓜要追踪明楼的去向时,明台收到一条信息。

“我不能让你们逮捕他。对不起,明台。再见。”

这条看来是阿诚发来的信息是什么意思?我一头雾水。可一旁的明台却面色如土。

“我要去救他,曼丽,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你在说什么?我不能让你单独行动!我的任务是保护你!”

我们来到明公馆门口,里面很安静,好像什么都不会发生。

“你是说阿诚在这里?”
“没错,他为了让明楼有足够的逃跑时间,他用他自己把我引到这里……他还是忘不了明楼收养他的恩情……”
“即使是这样,他怎么知道你会来?也许他不在里面,只是骗你的。”我紧紧抓着明台的手,仿佛随时都可能失去他。
“他一定在里面,因为他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我爱他!”

明台用力甩开我,自己冲进公馆里。
就在那一瞬间,强烈的爆炸声震痛了我的耳膜,一瞬间火光冲天。

“明台——!!!”

我尖叫着从床上坐起,脸上湿漉漉的都是眼泪。
看着手边的邦德电影DVD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评论(11)
热度(98)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