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北平2116(dom明台x方孟韦sub)第五章

* 看到大家说同步率100%好燃啊 我也开心的笑成了一朵菊花
* 今天重看eva 忽然发现碇司令和冬月的关系有点像明楼和阿诚 (不


————————————————————————————


00101 天客来袭


作为一名比男性sub更加稀有的女性domme,汪曼春有着比普通人更高傲的自尊。因为如此,第一次和明台的见面总是令她难以忘记。


那一年汪曼春十六岁,她带着自己的刚刚完成的粒子加速器核心部分去明楼家,准备跟他显摆。汪明两家事世交,加上汪曼春的叔父又是明楼的老师,汪曼春从小就把明楼当作兄长一般。明楼在汪曼春心中一直是一个dom的榜样,强大而内敛,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的性子有时确实太过急躁。



第一次天客袭击后一年之中,明家参与了抵御天客的活动,明锐东更是积极联合军政组织和私人财团的力量推进新世界保卫计划。


世界因为天外来客的极大威胁而改换了格局,小国家纷纷依附大国势力保护,大国之间也放下旧怨,相互联合。生存和保障地球安全成了所有工作的首要目的。


那天下午汪曼春来到明家的时候,明楼正在书房和明锐东谈话,她把带来的东西放在客厅的桌上就去后院逗明家养的德牧犬。等她玩够了回来,看到客厅里的情景,顿时怒火就冲了上来。


一个陌生小男孩踩着椅子扑在桌子上,手里摆弄着汪曼春前不久才完成的粒子加速器,各种零件和工具在桌子上散的到处都是。


“你给我住手!”汪曼春上前一步就把东西从男孩手里夺过来,顺势扬起了手,想了一想,她又把手放下了,这孩子出现在这里自然也是跟明家有关的人,打伤了就不好了。

男孩没有被汪曼春的怒气吓到,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一声不吭的跳下椅子跑了。倒是书房里的明家父子闻声出来,看到汪曼春就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曼春啊,那是我收养的孩子,叫明台。他年纪小不懂事,伯父代他向你赔个不是好不好?”明锐东平常眼里的严厉此时望着明台竞十分温和。
汪曼春当然不好跟长辈发脾气,“曼春哪敢跟明伯伯生气啊,坏了就坏了吧,我回去再做一个。”

等明锐东走了,明楼过去拍了拍汪曼春的肩膀,“真不生气?”
“我跟一个小孩儿生什么气啊。”汪曼春一翻眼。
明楼给汪曼春倒了杯茶,“明台刚来我们家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对外界也没什么反应,最近这几个月才开始说话了,但是也从没见他对什么东西特别有兴趣。曼春你这次可帮了我一个忙啊。”
汪曼春看着趴在楼梯上眨巴着大眼睛看他们的男孩,心里忽然有些同情。

过了两天,汪曼春去明家做客吃饭,进门刚坐下,就看到明台捧着个盒子放到自己面前。“姐姐,你的玩具我装好了。”
汪曼春打开盒子一看,之前被拆的零零落落的粒子加速器完整的摆在自己面前。这次不仅是汪曼春,连明楼脸上也露出惊诧的神色。


因为有了这样憋屈的初遇经历,后来明台逐渐显出天才少年的样子汪曼春心里总是有点不痛快,所以她现在看到明台被方孟韦踩住尾巴她承认自己是有些幸灾乐祸。


臭小鬼,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汪曼春想着,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羊排。


经过同步漂移成功,方孟韦和明台开始在鷞鸠驾驶舱内训练。对方孟韦来说,驾驶猎人就像游泳一样,是刻印在身体里的记忆,熟悉操作完全不费任何功夫。而明台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之前在驾驶员训练班过硬的成绩,加上这些年参与几台猎人的升级和修复的经历,他也完全是一个优秀的驾驶员。


