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倒数爱情 (明台x方孟韦 现代au 一发完)

* 倒数遇到爱人的这个设定忘了以前是在哪里看到过的了 知道的可以提醒我一下
* 打个歌凯tag卖下安利


——————————————————


明台昨晚一夜没睡,现在握着方向盘的他却仍旧兴奋异常。

明家最小的儿子此刻是二十七岁三个月六天两小时零五分三秒,离他遇到自己命中真爱的时刻还剩下五分钟二十四秒。

昨天早上发现手腕上浮现出二十四小时倒计时的数字时,明台正在吃早餐,睡意被惊得瞬间消失,手里的豆浆包子掉了一地。

明家因为这件事立刻炸开了锅,大姐嘴里念着,可算是来了,省的你这孩子成天在外头沾花惹草的。明台撇了撇嘴。自从大哥跟阿诚哥结婚之后,大姐曾经分散在大哥身上的火力全部集中到自己这里了,而那一对恩爱鸳鸳不仅不帮自己,还在一旁煽风点火,实在令人气愤。

明台表面上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一整天都坐立不安。自己是有过几个女朋友,但却没有认真过。知道她们反正不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真爱,他倒能够轻松的去应付,结束也不太犹豫。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即将遇到等待了这么多年的,注定相爱相守的人,叫人怎么不紧张,不激动!

今天一大早明台就开车出去在街上乱转,眼见着手腕上的倒数越来越近,他急的头上都冒了汗。

是谁?到底会是谁呢?

一边打着方向盘,明台一双眼睛在街上到处寻找着。倒数进入了最后五秒,明台一转头,视野中出现了一位眉目清秀的美女。是她吗!?

明台这一走神,没见到红灯,直接和红灯线前面停着的警车追尾了。

手腕上的数字在两车相撞的一刻倒减成零。

完了。这是明台脑中出现的第一个想法。这一下撞的不轻,警车的保险杠都凹进去了。撞什么车不好,偏偏撞了警车,这不是往阎王爷脑门儿上撞吗!

明台赶紧停车熄火,跑到警车旁边,只见驾驶座上一个穿警服的男人捂着头靠在车窗上。

“对不起,对不起!您没事吧?”

那“阎王爷”转头朝向他,竟然是个年轻小伙子,长的还挺标致,正红着眼睛瞪他,看样子撞疼了脑袋,嘴唇也磕到牙齿出了血。

明台看的出神,那人忽然开口朝他吼道,“你怎么开的车啊!我红灯前面都停半天了!”

明台被对方吼的一愣,这男人长的秀气,想不到脾气这么爆。其实也不怪人家不温柔,谁无缘无故被撞了不来气啊。

“真对不起啊,我……我给你叫救护车。”
“别费那事了,我就是有点头疼……你陪我去趟医院。”

明台这个肇事司机当然跑不了,这下子连报警功夫也省了。

扶着受伤的小警察从车里出来,明台这才想起来自己命中注定的恋人。他抬头往街上看,哪里还有那个女孩的影子。难道这样就错过了么?明台心里一阵失落。

到医院挂急诊,交医药费,明台这才知道自己撞的还不是普通小警察,是市局刑警大队副队长,方孟韦。

方孟韦坐在医院走廊里,明台拿了药刚要过去,一个高大的身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孟韦!”
“大哥?你怎么来了?”

明台心里头咯噔一下,这家属来的让人措手不及!

