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北平2116(dom明台x方孟韦sub)第二章


00010 方孟韦

方家在新北平市的宅子是一幢二层的小楼,大门外有道长满青苔的院墙,院子不大,也鲜少打理。院子里本来有个石桌,上头刻了副棋盘,方家两兄弟小时候经常在这石桌上下棋写作业的。那石桌前些年一场大雨后碎裂了一大块,叫人给搬走了,院子荒芜起来,杂草也愈加茂密。

这天一早,程小云把热粥和包子端上桌,看着方家父子俩各自吃起来,自己才拿起了勺子。

方孟韦吃的快,一碗粥仰头就喝了下去,三两口解决掉一个包子,起身就要往外走。

“孟韦,多吃一个包子再走。”程小云柔声喊住他。
“不了,我今天局里有点事。”方孟韦站起身,“爸,小妈,你们慢慢吃。”

程小云知道方孟韦后面那句是说给她听,让她安心的,心里不觉一阵感动。嫁入方家八年多,程小云尽着一个sub的本分,对丈夫百般依顺,悉心照料方家兄弟。方孟敖对她还挺客气,倒是同为sub的方孟韦总是用带有敌意的目光看她,眼神中充满厌恶。这令程小云战战兢兢,她不知道自己对方孟韦做错了什么,于是在他面前更加小心翼翼。谁知道她的这种态度并没有让孟韦心软,反而对她更加冷漠。直到三年前那件事之后,孟韦对她的态度才逐渐转好。

方孟韦在大门口遇到崔中石刚从车上下来。

“崔叔,来了。”孟韦迎上去。
“孟韦,上班去啊?”
“嗯,今天市政府广场有群众组织抗议,局里要调人去维持秩序。”方孟韦对崔中石的表情比在家里倒柔和了许多。
“人多的地方,多加小心。”崔中石微叹口气,手在方孟韦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我知道。”孟韦低头一笑,脸上顿时绽放出明亮而寂静的光,“崔婶和孩子们还好吧,我好久没去看他们了。”
“挺好的,两个小的都想孟韦哥哥,叫你有空来家里玩。”

作为年长的男性sub,崔中石在方孟韦失去母亲之后担任了他生命中对于自己sub身份认知的启蒙人。方孟韦青春期里无数次的迷惘,当身为dom的父亲和大哥都无法理解他的困惑和不安时,是崔中石在旁边鼓励他支持他。即便身为sub,也能够不依附任何dom独立自立的生活,这是崔中石教导方孟韦知道的事情,他一直谨记在心。

崔中石看着方孟韦的车开远了,这才转身进了方宅的大门。

方步亭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程小云正把餐桌上的碗筷往厨房里收。

“行长。”崔中石在门口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来了,进来坐。”方步亭朝他点了点头。

崔中石和方家人相识多年,与方家兄弟两个亲如家人,只有在方步亭面前,他永远保持着上司与下属间的距离。

“行长要的预算报表我都带来了。启动第四台猎人的计划一旦开始实施,就意味着长期的补给支出。按照目前的储备来看,倒不至于造成什么问题,只是其他项目可能要吃紧一些。”崔中石把显示着资料的电子纸递给方步亭。
“地铁人防的升级项目是交通部和民安局在负责,交通部倒好说,民安局的徐铁英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要是为难你,你有办法对付吗?”方步亭翻阅着资料,一边不紧不慢的说道。
“行长放心,我心里有数。”崔中石沉静的回答。

徐铁英是新北平市民事安全局的局长,也是方孟韦目前的上司。就凭和方孟韦的上下级关系,方家照说也该和徐铁英建立好关系,可方步亭对徐铁英的态度不但不亲切,从某些方面来说还带着敌意。这问题就出在民安局的几笔账上。