明方两个人在驾驶舱里配合默契,天衣无缝,令辅助他们训练的人都十分惊叹。一出了驾驶室,却是另一番情景。


“为什么要把鷞鸠的操作系统升级为第四代?第三代操作系统很多功能都是配合它的装备来设计的,这种升级简直是自作聪明。”说这话的人毫无疑问是方孟韦,而他所指责自作聪明的家伙就是受明楼指令修复升级鷞鸠的明台了。


“第四代系统比第三代反应速度快5%,在实战当中这种数据是会表现出优势的!”明台据理为自己的工作辩护,但是它并不能否认方孟韦说的也对。


“机甲的反应速度可以靠驾驶员的技能来提升,不能什么都让操作系统代劳。这些恐怕你很难明白。”方孟韦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休息区。
正是午饭时间,许多人在领配餐,也有些已经坐下吃起来的。


方孟韦这话明显是在暗示没有实战经验的明台不了解怎样才能将机甲的潜能发挥到最高。明台心里不服,但又想不出什么来反驳他,气鼓鼓的一个人先去前头领餐了。


等方孟韦领到餐盒,看到围坐在一起的几个驾驶员正远远的和他打招呼。


一桌五个人里面方孟韦认识三个,两个是“浪人”的驾驶员,过去和鷞鸠并肩作战过,但因为对方是日本人,私下并不是很熟。还有一个是汪曼春,方孟韦也是这次回来才得知她成为了第四代猎人“曼珠沙华”的驾驶员之一,她过去是在之前明台待过的科研部任职的,而且喜欢亲手参与猎人改造,经常看到她穿着带油污的工作服。


方孟韦挨着汪曼春旁边坐下,她向方孟韦介绍了另外两个人,如同他所猜测的,那两人分别是“曼珠”的驾驶员于曼丽和“撼岳”的驾驶员郭骑云。


郭骑云那天先溜了,没看到明台跟方孟韦俩人较劲的奇观。其他围观过的人这时候正用好奇又审视的目光望着方孟韦,郭骑云倒像个老大哥似的,问他这此回来有没有什么不习惯。


这时候明台回来了,一手拿着餐盒,另一只手还拎着瓶牛奶。他在方孟韦身边坐下,顺势把牛奶放到对方面前。
“我让杨师傅给你准备的,你太瘦了,要多吃点,基地里的菜味道虽然一般,要补营养还是可以的。”


众人面面相觑,曼丽忍不住捂着嘴巴笑起来。
汪曼春勾起那抹艳丽的红唇笑道,“明台,看不出来,你对你家sub还挺体贴啊。”


在别人眼里也就是一句调笑的话,但方孟韦这两天正因为自己sub本性对明台显出明显的屈从而感到困扰,这句玩笑话在他听起来也就刺耳了。


明台隐约意识到方孟韦的尴尬,但他也不想直说他们还不是那种关系,就想把这个话头抛回给汪曼春,“曼春姐对曼丽不是也很温柔吗?”
“那能一样吗?曼春姐和我在一起都好几年了,你跟方孟韦不是上个礼拜才见的面吗?”曼丽朝自己的好友挤挤眼。

“你,你们在说什么?明台跟方孟韦?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郭骑云被激起了八卦的兴趣。

“喂,我们俩还坐在这儿呢,你们就这么肆无忌惮?”明台一边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用筷子指着郭骑云。

