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北平2116(dom明台x方孟韦sub)第四章

* 废墟上绽放的恋爱之花 (不

———————————————————


00100 漂移

噩梦不期而至。
明台醒来时天顶上映射着山外的天空一片星光熠熠,球球猫蜷缩在他脚边睡的正酣,明台用脚尖轻碰了下它也不见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从臂弯里抬起来。


镜子里是一张俊朗的脸,沾了水的睫毛盖着从梦境中转醒过来的眼睛。梦里的怪兽也是如此,双目攫着他,仿佛直接望进他灵魂里,在那里折磨他,令他痛不欲生。


明台点上一支烟,右手无意识的摸着之前被方孟韦打肿的颧骨,嘴里吐出一缕青烟。

第二天是明台和方孟韦第一次同步漂移测试的日子。

由于之前受到dom气场的安抚,方孟韦一夜无梦的睡的很沉。自从大哥走后,方孟韦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睡个好觉了。

早上和明台迎面相遇,两个人都有些尴尬。方孟韦轻快的说了声“早安”,明台朝他笑了笑算是回答。

两人来到测试中心的时候,作战部部长梁仲春已经带人在做测试准备。看到他们进来,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梁仲春拄着拐杖上前去跟他们握手,满脸笑容的给他们介绍测试的步骤和规程。其实明台和方孟韦都是认识梁仲春的,对测试也并不陌生,只是大家心里有数,这样的开场方式总好过对过去和未来迷茫的寒暄。


负责仪器的小陈向梁仲春报告准备就绪,明台和方孟韦正要进测试舱,就看到明楼和阿诚开门进来。明台朝他们挥手打招呼,明楼示意测试继续。


方孟韦认识明楼,从前和大哥一起驾驶鷞鸠的时候明楼就是北平区的执行长官。从大哥方孟敖那里听说过不少明楼的事,包括他曾经和王天风老师搭档驾驶撼岳时候的战绩,语气中对这个明家的长子甚是佩服。


对这个总是跟在明楼身边的秘书阿诚,方孟韦却没有太多好感。不是厌恶,只是纯粹的无从着手。阿诚这个人除了明家兄弟,私底下和其他人几乎没有什么交往。阿诚从气场上让人很难判断他到底是dom还是个sub,也有可能是很少数两种都不是的那种。而最让方孟韦在意的,是阿诚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长相。


别人难以察觉,方孟韦自己不可能注意不到。


测试舱是两个两米来长的椭圆形封闭胶囊,驾驶员进入之后将通过全身扫描检测各项身体指标,在两个驾驶员的精神连接开启之后,两人的同步漂流指数也将被测试舱显示出来。


双人驾驶的概念是在猎人设计的初期就被提出来的。由于猎人的操纵对驾驶员神经系统的要求太大,容易造成无法恢复的损伤,经过数次实验之后,双人驾驶就被定为了最佳方案。


这样一来又产生一个新的问题,两名驾驶员的配合协调问题。同步漂移测试就是为了检测两名驾驶员精神连接的程度,以便决定最后是否能够成功进入漂移状态,并且共同操纵猎人。作为搭档的驾驶员要保持一定的默契,在生活上也必须有亲密的联系。王天风和前任搭档明楼是一起长大的朋友,是现任搭档郭骑云的养父,汪曼春和于曼丽是一对domme(女性dom)和sub关系的恋人,“浪人”的驾驶员南田和高木是同一道场成长起来的的师姐弟。


明台躺在测试舱里,面前的屏幕显出梁仲春的影像,“明台,放轻松,就算这次不成功,你以后也还有机会。”
“梁部长,别说这个影响我心情啊,待会儿真不成功我可找你负责。”明台玩笑道。
“好好,就当我没说行了吧。”

梁仲春的影像消失,剩下的就只有寂静。明台闭上眼,想着隔壁测试舱里的方孟韦,不知道待会儿他会在方孟韦的脑袋里看到些什么。


测试舱缓缓升起来,舱里的光线逐渐变暗,眼前浮动着的数字显示驾驶员精神连接开始的倒计时。


其实除了大哥方孟敖,方孟韦从未和别人进行过精神连接。他对和明台的认识仅限于资料上的文字和之前并不愉快的一番斗气。如果这样的两个陌生人都能通过同步漂移测试,那么明台早就找到他的搭档了。



方孟韦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将大脑完全开放给另一个人是件可怕的事情,除非两人之间有绝对的信任,否则将会激烈的排斥反应,导致连接失败。


