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缘来是你(袁浩x李熏然 abo设定)上

* 袁李家常文
* 论相亲到底能不能产生真爱
* 袁浩这么暖 然然这么可爱 旁友 不来一发吗?
* 虽然标题写了 上 但有没有下还要看缘分

———————————————

李熏然和袁浩是相亲认识的,熏然的大部分同事也是这么找到对象的。毕竟警察这个职业接触的人群不是执法的就是犯法的,犯法的就甭提了,要是找个警察,案子一忙起来俩人就根本别想见面了,那跟不搞对象有啥区别?


不过李熏然跟他的同事们也有一点不一样,人家找的要么是大众款beta,要么就是温柔贤惠能持家的omega,而李熏然自己就是个omega,却并没有自带持家的技能。


面前的alpha眉目清秀,鼻梁俊挺,一笑起来还有些可爱的孩子气,这让李熏然来时的不情愿顿时消散了大半。本来他来S市出差,也就一个礼拜时间,还要赶着相个亲,也算是给他爸的老战友卖个面子了。


“李先生……我能叫你熏然吗?我觉得你的名字特别好听。”
李熏然笑着点了点头,看来这个alpha对他也挺有好感。

“我听杨阿姨说你是刑警?平常工作挺危险的吧?”袁浩这也是头一次相亲,心里紧张,把平常跟客户拉家常的那一套都使出来了。

杨阿姨是熏然爸爸战友的夫人,之前在袁浩的记忆旅行公司定制了一次云南游,非常欣赏这个有责任心的小伙子,听说他还没对象,就寻思着要给他介绍个,正赶上李熏然的妈妈找人给他安排对象,两人就这么搭上了。



袁浩无心的一问让李熏然心里咯噔一下,李熏然的妈妈托人给他说过好几个,对方就是对他这职业颇有微词。人家既然要找omega,到底是能生孩子能照料家庭的好,哪怕是个普通职员也好过三天两头在外头勘查命案现场,抓捕凶犯的职业。


就因为这样,李熏然的个人问题才一直拖着,连比自己小几岁的青梅竹马都嫁人了,他却成了大龄单身omega。


李熏然大学里有过一个beta的女友,后来渐渐感情淡化,工作之后就分了。本来以为自己可能也就这样了,单着就单着呗,大不了抑制剂伴身,实在忍不了就去找个靠谱炮友。当然,这种解决方法父母是不会同意的。他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非alpha不可的,现在年轻人自由选择的机会多了,因为他是个omega,就非要在棵alpha的树上吊死吗?


这样想着,李熏然身体往前靠了靠,“袁先生,我很热爱我的工作,如果你不能尊重这一点的话,我想我们恐怕不合适。”
袁浩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李熏然的意思,“不,不是,你误会了!我对你的工作完全没意见!我只是挺佩服你的,很少遇到像你这么独立自强的omega,而且,还长得这么好看。”

突如其来的称赞让李熏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谢谢。你也挺好看的。”

袁浩大笑,“好久没有人这么夸我了。”

这时候,袁浩点的菜上来了,熏然也不客气,放开筷子吃了起来。李熏然吃的认真,袁浩夹一筷子看他一眼,时不时剥只虾放到他碗里。李熏然平常照顾简瑶惯了,突然有人这么体贴的对他,倒是不习惯了。不过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坏。


吃了个七分饱,李熏然才放慢了夹菜的速度。注意力这么一发散,他忽然感到有什么不对劲。


“袁先生”
“叫我袁浩吧,不然总感觉你是在询问目击证人。”
“行啊。袁浩,你不会真惹上什么麻烦了吧?相亲都被人盯梢?”
“啊?什么意思?”
“注意你五点钟方向。”李熏然微妙的举起碗掩着嘴巴小声说。


袁浩可没有人家警察这潜伏练出来的素质,他猛的一回头,隔了他们两桌的一男一女慌忙用菜单挡起脸。


“罗一洋!茅小春!你俩干嘛呢?”袁浩此刻觉得脸都要被这两人给丢光了。

罗一洋脸皮厚些,既然已暴露行踪,干脆大大方方走过来打招呼。
“哥,我跟小春姐也来这儿吃饭,还真巧,正好跟你们遇上了!”
“是啊,哎,世界真是小啊!”茅小春也跟着说瞎话不脸红。这俩人一唱一和应付袁浩的质问,目光却一刻不停打量着李熏然,换做是普通人也该察觉出什么了,习惯了行为分析的小李警官当然立刻明白了情况。