“大家都是战友嘛,有什么不能分享的?对吧?”郭骑云说着,朝其他人的挑了挑眉。


方孟韦默不作声的扒完了自己餐盘里的食物,起身走了,也没跟大家打招呼。


“孟韦!”明台向着他的背影喊,“喂,你忘了拿牛奶!”
在大家各怀心思的目光注视下明台加快了手中筷子的舞动,想赶紧吃完了去追方孟韦。


一直作壁上观的南田手指轻敲着桌子说道,“明台,我要是你的话一定不会放任我的sub有这种态度。”话出口了,她游刃有余的对上明台一道冰冷的目光。


明台吃好了,跟其他驾驶员点了下头就往宿舍去了,他知道方孟韦也一定是回宿舍了。曼丽看着他的背影吐了下舌头,“我们是不是玩过了?”汪曼春安抚似的摸了摸她的头。


明台手里拿着那瓶牛奶敲响了方孟韦宿舍的门,过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方孟韦果然冷着脸。刚才的事情他是往心里去了,明台这么一想忽然觉得挺糟糕。先把牛奶放在桌上,明台一眼就看到了桌上摆着的相框,里头变换着几张照片,有方孟韦小时侯和父母大哥的全家福,也有长大以后和他大哥两个人的。方孟韦重情,但不是任何人他都能放进心里的。

“孟韦,大家都是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你是我的搭档,战友,也是我重要的朋友。”
方孟韦背对着他在整理着什么东西,像是这五年来猎人对天客的作战资料。
“我明白。”方孟韦的语气平淡。
“明白就好。”
“你明家小少爷肯定不会稀罕一个跟你顶嘴的sub。”
这算明白什么啊?!明台急于解释,平常舌灿如花这时候忽然变得张口结舌了。“孟韦,你听我说……”



一阵刺耳的蜂鸣声打断了明台的申辩,那是基地探测到天客时所发出的警报。
明台和方孟韦对视一眼,两人立刻向作战部冲去。



四月十日下午两点二十五分,北平基地探测到领空上方接近地球大气层附近有能量异动,初步认定为天客到达所使用的渡口生成时产生的能量场。


作战部里面已经站了许多人,梁仲春带着他的小队正在紧密观察天客渡口所在位置的能量变化,明楼和阿诚站在中间,不时有人过来想明楼报告情况,而负责猎人作战指挥的王天风正站在离明楼不远的地方,面色十分不善。


“报告明长官!民安局已经开始组织平民避难,预计下午六点以前能够全部撤离市区地面!”
“梁部长,距离天客落地还有多长时间?”问这话的是阿诚。
梁仲春看了一眼手下递过来的数据,“预计还有五个半小时。能在七点之前把战场清开就行。”
明楼点了点头,示意那人继续将市区里的情况报告上来。


“哼。”王天风在一旁冷不丁出了声,“以往的记录里,天客袭击的频率大约是每三个月一次,最短也有两个半月,而这次袭击距离上一次才只有一个月。这简直就像是,对方感觉到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一样……”
明楼不动声色的抬了抬眼镜,“你过于敏感了。敌人以往的攻击模式只能用来预估和推测,但是战场上风云莫测,不符合模式的的状况也是完全可能发生的。我们不能过于依赖对于资料的分析,灵机应变才能百战不殆。”
“……但愿事情如你所说,只是巧合。”王天风别有深意得看了明台和方孟韦一眼,便不再说话。明台感到一阵不安窜上心头。


“驾驶员都到了吗?”明楼转向门口,刚才还围坐在餐桌边调笑明台和方孟韦的几个人,此时已经像战士一般在他们身边立正站成一排。每一次的战役都是命悬生死的对抗,容不得一丝懈怠和马虎。


明楼满意的看着眼前的驾驶员们,“这次作战离上次我们取得的胜利只隔了一个月,相信击溃敌人的兴奋还在你们血液中燃烧,乘胜而击是我们的优势。但是,我们的战斗力也因为之前的战役受到了打击。”
明楼说着拍了拍高木的肩膀,后者面有愧色的低下了头。
“这只是暂时的欠缺,'浪人'的修复一个礼拜之后就能完成,而我们现在还增加了新的力量。”


明台听到这里,眼睛亮了起来。明楼是要派他和孟韦去迎战?确实,现在只有“撼岳”与“曼珠”两台能够出战的猎人实力是有不足,鷞鸠的出现将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帮助。