方孟韦对明台的第一印象简直糟透了,可是昨晚明台那番话却在他心里打开了一扇开往未知的门,门外可能是繁花盛景,也可能是万丈悬崖。他想要靠近,从明台那里得到更多久违的安抚,这感觉像初春的野草在心里四处蔓延,除都除不掉。


“方孟韦……”明台的声音通过测试舱内的通讯器传过来,像一阵风拂过,拨动着心弦,“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话音刚落,明台和方孟韦就同时感到一阵压迫袭来,这是精神连接的作用,意识被搅乱打碎,然后再重新整合,最终紧密相连合二为一。

他们在彼此的记忆中遨游着——方孟韦跟着明台来到他的实验室,又伴着黄昏晚霞回到北平市内那间公寓,他听到明台喜欢的音乐,好的坏的品味都有,站在明台中学的教室里,讲台上老师手舞足蹈,他却望着窗外偶尔掠过蓝天的战斗机……

方孟韦的脑中大部分是和方孟敖有关的记忆,就好像他的生活是以方孟敖为中心,这让明台对他失去大哥的悲伤感同身受的同时,也有一丝隐约的吃味。



测试舱外,所有人看着控制台上显示出的数字都有些惊讶。

“两名驾驶员的心跳,血压和脑波都很正常。”测试员小李向长官报告,“同步率达到96%,已经通过测试。”
梁仲春挑了挑眉头,向明楼投去一个敬佩的笑容。谁能想到这两个几乎从未谋面的人能在第一次精神连接就达到这么高的同步率呢。


梁仲春刚刚准备叫小李开始解除连接的程序,就听到明楼在一旁说,“等一等,梁处长,再观察一会儿。”
“明长官是嫌这数字还不够高啊?这现任驾驶员里头,同步率最高也不过99%。他俩从没有磨合过的能达到这个数字已经算是奇迹了。”
“梁部长,明长官的意思就是想让他俩再连接磨合一下。您再等等?”阿诚笑着对梁仲春说。
“那行吧,既然明长官有这个意思。”梁仲春说着回头示意小李保持明方两人的连接状态。



经过最开始的连接成功,明台和方孟韦都向彼此更深层的意识滑去。人记忆中作为核心记忆存在的那一部分虽然并不被人经常唤起,却在成长和性格塑造中起着关键作用,这些记忆的存在连本人也不一定是自知的。而明台和方孟韦此时正是在探寻彼此的核心记忆。



明台在测试舱里的身体不安分了起来,手指蜷起又放开,额头上冒出一层薄薄的汗水。方孟韦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微张的嘴唇颤抖着,两手紧紧对攒成了拳。



面对过去的心魔是一种痛苦的剥离。而对明台和方孟韦来说,这心魔有着具象的形体,它巨大,可怖,有着比后肢更加粗壮有力的两条前肢,所到之处哭嚎声四起。


明台认识这个地方,自己度过了童年的上海。他记得这一天母亲刚把他从幼儿园接回来就听到了划破天际的警报声,父亲很快赶到,带着他和母亲往外逃。街上到处是人,汽车全都堵在一起,最后所有人只好弃车而跑。路过一条稍微宽阔的马路,他看到几辆装甲车开到了街上,头顶有超音速战机飞过,几架无人飞行器在头顶盘旋,指引着人们逃难的方向。起先他以为是打仗了,但他马上发现不是这回事,因为那个怪物已经在他们身后发出了嘶吼。


人群因为这声巨响而变得歇斯底里,很多人往前涌,明台几乎在父亲怀里被推倒。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奔跑也无济于事,伴随着战斗机坠落的残骸,许多人对生的希望也就此毁灭,怪物离他们越来越近,直到一幢大楼被推倒,巨大的砖石从天而降砸在他们头顶。


明台身上沾满了父母的血,自己却因为父亲用身体的保护而活了下来。他疯了似的朝前跑,脑袋里只有逃命的想法,直到他遇到这个抱着母亲身体哭泣的男孩。


男孩站了起来,他们互相凝望着。明台忽然发现和自己相望的人正是五岁的自己,而他却是那个男孩。


这是怎么回事?明台在意识中搜寻着答案,忽然记起自己正在和方孟韦的同步漂移当中,发生这样的状况只有一个可能。方孟韦就是当初他遇到的男孩。



此时在测试中心里的人们惊讶的发现,控制台上显示的同步率已经达到了100%。负责操作的小李转过头望着自己的上司,梁仲春也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百分之百的同步率几乎只有同卵双胞胎的驾驶员搭档曾经达到过,而对两个成长环境完全不同又没有血缘关系对人来说,这种情况从未有过先例。