“你们是袁浩的朋友吧,我叫李熏然。既然来了,就一起吃吧。”李熏然大方的邀请两人跟他们同桌。袁浩表面装作无所谓,心里头一时间落霞与孤鹜齐飞,趁李熏然转头的时候狠狠的白了那俩人一眼。


李熏然见桌上已经不剩什么了,又叫人加了几个菜。茅小春一边说不用,一边乐呵呵的跟袁浩说,“你看看人家熏然,多懂事,多照顾人啊。袁浩你要是娶了人家可是你的福气啊。”
“瞎说什么呢!吃菜吃菜……”袁浩一边堵茅小春的嘴,一边偷偷瞄李熏然的反应。从李熏然走进餐馆那一刻,袁浩的目光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这种一见钟情的心动似乎好久都不曾有过了,但他却不是很确定李熏然对他是怎么想的,现在正好趁这个机会试探试探。


李熏然看了两人一眼,貌似不经意的拨弄着碗里的空心菜,“我哪有那么好,你们别为难袁浩了。”


袁浩一听可急了,难道他对李熏然的好感表达的还不够明显吗?
“我觉得你挺好的,特别好,我说真的……”


这话如微风吹皱一池春水,李熏然凝眸看了他一会儿,低头笑了起来。


偷窥相亲二人组看到这里感觉自己这趟算是功德圆满了,本来好奇想看看相亲对象是个啥样,也帮袁浩把把关,顺便围观他相亲现场的窘样。现在看来完全瞎操心了。


茅小春起身说是去上厕所,朝罗一洋使了个眼色,罗一洋嗖的站起来,也说要去上厕所。等他俩走远了,李熏然一边吃着排骨一边说,“他俩,怎么还一块儿上厕所啊?”
袁浩尴尬的一笑。



茅小春拉着罗一洋咬耳朵,“你哥是看上人家了吧,瞧他那样,脸上都笑出花儿来了。”
“我看有戏。这熏然哥可比他之前那几个靠谱多了,人家还是刑警呢,多帅!”
“哟,这就叫上哥了?”
“哎,小春姐,你说熏然哥的信息素是什么味儿?”
“啧!你这小alpha!”茅小春抬手给了他一爆栗,“人家还没过门呢,你就惦记上嫂子了?”
“我这是科学的研究观!”



信息素的问题,袁浩倒是在那晚得到了答案。
吃完饭跟茅小春他们道别之后,袁浩开车送李熏然回酒店。


夜风习习,李熏然开了车窗,任由刘海被风吹起。袁浩偷瞄了一眼副驾驶上的人,然后敏感的捕捉到了一丝花蜜的清甜。


“有空到S市来一定要跟我联系。”酒店门口,袁浩有些不舍的和李熏然道别。
“下个月有个学习,也许局里会派我来。”李熏然笑的很温柔。
“好啊,我有时间也会去你们那儿找你的。”话一出口,袁浩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强势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见我的话。”
“你来的话我当然会见你啊。”李熏然想了想,“如果正赶上我有案子可能就不能陪你了,还是先电话联系吧。”
“好,一定。”


袁浩看见李熏然挥挥手,然后目送他走近酒店大堂里。


袁浩恋爱了,他那个自称恋爱经验丰富的哥们儿朱涛不可能不来传授点门道。

“我跟你说啊”朱涛喝了点威士忌,舌头已经有点大了,“这男omega啊,比女omega更难搞定。为什么呢,你知道吗?”
“不知道。”袁浩吃着小菜,一边应付。
“女人要是生气了,'包'治百病啊!男omega呢?你有的他都有,你没有的他也有。没辙啊!”
“哎,我和熏然才见了几次面,他在T市,想吵架都没机会。”袁浩有些伤感的说。
朱涛听了,晃着脑袋凑近他,“远距离恋爱不靠谱啊!要不然,哥帮你给他在这儿介绍个工作?”
“人家是个热爱本职工作的警察,要调到这儿来也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啊。”
“卧槽,袁浩,你可真会给自己制造难度啊!找个omega还能找到这么强悍的!”说袁浩恋爱之路坎坷,还真不是瞎话。什么姗姗冰冰也就算过眼云烟了,这下又来个熏然。不过,别说,名字倒还挺诗意。