“你叫队里小张给你把车开回去,他告诉我的。”方家大哥一边扶着孟韦脑袋检查伤势,一边说道。
“嘶……”
“哪个王八蛋给你撞成这样的?”见自己的弟弟头上一个大包,嘴唇也破了,这位穿军装的大哥露出了凶恶的表情。

明知道这时候开口就是找死,但也总不能傻站着一直不吭声。

明台咽了口唾沫,缓缓举起手,“是我……”

兄弟俩一齐朝他看去。明台朝后缩了缩。

“你小子是吧?”军装大哥走到明台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我叫方孟敖,你好好给我记住了,孟韦要是撞出什么事,我他妈揍死你!”
“大哥!”孟韦见状赶紧上前拉住方孟敖,“我没事儿,就是轻微脑震荡。”
“脑震荡是闹着玩的吗?我说你……”话到一半,方孟敖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头瞧了明台一眼,“小子,去给孟韦弄点水喝。”
“哥,我不渴……”
方孟敖给他一个眼色,孟韦就闭了嘴。明台倒是趁这机会把手里的药放到椅子上,跑去给孟韦买水了。

等明台走远了,方孟敖一把拉过孟韦的手腕,那上面倒计时的数字已经变成了零。

“知道是谁了吗?”方孟敖眯起眼睛。
“不知道……倒计时快结束的时候我就坐在车里…然后就被这家伙给撞了……”孟韦揉着脑袋,耳根上面还一抽一抽的疼,“算了,哥,反正我也不相信这东西……”

方孟敖没说话,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雪茄要点,被路过的小护士给拦住了。

明台买了水回来,看到方孟敖一脸难以捉摸的表情盯得他浑身不自在。把买来的矿泉水冰红茶递到孟韦面前,明台乖乖站在一边听候两兄弟发落。

“小子,留个电话。”方孟敖态度还是那么硬,语气却温和了不少。
“哦,好,应该的。”明台在身上口袋里一阵乱摸,找到纸和笔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递给方孟敖。
“不是给我,是给他。”方孟敖似笑非笑的指了指自己弟弟。

明台也没多想,就把号码塞到了方孟韦手里。

当天回去,明家又是一阵鸡犬不宁。明镜得知明台不仅让自己未来弟媳妇跑掉了,还出车祸撞了人,简直又心疼又生气。明楼抽着烟说他,胆子也忒大了,连警车都敢撞,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只有他阿诚哥护着他,给大哥塞了块苹果堵住他的嘴,不愧是他的好大嫂。

明台委屈得很,“我钱也赔了,道歉也道了,驾照也扣分了,还想怎么样嘛。”
“你知道你撞的那是谁吗?”
“知道啊,刑警队副队长。”
“你知道他爹是谁吗?”
“那我哪知道……”
“你自己看看。”明楼说着,把一本《财经》扔到他面前的茶几上。明台拿过来看了一眼,差点咬到舌头。人还能再倒霉一点吗,这一连串的事件都逼得他快要相信水逆了。

为了给自己不争气的弟弟擦屁股,明楼请了央行方行长家的两位公子吃饭。

饭局当天,明楼拉着明台站在酒店门口接人,远远看到一辆军车疾速驶来,一个刹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他们面前。方孟敖带着方孟韦从车上下来,两人都穿着便装,但高大挺拔的身型仍旧引人注目。

明楼上前去招呼,明台跟在他身后不敢多嘴。孟韦此时也没插嘴,只是抬头看了明台一眼就跟在他哥身后上了二楼。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明楼被方孟敖拉着喝了不少红酒,而后又被递了支雪茄。明台嘴巴甜的很,到最后方孟敖都开始管他叫老弟了。倒是方孟韦一个人不吱声坐在一旁吃菜。

方孟敖歪着脑袋看了看明台,回头又看了看方孟韦,露出一个深邃的笑容。
“明台,你大哥和我还有事情要谈,你先送孟韦回去。”

明台不知方大哥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转头用眼神询问明楼。明楼也不明白方孟敖是为什么要把明台和孟韦两个支开,但见方孟韦别有深意的表情,又不方便阻止,便默认了他的说法。

明台跟孟韦肩并肩下楼去开车,掏钥匙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明台,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啊!”
一个挺漂亮的姑娘大大方方的跟他打招呼。

“你好久都不来找我们玩儿了,怎么着,分手了不至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姑娘说的心无芥蒂,倒是明台站在孟韦跟前,觉得有点窘。
“我……不是,最近我公司新项目,特别忙,改天,改天一定。”明台只想带着孟韦赶紧走。
姑娘看了一旁的方孟韦一眼,又寒暄了两句,也不纠缠,朝明台摆摆手走了。