这几笔有问题的账还是崔中石最先发现的。方步亭当时的态度是叫崔中石把事情先压下来,秘密查清不明款项的去处,搜集徐铁英贪污的直接证据。

“孟韦……”崔中石不安的扶了一下眼镜,“孟韦在民安局工作对于他的身份来说太危险了,更何况上司还是徐铁英。行长,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劝孟韦来行里上班吧。”
方步亭脸上难得的露出属于一个父亲的复杂表情,“孟韦这孩子我劝不动,你跟他走的近,你劝劝他。”

崔中石不是没有跟孟韦提过,但每次提起这事就不得不说起方孟敖,难免又让孟韦难过一回。方孟韦变成这样近乎倔强的要强,崔中石自己也有责任,因此由他提起换工作的事总觉得缺乏立场。

民安局二楼更衣室外面有个专供吸烟的小露台,方孟韦过去是不会沾烟的人,自从方孟敖走后,他倒养成了这个习惯。方孟敖曾是出了名的雪茄红酒不离手,与他那张扬不羁的性格十分相配。方孟韦吸不来雪茄,倒是香烟很快上了手。他的搭档Jack曾半开玩笑的说他拿烟的样子很性感,方孟韦不置可否的摇摇头。

Jack是个在北平长大的美国人,十岁时父母在一次天客袭击中失踪以后,Jack被一对中国夫妇收养并抚养长大。方孟韦刚来民安局的时候就被分配到和Jack一组,那时方孟韦心里还对这个高个子的金发男人有所顾忌,后来他渐渐发现有Jack做他的搭档是一种幸运。

民安局的职能是警察局和地方部队的结合,在平时维持治安,天客袭击时则担任保护平民撤离,同时协助猎人作战的责任。

这样的地方理所当然的聚集了许多强大的dom,女性domme气场也绝不输男人。而方孟韦是这里唯一担任作战任务的sub。这就是崔中石担心的原因所在。

“孟韦,时间到了。”Jack从更衣室探出头来喊他,顺手把头盔递过来。
“谢谢。”方孟韦接过头盔,和Jack一同前往集合的地方。


民安局的人到达市政广场的时候,已经有上百个群众聚集在那里了。他们手里举着“终止猎人计划!”“猎人就是凶手!”的牌子愤怒的站在一起,当中有老人,也有相互搀扶的年轻男女。他们都是在猎人与天客的战斗当中不幸受到伤害的平民家属。

Jack站到方孟韦旁边,悄声说,“如果不是猎人计划,北平早就被夷为平地了,这些人哪有机会站在这里。”
Jack父母去世时作乱的天客就是被当时服役中的猎人消灭的,所以他本人对猎人相当有好感。
“不能这么说,猎人混乱的作战方式的确需要检讨。”方孟韦头也不回的说。
Jack讨了个没趣,砸砸嘴回到自己位置上。

他们站在群众和市政大楼外的院墙之间,刚开始还是平和有秩序的抗议,半小时后聚集了好几百人,其中一些过激分子开始煽动周围的人,引起了一波人潮向前涌动。站在最前面的人和方孟韦他们越靠越近,几乎就要发生肢体碰撞。

“退后!全部退后!”民安局的人里面有个家伙举起了电击枪,威胁面前的女人,而女人自己被后面的人往前推,眼看就要跌倒。

方孟韦疾步上前,把那个拿着电击枪的家伙拉到一旁,身手去扶住女人。他打开自己头盔上的扩音设备,对着人群喊道,“请大家不要挤,不要在这里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我们不是敌人,是保护你们的人!”