虽然话说的不靠谱,朱涛倒还有点贡献,给了袁浩两张最近挺火的话剧演出的票,叫他约李熏然去看。


李熏然在S市学习两周,袁浩借机约他吃了好几次饭。两个人聊的很投契,却总还缺那么一点恋爱的气氛。


李熏然说对袁浩的工作感兴趣,袁浩就邀请他去记忆旅行参观。


记忆旅行的当家活宝双胞胎见到李熏然穿着一身警服来说要找袁浩,还以为他们老总犯事儿了,正担心自己饭碗不保,就看到他们袁总一脸阳光灿烂的迎出来。
小左和小右俩人相视而懵,没见过被警察找上门还这么开心的。



袁浩领着李熏然在公司转了一圈,给他介绍自己开发的项目。李熏然看着袁浩眼里的热情和自豪,不知不觉受到了感染。
“你这业务水平是挺高的,弄的我都想下单了。”李熏然开玩笑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你不想听这些吧,我一不小心就说上口了……对了,我想给你看个东西。”袁浩说着把李熏然带去自己办公室,对自己员工们从身后投来的目光浑然不觉。


袁浩办公室收拾的整整齐齐,资料文件按顺序排列摆放,文具也收纳的得当,处女座的特质可见一斑。李熏然忍不住笑出来。


袁浩没捕捉到李熏然的忍俊不禁,他急着让李熏然看他墙上的相片,一边滔滔不绝的讲起自己几次去大草原的所见所闻。


“熏然,等你有时间,咱们一块儿去,你一定也会喜欢草原的。”
“被你说的,我还真想去了。不知道今年能不能有时间休假。”李熏然倒是认真考虑了一下,总觉得不太可能。还是先别告诉袁浩了。
袁浩笑着说,“你看,我的公司你也参观过了,你拿什么来报答我呢?”
“怎么报答?总不能带你去局里逛一圈吧?”
“别别别……我去过一次,可不想再去第二次了……”
“那你说怎么办?”李熏然眼里笑意浓浓,周身散发出一股花蜜的甜香。
“我说啊”袁浩心里激烈斗争着,李熏然现在如此放任的状态分明就是在引逗他做点什么,可是这是自己的公司,万一被手下或者客户看到了恐怕又不大好。袁浩忽然想到那两张话剧票。“我想你来陪我看话剧,周五晚上的,就当报答我了。”
“话剧啊,好啊。”李熏然爽快的答应了。


小左和小右假装着工作,目光斜视自己老板把刚才那个警察送走,回来的时候身上还带着股好闻的甜香,两人顿时心中了然。老板这不是犯事了,是犯桃花了!



周五下了班袁浩就去接李熏然,两人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准备去剧场。袁浩见李熏然脸色不太好,问他是不是不舒服,李熏然只是说没事。


话剧是最近挺火的新剧,难得朱涛给他们弄到票。袁浩平时也爱看话剧,听音乐会什么的,之前李熏然也说有兴趣,所以才邀他一起来。刚开始袁浩还不时回过头去看看李熏然,演到有趣的地方两人还会相视会心一笑。过了大概一小时,李熏然神色越来越不对劲,后来就像是撑不住了,微微闭上了眼睛。


袁浩一看情况不好,想带着李熏然出去,被李熏然抓着手臂,轻声对他说,“等中场休息吧”


离中场休息只有十分钟,袁浩感觉像是熬了一个世纪。他扶起李熏然往外走,隔着衬衣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热度。


上了车,李熏然虚弱的看着驾驶座上的袁浩,第一句话却是,“对不起,害你看不到下半场了。”
“你说这个干什么呀,早知道你这么难受,就不该带你来。”
李熏然一笑,“难得一次约会嘛。”
袁浩忽然觉得心疼的很,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李熏然身上,又帮他把垂下的刘海拂到一边。



在医院待到凌晨一点才输完液,袁浩一直陪着。李熏然说回酒店,袁浩要跟着去照顾他。
“算了,同房间还住着个同事呢。”
“那我带你回我家吧,让你一个人待着我不放心。”
“去你家?不大好吧……”
袁浩忽然会过意来,“不,不是,我家有多余的客房……我不会做什么的……”
越说心越乱。本来没多想,现在好像有所期待了。