两人坐进车里,气氛稍显尴尬。明台正准备开口评论一下北京交通,倒是方孟韦先开口了。
“车不错。”话出口了,眼神却没看他。
“哦,谢谢。”

怎么回事啊这是,明台心里挺纳闷的,方孟韦这个人好像是不怎么爱跟人搭讪,但自己平常见着陌生人也都能寒暄半天,这下怎么憋不出话来了。
“刚才那个……是我前女友,早就分手了……”鬼使神差的怎么就提起这个话题了!明台想抽自己两嘴巴。
“哦。”

霓虹灯光照进车里,明台偷偷瞥了一眼方孟韦,那人一双澄亮的眼睛正笔直的盯着前面的路。
“专心开车,你还想出车祸啊?”
没想到被发现了,明台心里不服。
“我平常开车挺注意的,真的!那天撞你,是特殊情况……”话都说到这了,明台干脆把手腕上出现倒计时的前因后果都讲了,本以为方孟韦会理解原谅他,谁知转头一看,方孟韦脸上的表情只能用震惊来形容,眼睛里还有一丝慌张……

只是这些表情在明台想要去确认的时候都被方孟韦扭头隐藏在黑暗里。

剩下的一路上,任凭明台引什么话题,方孟韦的回应就只有冷淡。明台吃了闭门羹,也干脆不说话了。

到了方家门口,两人互相道别,孟韦下车,明台驾车而去。一直到听不见发动机的声音了,方孟韦才往明台远去的方向凝眸,右手下意识的捂住左手腕上停驻在零的倒计时。

到家没多久,方孟敖也回来了,一回家就去孟韦房里,依旧是不记得敲门。

方孟韦刚洗了澡,头发还在往下滴水,见方孟敖进来,慌慌张张的往身上套了件T恤。方孟敖笑他,“跟大哥还害羞。”
“你喝多了吧。”说着给他递了瓶水。
方孟敖没有接,从怀里掏出雪茄点上。

“明台那小子怎么样?”

方孟韦擦头发的手一顿。这件事他本来以为只是巧合,但听到明台说自己的倒计时也在两人撞车的时候停止时,他不得不承认,这次可能又被大哥猜对了。

“他好像挺爱玩的……”孟韦回想着明台和他前女友之间的对话。
“年轻人嘛,喜欢玩也没什么。”方孟敖见自己弟弟态度冷淡,心知他这是闹别扭了。“给他个机会。”
“我给不给机会有什么用,他压根就没想过我可能跟他是'命中注定',他以为撞了我是他倒霉,把自己的真爱给弄丢了!”方孟韦越说越激动,白皙的面颊染上一丝红晕,“算了吧,大哥,反正我本来也不相信这个,就凭一个倒计时能知道什么啊,还能硬把两个不相干的人配到一起?”
“你这孩子……你不会还在喜欢你们局里那个叫木兰的女孩儿吧?”方孟敖把雪茄按灭在鞋底上。
孟韦没想到大哥突然提起木兰,脸色变了变。他以前是喜欢过那女孩儿,可是木兰对鉴定科的梁教授死心塌地的追求,自己一丝一毫也插不进去,久而久之也就心灰意冷。

大哥是为他好,方孟韦知道。可是有时候他忍不住去想,自己这辈子恐怕都与爱情无缘了。

明台这一夜辗转反侧的睡不着,方孟韦之前的态度让他无法释怀。两人之前是有点不愉快,可是自己也算仁至义尽了,连最开始火冒三丈的方孟敖都跟他称兄道弟了,方孟韦这一脸的不痛快是怎么回事啊。

明台这辈子还没这么看人脸色的,方孟韦让他心里莫名的窝着一股火。这么想着,记忆里出现方孟韦的侧脸,端正的轮廓,高挺的鼻梁,清亮的眼神,秀气的嘴唇……

明明是应该多花时间想想怎么去找到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位真爱,心思却不由自主的全放在方孟韦身上。