站在门口的明楼嘴角露出了旁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方孟韦显然也意识到了另一个男孩就是明台的事实,他没有再哭泣,而是站起身,和明台一同面对着怪兽。这是种奇怪的感觉,明台一会儿在自己身体里,一会儿又是通过方孟韦的眼睛看到自己。他看到自己超怪兽张开双臂,像个傻瓜一样大喊“滚开!你这个怪物!”怪兽显然不把认为眼前的孩子有任何威胁,那丑陋的东西竟然朝明台低下头,两个可以称作是眼睛的东西直直的望向了明台。


接下来的事情让明台瞠目,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在怪兽的注视下像被电击一般抽搐着,然后升到了半空中,那场景就像某种异教仪式般的诡异。方孟韦朝明台的跑了过去,就在这时,怪兽转动了视线,明台的身体也随之落下,正砸在方孟韦身上。


“明台!”方孟韦搂着明台的身体,如同之前搂着自己的母亲一样。他摇晃着明台的手臂,眼泪又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咚!咚!”从方孟韦的测试舱里传出捶打舱壁的声音。

“结束测试,断开精神连接!”梁仲春赶紧向手下发出命令。

接通到测试舱上的能量缓缓降了下来,两人的心率和脑波都回到正常水平,舱内也恢复了平静。这场跨越时空的脑内旅行也终于告一段落。


舱门打开的时候明台睁眼看到的是阿诚的脸,他递了杯水给明台,然后说道,“恭喜你,测试成功了。”


明台出了一身的汗,接过水就喝了起来,还不忘朝阿诚眨眨眼。


方孟韦也从测试舱出来,这时正低头用手抹着脸。明台想到刚才漂移里的情景,知道他是在擦眼泪。


方孟韦说要回宿舍休息,起身就往门外走。漂移里看到的事情对于他来说也是极度痛苦的回忆,这让他需要一点时间来缓和。明台却在身后叫住了他。
“孟韦,等等,你手让我瞧瞧。”


方孟韦莫名的抬起手,这才发现之前因为捶打测试舱内壁,拳头上流了血。


明台捧起他的手小心的吹了吹,“疼吗?待会儿我给你上点药膏……”


关注着对方伤口的明台没有发现此时方孟韦眼中已化为一潭泉水。
方孟韦望着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二十年前的记忆中那个已经面目模糊的男孩现在却又清晰了起来。男孩的眼睛变成明台的眼睛,明台的双手变成明台的双手……



忽然,走廊一头有人喊了声明台,明台看清了来人,喜悦的叫道,“大姐!”
方孟韦顺着明台的视线看过去,见到穿一身暗红旗袍挽着髻的女人,正是明家长女,新世界保卫计划委员会委员,明镜。



“大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苏州的事办完了?”
“你这个孩子现在才知道想着大姐,你当驾驶员的事怎么不告诉大姐呢!”
明台眯起眼睛一脸讨好的笑着,“我怕您会反对嘛……”


方孟韦看着这对亲密的姐弟,心里有点莫名羡慕,朝明镜点了个头就要走开,明镜却主动到他跟前来搭话。

“你就是方孟韦吧?”明镜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和明台不一样,却也是个端正的孩子,“听说你是明台的搭档?明台这孩子从小就不让人省心,你可得担待着点。要是他欺负你了,你就来跟我说,我帮你管教他。”
“大姐!”明台越听这话越觉得不对,一把拉过方孟韦护到身后,“您说什么呢!孟韦是我搭档,又不是我媳妇……”


方孟韦狠狠的瞪了明台一眼,在背后给了他一拳,惹得明台直龇牙。
“哎哟……我说错了,你是我媳妇,行了吧?”
“你,你再说一次!”方孟韦举起拳头又要打。
“你还打?手不疼吗?”明台笑着要去抓方孟韦的手腕,被他躲开了。



明镜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两个打打闹闹的年轻人,脑中回想起两天前在明楼的办公室里,她的弟弟对她说的话。
明台可能是拯救这个世界的希望。



这个她一手养大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脱离了少年的青涩,有了成年人的担当。可是拯救世界的责任太大,明台这双从未沾过鲜血的手怎么承担的起呢。


(待续)


评论(17)
热度(112)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