李熏然没再拒绝,袁浩倒像心里有鬼似的,一路上目视前方不敢看副驾驶座上的人。


袁浩扶着李熏然上楼,怕吵醒屋里睡着的老爸,蹑手蹑脚的开门,又去拿了套自己的睡衣给李熏然换上。两人身高差不多,李熏然的身子稍微单薄些,睡衣穿在身上还有些松垮。


李熏然躺在床上看着袁浩里里外外的又是倒水,又是拿冰敷袋,他自己烧的迷迷糊糊却隐约感到一点小小的幸福。


袁浩忙活完了,把灯光调暗,他端了个椅子坐到床旁边。


“我没事了,睡一觉就好了。”
袁浩试了试李熏然额头上的温度,比之前是好多了,但还有一些烫。“你睡吧,我等你睡着再去睡。”
“这是你的房间吧,我占了你的床,你往哪儿睡啊?”李熏然的声音本来就低沉,现在病着还有些沙哑。
“我隔壁工作室有个行军床,我平时工作晚了都在那睡。都习惯了。”
“没看出来,你这么艰苦朴素。”
袁浩笑了,“好了,别说话了,快睡吧。”


李熏然听话的闭上眼睛,袁浩就在一旁坐着。李熏然那香甜的花蜜味随着过高的体温蒸腾出来,之前在医院里被消毒水的味道冲的闻不出来,现在那香味像只手缠绕着抚摸着他,让他身体不由自主的躁动起来。


一年没有对象的年轻alpha一旦被撩拨起来就难以自抑,更何况面前的omega任君采撷的模样实在太过诱人。


袁浩难受的动了动身体,而李熏然也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睛。
“你这样我睡不着的。”



袁浩惊觉自己正不知不觉的散发着信息素包裹着床上的人,“对不起,熏然我……”
“原来你是青草味的啊……难怪你这么喜欢草原……”
“……你是不是觉得太普通了?”
“普通,却很有效。”


李熏然的眼睛比之前更加湿润,这让袁浩止不住的心猿意马。可是他答应过李熏然不会做什么,现在反悔是不是让人觉得他出尔反尔?


矛盾的心思写在脸上,李熏然看的一清二楚。他知道袁浩是个君子,惯于忍和让。放在平时,这是美德,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可是现在这机会放在眼前,袁浩要是就这么躲开了,他俩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有进展了。


身为omega却也是个男人,李熏然没有omega女人的矜持,他对自己的欲求相当坦荡。


他反手抓住袁浩的手,轻声说道,“别走”


只需要这两个字,只要这一个信号,袁浩的忍耐就全盘崩溃了。他急切的俯下身,如同饥饿的人见到美食一般吻上李熏然因为高烧而干燥的嘴唇。浅浅的吮咬在李熏然耐心的接纳中变成情深的纠缠,呼吸中交换着炙热的气息,那清甜的蜜和微苦的草味交杂相融,幻化出令人心神荡漾的香气。



李熏然的嘴唇被他吻的红润,比起之前更多了几分情色。袁浩迷蒙的望着他,好像自己从未像此刻这样爱一个人,爱到想去包容对方的所有,陪伴他到天荒地老。爱和欲从来都是相辅相成。

袁浩低声唤着李熏然的名字,手顺着睡衣边缘抚摸下去。病中的李熏然身体异常敏感,只是若有似无的触碰都让他颤栗不已。他忍不住在袁浩身下轻哼出声。


袁浩此刻十分庆幸自己的老爸是个beta,不然这浓郁的信息素味道一定会让他从梦中惊醒。


睡裤被褪去的时候,李熏然后仰陷进柔软的大枕头里,他的手放在袁浩裤子前面,感觉到手心里的热量越来越大。袁浩自己也解开了皮带,alpha的骄傲就这样被李熏然握在了手里。


李熏然朝他勾起一个调皮的笑,指尖在对方敏感的前端转着圈的滑动。袁浩闷哼了一声,以牙还牙的报复了下去。李熏然受不住,早就软了腰枝,这时候只好随袁浩摆弄了。


两人纠缠着尽了兴,李熏然疲惫的靠在袁浩怀里。想着这人还病着,经不得更多折腾,袁浩等李熏然呼吸平稳了就轻手轻脚退出来,拿热毛巾给他擦了身,盖好被子,自己去隔壁房里凑合一宿。


孤a寡o共处一室毕竟不好,免不了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情。现在两人关系正浓,却还未到谈婚论嫁的地步,要是越了界,倒容易把关系弄僵。


用自称恋爱经验丰富的朱涛前辈的话说,谈恋爱要循序渐进,绝不可操之过急。


说这话的那阵子,朱涛的前妻正挺着肚子来给她未出生的孩子认爹呢。

评论(38)
热度(369)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