过了一个礼拜,明台忽然联系方孟韦,叫他出来玩。方孟韦这人没什么朋友,繁忙工作以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家练字。本来准备顺口就给拒绝了的,明台又跟着发了条消息,“我到你家楼下了。”

方孟韦把头伸到窗外,还真看到明台那辆宝马停在楼下。再不答应倒显得他矫情了,方孟韦换了套休闲服,五分钟之后下了楼。

明台带他去的是个休闲运动馆,馆里有游泳池,健身房,篮球场,壁球场,还有个镭射枪射击场。方孟韦学生时代也是喜欢运动的,工作之后每天体能消耗太大,就放弃了这些爱好。

明台轻车熟路的停好车,带他进了门,门口迎宾的小姑娘见了他特别热情的喊了声,“明总。”
方孟韦撇了他一眼,“你常客啊?”
明台笑眯眯的回他,“这馆子我开的。”

炫富。方孟韦翻了一个结实的白眼。

“先去射击场热热身怎么样?咱俩比试比试。”
“你倒挺自信的。”方孟韦心想,明台这纨绔子弟竟然要跟自己警校出来的比枪法,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一点。看着明台昂首跨步走进射击场,方孟韦把自己倒心理活动憋了回去。就陪他玩玩吧。

仿真枪有点重量,孟韦用着还算上手,十发下来有五个十环。在警校时候他射击成绩不算最好的,但也不差。孟韦放下枪,饶有兴致的看着明台怎么打。

明台握着枪,表情突然像是变了个人,方孟韦也不禁一凛。最后结果出来,竟然比孟韦还多了两个十环。

“你,你这假枪不准。”方孟韦作为人民警察的面子有点挂不住。
“用真枪我也能赢你。”明台扬起眉毛,“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训练过,算是个人爱好。”
方孟韦觉得明台是故意让他难堪,心里不服气,“再比一次。”
“行啊。不过你这姿势……太硬了,肩膀这里要放松一点……”

明台说着就伸手去捏方孟韦的肩膀,方孟韦不习惯和别人身体接触,被明台一摸整个人猛的一颤。这发脱靶了。

“你别碰我!”方孟韦横了他一眼,像只炸毛的猫。
明台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大,本来自己的确是好心给他纠正姿势的,这下倒显得暧昧了,像是自己欺负他似的。

“行行,那你接着打吧。”
“不打了。”方孟韦把枪拍在桌台上。

明台自己经常被家里人说是小少爷脾气,没想到方孟韦这脾气比他更大。换做是别人,明台也不去奉陪了,这脾气在方孟韦身上却有些,怎么说,可爱。

“你不喜欢这个啊,我们去打壁球吧!”明台不等方孟韦回答,拉着他就去了壁球馆。

两个人身手都不错,几轮下来不分胜负。方孟韦为了雪耻,打的尤其卖力,汗水顺着他光洁的额头滑过脸颊直落到锁骨上。

明台一屁股坐到地上,球拍放到一旁。
“我没力气啦!”说着,明台睁开一只眼晴偷看方孟韦。

充分运动后的方孟韦脸上红扑扑的,要不是明台先认输,他自己恐怕也撑不住了。一边浅浅的喘息着,嘴上还是要逞强。
“这就不行了,没用。”

“你行!你行!方孟韦大人!我跟你认输!”明台躺倒在地上,顺手把方孟韦也拉了下来。

两人并排躺着,胸口起起伏伏。方孟韦回头看了一眼明台带着孩子气的英俊侧脸,心里一阵悸动。

在运动馆里冲了澡,两人一起去吃了晚饭。方孟韦是累着了,吃饭的时候就有点打瞌睡,上了车干脆靠着车窗睡着了。

到了方家门口,明台熄掉引擎,方孟韦还在睡。是时候叫醒他回家,可是看着那张毫无防备的睡脸,明台有些舍不得。明台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倾身过去伏在孟韦身旁。安稳的鼻息挑逗着明台的情绪,他目光往下,锁定在孟韦微张的双唇上。

