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我的大大是男人!008(台诚)

* 论 方言到底能不能谈恋爱
* 不吃药 我不吃药

————————————————————

我叫于曼丽,是个大学三年级生,今天不晓得为么丝(为什么)全世界都只能讲武汉话。

早上一起来,郭师兄就叫我过早。我还在想过早是么丝(什么),老师就飙一口汉腔从房里头出来了。

这还真是搞得巧咧!

为了证明我不是一个人不正常,我就打了个电话给明台。

“明台你屋里(家)人么(怎么)样?……”
“曼丽你听我说撒,真是非洲人的爸爸踢毽子!”
“么(什么)意思?”
“黑(吓)老子一跳!”
“……你等到(等着),我这满(现在)就过去。”

一路上急赶慢赶的,腿子都快跑断了。

明家客厅里头一片愁云惨淡。明台像是还蛮开心的。

“大姐一早上起来冒(没)讲两句话就把自己黑(吓)昏了,大锅(哥)这满(现在)都不敢讲话了。”

我同情无比的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高头(上面)喝茶的明家大锅(哥)。

阿诚先森(先生)简直快崩溃了,“打了一圈电话,好像只有印刷厂的梁仲春厂长冒得问题。”
“梁锅本身(本来)就是武汉人……”

我心里有点寒(怕),“我们不会被诅咒了吧?”
“大锅说我们都在做龌(恶)梦,阿诚锅说我们早上打开世界的方式不对,差点一巴掌把我呼(打)过去了……”
“你莫(别)跟我锅啊锅的”阿诚先森发绿(怒)了,“老子一个锅kao(敲)死你的!”
“那不叫锅叫么丝(什么)咧?”明台瞎(特别)委屈,“难道叫拐子(哥哥)?!”

明家大锅一口茶喷到地毯高头(上面)。

“你个芍(傻瓜)!不会讲莫瞎讲!”阿诚先森kao(敲)了明台一下。

明台摸了下头,突然笑了,“阿诚锅,莫慌,有句话还是一样的撒。”
“么话?”
“我爱你。”

你黑老子呃,这还可以虐狗!老子真是信了你们的邪!

评论(38)
热度(85)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