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孔雀屋 【台诚】肉 (更新长微博链接)

* 炖了个肉
* 算是上海滩帮派背景au
* 微有楼诚
* 孔雀屋来源于欧洲一个著名艺术装饰间the peacock room (如图)


 
———————————————————


午夜来临前的码头上,青色的雾气模糊了电气灯光下一个个人的轮廓,却掩盖不住他们手中枪杆的冷冽。

阿诚知道这一场交易是个陷阱也不过那么几分钟,待他要转身往回退,却见到来时的路也被人围住了。带来的十几个人都是他的心腹,此时不会丢下他逃跑,而他也不想见他们所有人送命。

对方的人似乎也不急于猎杀陷入包围的这群人,几十个黑漆漆的枪口戳在那里不动,像是在等谁一声号令就要喷出夺命的烈焰。等待是阿诚他们生存的希望。

吸了水汽的大衣挂在肩膀上沉甸甸的。阿诚朝自己手心呵了一口气,这上海的冬天也是刺股钻心的冷。手心一股热气,却止不住一片冰霜从心口凝聚到心尖上去。

大哥嘱咐过,最近帮里的事情不顺,定是有鬼。年前谈好的地契刚到手,房子还未修好,资金收不回来,码头上又丢了两批货,那边催货的放话要么见钱要么见血。这两年大哥做多了安稳生意,也不像过去一般,养了一帮地痞流氓可以随时去抵命。阿诚算了算,咬牙接了一批不认识的贩子从南洋打来的货,打算拿来先抵一抵。

就是这一时乱了阵脚,叫阿诚把自己赔了进去。

人群外头骚动起来,快到跟前,拿枪的伙计自动站到一边,让道给他们。

走在最前头的小开拎着一个人的衣领,在地上拖着扔到阿诚脚下。阿诚认得他,今晚带出来的人里头他年纪最小脚风最快,方才留在外头好给大哥报信的。

“出来混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从前你是教过我的呀,阿诚哥。”

这个声音阿诚不会不熟悉,他从小带大的,他牵着逛过城隍庙,手把手教过他使枪的弟弟,明台。
明台把方才领头的小开挥到一旁,从他手里接过枪。“我这就断掉你的后路。”

明台甩手一枪正中那年轻男人的后脑,血和脑浆溅了阿诚一身,还有几滴落在脸上,顿时一股子腥气呛进他鼻子里。

脑子里嗡的炸开,像是被人当头敲了一棒。阿诚见惯了杀人,却从未亲眼见过明台杀人。这两年明台在上海滩的名气渐大,眼见着这英俊后生的气势倒是要超过他大哥当年都风光,也没人再敢说他明台是在自家人荫蔽下的小少爷了。

也不知道这样的名气是靠多少人命堆起来的。

阿诚闭起眼,算是给死在自己脚下的孩子做个默悼,再睁开眼时,一道目光直射向明台,“你想干什么?想用我要挟大哥?”

明台笑了,眼睛弯成一道弧线,“要挟明楼?你们那里的事我也略有耳闻,这个时候我就算向他要钱来赎你,恐怕他也抖不出几个子儿来。总以为靠他早些年打拼出的那些人脉能不倒,谁知道那些老烟枪都是些自身难保的泥菩萨。上海滩一天一变化,明天还不知是谁说了算呢。”

“谁说了算,也不至于轮到你吧。”阿诚知道明台气盛,当年跟大哥闹了一场摔东西跑出去,兄弟俩就再也没在家里团聚过,“你别忘了,明家也是你的家。明楼是你大哥!”

“那就要感谢大哥栽培我,把我逼上现在这条路。亏了大哥,我才有今天这事业。”明台把枪别在腰上,“大哥有的我都有了,唯独缺少一样。”

阿诚看着明台慢慢走向他,直到两人之间只隔了一个尸体的距离。

“你跟我走,你手下这些弟兄就能回家。”明台挑眉看着阿诚,一点也没有逼迫的意思,但他知道阿诚不会用人命跟他赌,阿诚不是那种人。

阿诚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比自己略微高出一点的明家小弟,最后点了头。


全篇走袖底。

长微博

评论(45)
热度(305)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