试探的触碰很快变成了认真的接吻,明台吮着孟韦的唇,手掌抚上对方的下颚。

方孟韦在湿热的气息里醒来,定神两秒才意识到自己正在被明台强吻。

“唔嗯!”方孟韦挣扎着把明台推到一旁,“你……!!”
明台眼睛里迷恋的神色还未消失,刚才的吻令他意犹未尽。“孟韦,我喜欢你……”

大脑正式罢工,身体却自己行动起来。
明台眼见着方孟韦打开车门,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喊了他两声也没有回应。

方孟韦冲回家,房门在他身后被大力关上。嘴唇火辣辣的,还留有明台的味道。方孟韦紧握的拳头捶在墙壁上。
对个情场熟手来说一个吻可能不算什么,但这可是他的初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
明台那个混蛋!!

明台对这些当然是一无所知,看孟韦那样子,还以为是他害羞了。回想着孟韦满面通红望着自己的样子,明台笑着摸了摸鼻子。

刑警队里这两天的气氛有点奇怪。
副队长(兼队花)方孟韦一连几天都心不在焉的,一有闲功夫就盯着自己的左腕叹气。方孟韦的倒计时回零这件事并不是秘密,队里对此有好奇心都人不在少数,大家都想知道方副队长命中注定的对象到底是谁。可是眼下这情况,看着他时而忧郁,时而出神,想必这恋爱之路不是很顺利啊。

实际上方孟韦这几天倒是捋清楚了一些事。他对明台的心情仍是一团乱麻,但他很明白自己并不想让那一套“命中注定”的把戏掺合在其中。更何况明台现在并不知道孟韦倒计时的事,这让他十分不安。他必须把这些跟明台说清楚。

明台接到孟伟电话邀约的时候还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约会。他兴冲冲的去了,却被孟韦严肃的表情弄的心里一沉。
“怎么了这是?不开心啊?”

孟韦面前摆着一杯红茶,这时候应该也不热了。

“我有话跟你说。”孟韦这天穿了件白衬衫,显得他人格外清瘦。
“方少爷说什么,我都听着呢。”明台朝他挤了挤眼。

方孟韦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卷起左手的袖子,把手腕举到明台眼前。

“你的倒计时?”明台相当清楚方孟韦手上的数字意味着什么,“你是想告诉我,你已经遇到你命中注定的人了?”
明台感到一股莫名的怒火开始向上翻涌。

“首先我得跟你讲清楚,我并不相信所谓'命中注定'这回事。”

方孟韦这么说,明台心里忽然轻松了。刚刚树立的假想敌瞬间消失。“那不就没问题了吗。”

“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你说你那天撞我的时候是你倒计时回零的时候,其实……我的倒计时也是在那时候回零的。”

明台花了一分钟来消化方孟韦的话,“你是说……我们是彼此命中注定的真爱?”
如果真是如此,那不是太好了吗?

“恐怕是这样。”
“什么叫恐怕?难道这不是你希望的?你不喜欢我?”方孟韦这心事重重的样子让刚刚得知两人命运相连的明台大为不快。
“你冲我吼什么!”方孟韦的火气也被挑起来了。

明台知道这样下去两个人必然不欢而散,他喝了口冻柠水,强压着心里的不快说,“你相不相信我不在乎,可是我相信。我们俩相遇是命运的安排,更何况我先前不知道这件事不也还是……还是喜欢你了。”
如此直白的表白,方孟韦不好意思的咬着嘴唇低下头。

“我的问题不在这里,明台,我……”方孟韦不知怎样表达才好,“你有过女朋友,可是我从没有恋爱过。对你来说是驾轻就熟的事,我却很生涩。突然一个人站在面前,就告诉我说是'真爱'了,这让我无法接受……对于我来说,只有自己认定的人才行,而不是什么'命运'的操纵……”