可是,他们的作战指挥王天风显然对这件事情存有异议。
“我不同意派出'鷞鸠'。驾驶员到岗不足三周,经验远远不够,现在贸然上战场可能增加失败几率。”
明楼似乎早就料到王天风的反对,“王老师,我虽然没有像你一样督导驾驶员的训练,但是所有的数据我都看过的。方孟韦是有过实战经验的驾驶员,明台的成绩也出类拔萃,他们两人的同步率更是达到了100%。”


其他驾驶员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明方两人之前同步漂移测试的具体结果,听到明楼的话,所有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那两个人。


“所有事情都有第一次,实战才是最好的导师。”明楼说完,看着王天风脸上的神情变了好几次。
“明楼,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但是我不能拿驾驶员的性命做赌注。鷞鸠可以出战,但战场上的战术我有指挥权。鷞鸠在基地附近待命,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击迎敌!”


明楼身为执行官,在战略上却必须尊重王天风的意见。这两个曾经是搭档挚友的人在工作上几乎从未有过大的分歧,王天风话说到这份上,未免是在所有人面前拆了明楼的台。


“就按王老师所说的。”明楼对这番权利上的压制并没有变现出任何近似愤怒的情绪,倒是在场的其他人都被吓的不敢出声。


战时的紧迫容不得个人情绪的扩张,尽管内心各有非议,该做的事情仍然要做。负责猎人准备工作的有关人员在基地里穿行,之前还在大厅里的鷞鸠被移动到发射塔进行最后的调试。大厅里的计时器以秒为单位倒数着天客到达地面的预估时间,所有人手腕上的通讯设备以红色字体显示着同样的数字变化。



剩余时间一小时二十分。六名驾驶员准备就绪。



发射塔朝着西方,从明台他们所在的驾驶舱望出去能够看到逐渐西沉的太阳,和天边橘色的晚霞。平常这时正是街上车水马龙的高峰,人们从各自工作的地方乘上列车或私人自动车回家,整个城市疲惫而安详。


今天的夕阳在人们眼中有种肃杀恐怖,战斗前的等待更像是一种煎熬。明台在驾驶舱的展望窗前斜着身子坐下,微微闭起眼看着每一刻都在变换颜色的天空。


“你倒是不担心。”方孟韦干脆也过去坐在明台身旁。
“担心什么?该来的总会来。”明台转头看到方孟韦白皙的面颊上被夕阳照的嫣红一片,“那些天客不远光年来地球捣乱,该担心的是它们才对。”
“嘁,说的你好像多了解他们一样。待会儿上了战场别打退堂鼓。”


明台知道方孟韦还在嘴上跟他斗气,可是却没有真正想要激怒他的意思。这些天的相处下来明台逐渐了解了方孟韦这个人的脾气,也不再像初遇时那样容易就跟他蹬鼻子上脸。


“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天客为什么要来地球?”明台的声音在安静的驾驶舱里显得格外清晰。
方孟韦皱起眉头看了他一眼,“侵略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扩张领土,夺取资源。要不然还有什么?”

“我是说他们有什么目的一定要靠侵略来达到的呢?如果不是因为它们本身的文明走到了末路,就是因为侵略是它们无法抗拒的天性。无论如何,都一定有某种理由让它们选择这条路。”

“你没发烧吧?”方孟韦一只手象征性的摸了摸明台斗额头,“说什么胡话呢?你倒还替敌人考虑起来了?它们害死你的父母和我的母亲的时候,有替我们想过吗?”


“哎,我不是同情他们……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
“我只知道它们是必须消灭的敌人,长着破坏力巨大的强壮四肢,却没有用来理论的头脑。”方孟韦站起身,他的眼中没有了之前面对明台时犹豫的迷惘,只剩下坚定的杀意。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强者生存,人类和天客的斗争是这样,dom和sub之间的世界也是如此。天客的侵略本性导致地球上生灵涂炭,而人类之间的竞争也从来都是被占有欲望强烈的dom所主导的。几百年前是,现在也是。


方孟韦看着明台的背影,心中涌上一股酸楚。


(待续)


评论(17)
热度(92)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