民安局其他人见状也纷纷上前帮忙,有的到人群后面去维持秩序,有的将体弱的老人扶到一旁去休息。刚刚一触即发的气氛也因此而消失。

就这样持续到下午,人群自己散去了,方孟韦他们也收队回到局里。

其他人都去更衣室换衣服回家,只有方孟韦一个人靠在二楼露台上有些难受。本来人多的场合对他一个没有dom保护的sub来说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挑战,更何况那种充满愤怒的气氛下,许多dom的气场互相挑衅,他强忍着自己的本能冲动,此刻已是身心俱疲。

露台的门忽然被人打开,方孟韦仍是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靠着墙壁,“我马上就过去,Jack。”

可是来的人不是Jack。方孟韦猛的张开眼睛。

“你干什么?”方孟韦皱着眉头,仰视着自己队里的这个男人。仔细一看,他就是早上举起电击枪威胁群众,差点造成冲突的人。
“姓方的,不要以为你爸是个官,你就可以在这里耀武扬威了。你一个sub也能进民安局,关系是够硬的啊!”
“法律规定dom与sub有同等的工作机会。”方孟韦不想在这种时候和一个dom过多纠缠,他说完这句就想离开,却被那家伙无耻的堵住去路。
“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你们sub是永远不可能跟我们平等的!”

糟了。方孟韦心里一惊,紧接着就感到一阵压迫和眩晕。这个混蛋朝他张开了侵略式的气场,想要迫使他进入sub的顺从状态。

方孟韦稳住呼吸,却禁不住朝意识的深渊滑去。早上到工作花去了太多精力,就算他已经锻炼到足够坚强,此时也……这不就像是青春期那许多次的经历一样吗。他感到身体发软,双眼失去焦距,双腿已经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意识混沌的时候,方孟韦下意识的想着,大哥……救我……
然后才突然意识到,大哥已经不在了……

忽然,身上的压迫消失了,意识一阵轻松。方孟韦跪坐在地上,感到一个人温暖的抱了上来。

“大哥……”方孟韦喊道。
“孟韦,醒醒,是我。”

对了,怎么会是大哥呢,大哥已经不在了。
三年前的那一战,大哥已经牺牲了。为了这个身为sub一无是处的自己。

方孟韦推了推抱住自己的那个金发大个子,对方却并没有因此放松怀抱。
“孟韦,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今天我要再说一次。做我的sub吧,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Jack的声音在他耳边低沉的说道。
“谢谢你。”
“……可是?”
“不。”

Jack苦笑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执着会让这个男人拒绝了自己一次又一次。他需要啤酒,更多的啤酒来让自己忘记这一次的打击。

方孟韦也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Jack,但他却并不像Jack需要自己一样需要他。这也是他无法答应对方的原因。

Dom和sub的情人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方孟韦从没有机会去了解。从小到大,大哥就占据着自己身边保护者的地位。这让他相当愧疚和不安。他深刻的觉得,大哥不应该为了他而放弃自己的生活。

好像就在那一战之前,方孟韦还在驾驶员准备室里对方孟敖说过,“大哥,其实我挺想你给我找个大嫂的。”
“怎么,长大了,不要大哥了?”方孟敖穿好作战服,故意伸手捏住他的脸说。
“不…不是…我是觉得,如果妈还在前,她一定也希望看你成个家。”

方孟敖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拍着他的后背,叫他准备作战。通往作战舱的路那么长,大哥的背影在混杂着红绿信号的昏黄灯光下越走越远,越来越模糊。


“怎么样,能站起来吗?”Jack拉了方孟韦一把。
“刚才那家伙呢?”
“你说呢?我可没客气,那家伙的脸估计要肿上三天,你明天就能看到了,哈哈。”Jack满不在乎的大笑。
“你不怕他找你麻烦?”方孟韦知道Jack大大咧咧的个性,可是在局里打架毕竟不是好事。
“我不怕。先违反法律对你下毒手的人可是他。”Jack眼里难得露出阴狠的神色,周身也不由自主的散发出dom的气场。
“Jack。”方孟韦出声提醒他。
“哦,不好意思。”大个子挠挠头,“孟韦,跟我去喝两杯吧,纪念我再次失恋?”
Jack说着,一只胳膊就搭上了方孟韦的肩膀。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怀念,就像大哥还在的时候那样。方孟韦笑着点了头。