方孟韦有些语无伦次的说了许多,明台都静静的听着,到最后他清了清喉咙。
“我想明白了几件事情。”
“你想明白什么了?”
“首先,你还是个处男。”
方孟韦一拳头差点揍到他眼睛上。

“玩笑,玩笑。”明台勉强挡住方孟韦挥过来的拳头。“你说不想被命运操纵,但是却又在意倒计时的影响,这样不是很矛盾吗?”
“我……”
明台握住方孟韦的双手,“无论过去怎么样,在对方面前,你我的起点都是一样的。”

眼前的男人正直,纯洁,骨子里一股倔强却令他眼角眉间更见风情。明台现在想起来,恐怕自己第一次见到方孟韦便是被这样的气质所吸引住了。这若说是命运的刻意安排,他也完全不会介意。

“可是……"方孟韦从明台那里抽回自己的手,“我得想想,你让我好好想想。”

明台看着他离开,周围一些光和色彩也随着他消失。明台开始意识到,如果自己生活中没有方孟韦,便永远会有缺失。
而这并不好笑。

刑警队的众人发现,这两天包围着方副队长的那层忧郁气氛似乎更浓重了。有好事者甚至想偷偷通知身在部队的方家大哥,被他们队长给拦下来了。刑警队已经够鸡飞狗跳的了,加个方孟敖,大家这日子还能过吗?

这天下午大家正忙着,局里的空调坏了,大热天的只有开窗吹自然风,桌上的电话响个不停,有人接起来语气也是不耐烦的。就这么个心烦意乱的时候,偏偏有人来凑热闹。

“方孟韦!方孟韦!”

明台在楼下连喊了几声,差点被守卫的当闹事群众架出去了,直到方孟韦听到声音,从窗户探出头。

“你来这儿干什么?”方孟韦脸上有点热。
大家听见喊声,几乎所有窗户里都有人伸着头往外瞧热闹。

“方孟韦,我喜欢你。”烈日下,明台扬起头朝他笑,样子有点傻,却是挡不住的深情。
“胡说什么,快回去!”方孟韦觉得他身为刑警队副队长的连都要被这家伙丢光了。

明台没再说什么,却从口袋拿出一把小刀,伸出左臂朝他扬了扬。
他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就见明台的小刀朝自己左腕停止在零的倒计时上划过去。

一片惊声尖叫中,方孟韦已经拔腿冲下楼。小刀被远远的扔在地上,明台左腕上有一道细细的血痕。
“你疯了?!带着刀闯进警察局?你嫌撞警车还不够威风是吧?!”方孟韦也快崩溃了,活了二十八年还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人。他拉着明台的手腕仔细检查,发现没有伤着血管,这才松了一口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孟韦,无论是命运还是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明台眼睛很亮,里面的仿佛又太阳在闪耀,“我这样也许太过火了,但直觉告诉我这也是你需要的。我错了吗?”
“你……”不知是第几次的哑口无言,方孟韦觉得自己和明台在一起心里总是大起大落的,有时喜上云霄,有时又在低谷里翻滚。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明台这样左右他。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爱吗?

方孟韦摇摇头,“算你狠,你赢了,行了吧。”
“那你答应我了?”明台得了便宜立刻卖起乖来。
“先去把血止住。”
“这点皮肉伤,没事!”看着明台那个嬉皮笑脸的,方孟韦有种不好的预感,只听到明台凑到它耳边说,“你亲我一下,就当是我们的约定。”
在全体同事的众目睽睽之下要他方孟韦做这种事,简直就是要他的命。
“你给我滚!”方孟韦转身就走,也不顾明台一边叫他,一边捧着叫手疼。

明台的名声可是传出去了。
全警察局没人不知道某富家子孤身闯警局,割腕示爱刑警大队副队长的英勇事迹。警局宣传队差点要以此事件出一期专题小报,被方孟韦气急败坏的拦下来了。

至于明台嘛。他一直相信命运,而现在他更相信命运也是人为所定的这个道理。



(END)

评论(29)
热度(260)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