方步亭走在北平基地作战部安静的走廊上,他心中隐隐的不安正在逐渐扩大。

来的时候大概估计到这次开会是为了启动第四台猎人的资金问题,但以方步亭和明家人打了十几年交道的经验来看,事情绝不这么简单。

可是,即便事先有了心理准备,当明楼提出请调方孟韦担任第四台猎人的驾驶员时,方步亭几乎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扒开明楼的胸口,看看他的心到底是不是肉长的。他想对明楼喊,你们明家的一盘棋为什么要用方家孩子的牺牲做棋子!孟敖已经死了,难道还不够吗?难道还要把孟韦也带走?!

方步亭隐忍的个性最终也没有允许他喊出这些话来,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新世界保护计划的委员们,轻声说,“方孟韦只是个sub。”

回答他的是明楼胸有成竹的声音,“方行长放心,这一点我们已经考虑过了。”

方步亭回到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疲惫的闭上眼睛。程小云给她端来热茶放在一旁,安静的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陪他。

自己家里的两个孩子除了一双都酷似他们过世的母亲的眼睛,其他地方几乎没有相像的。孟敖生来就是只亟待展翅的雄鹰,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和领袖气质使他不仅成为自己弟弟从小崇拜的对象,也让他周围聚集了许多和他一样有抱负的热血青年。

方步亭自责没有早些的在孟韦身上投入更多的关注。或许是长子身上的光环太过巨大,也或许是孟韦sub的身份让他自然的站在大哥的阴影里。方步亭忽然发现对于小儿子的了解自己竟然毫无把握。他睁眼看见程小云正微笑着坐在身旁,不禁想起孟敖牺牲后孟韦要求去民安局工作时,全家人包括崔中石在内都是反对的,只有程小云替孟韦说了好话。孟韦当时的表情是惊讶的,但从那以后对程小云的态度却好了很多。


外头的门响了,程小云起身去迎。方孟韦带着一身水汽回来,似乎是淋了点小雨。

“孟韦。”方步亭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显得十分清晰,“有个事,我想问问你的想法。”
“爸,什么事啊?”方孟韦目光清亮。
“明楼今天跟我说,想调你回去做猎人的驾驶员。”

啪的一声,程小云手里刚刚端来的热茶从手上滑落在地。

方步亭注视着自己的儿子,想从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看出什么来,不安,恐惧,哪怕是一点点动摇,方步亭都会动用自己所有权利将孟韦留在身边。
可是方孟韦只是短暂的考虑了一会儿,就毅然坚决的回答,“爸,请让我去。”


方孟韦在民安局的最后一天,同事们给他办了个小小的欢送会。出于保密方面的考虑,方孟韦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未来的去向,包括搭档Jack。

“局里都在传,说你终于找到心仪的dom了。”Jack站在更衣室门口,看着方孟韦把自己柜子里的东西收进一个巨大的旅行袋里。
“你也这么觉得?”方孟韦笑道。
“我不相信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dom。”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就像平时一样。

Jack注意到方孟韦放在柜子门上的照片,一个比方孟韦稍微高一点的男人正搂着他,两个人朝着镜头开怀大笑。
“这个人是你从前的dom?”
“是我大哥。”
“真棒啊,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他是个怎样的人?”
“他……是个英雄。”

方孟敖是个怎样的人所有人都知道,他身上有着无法隐藏的光彩。

“是吗。”Jack微笑着说,“我倒是觉得你很特别,孟韦,你和其他sub不一样,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从很久以前我就这么觉得了。”

方孟韦愣了一下,“你好像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以后会有更多人这么对你说的,相信我。”Jack给了方孟韦一个拥抱。“再见了,方孟韦。”

方孟韦跨上沉重的旅行袋,眼前是明亮的,一条崭新的道路在他脚下铺展开来。


(待续)

评论(9)
热度(110)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