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北平2116 (dom明台x方孟韦sub)第六章


00110 初战


暂且回到两个小时以前的驾驶员准备室。


王天风式的战前动员通常不是最受大家欢迎的,好在这一点都有执行官明楼来弥补。可是这一回,明楼在指挥布置上向王天风的妥协,以及王天风阻止鷞鸠迎敌的执着都让几位驾驶员心里摸不着底。两位长官究竟是在为什么斗气?


但是,大家心里都知道,答案一定在明台和方孟韦身上。


王天风严厉的目光扫过面前曾经是他学生的驾驶员们,自然就有身为人师的尊严。
“我希望你们知道,无论战略安排如何,我们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消灭敌人!穿上这身作战服,你们就是战士,是不受个人感情影响的武器。我希望你们能够记住这一点。”

等曼丽,曼春和郭骑云各自去了驾驶舱,王天风叫住明台和方孟韦两个人。
“你们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不让你们出战?特别是你,明台。”


明台暗自翻了个白眼,“老师你都说了,做驾驶员不能有个人感情,所以肯定不是因为老师你讨厌我吧?”
“当然不是。即使我讨厌你,也不会因此不让你上战场。”


所以,还是讨厌的吧。


“王老师。”一旁的方孟韦开口了,“如果您是觉得我和明台刚开始搭档,经验欠缺的话,您大可以放心。我们两个的操作技术都很好,明台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对于战场分析非常准确,而且配合方面也不会有问题。”
明台没料到方孟韦会替自己说话,心里有些感动。


“我刚才说担心你们经验不足,其实都是借口。”王天风背过身去,目光望向准备室外的发射塔。
“那究竟是……?”
“你们想过没有,这次天客袭击的时间距离上次如此之短是因为什么?真的只是随机巧合吗?如果不是,它们忽然到来的目的是什么?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能够特别引起它们注意的事吗?”


一连串的疑问引起了明方两个人的注意。方孟韦没有想过这些问题,所以此刻很难抓住王天风话中的重点。明台自己心里隐隐感到这次袭击来的蹊跷,在此之前却并没有细想过,这时候王天风提起来,令他陷入深思。


“王老师的意思是?”
“如果我的猜想没错,这次袭击可能和鷞鸠,或者你们两个有关。”王天风目光凌厉,两个人心中俱是一惊。“恐怕,你大哥明楼也猜到了这件事,才特意提出让你们出战。”
“……你是说,明长官想用我们作饵试探天客的来意?”方孟韦把明台心里想到却不愿承认的疑问说了出来。
“不一定。”王天风看了明台一眼说道,“明楼并不是这样的人。他应该是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并且有理由在所有人面前隐瞒。”
“王老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明台的声音没有情绪的起伏。
王天风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哀戚,“你们两个在战场上需要特别小心,如果天客的目标是你们,我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作为北平基地服役最久的驾驶员,王天风目睹了许多希望的陨落,也被迫和自己的战友永别。他可以不怀念,不悲伤,但却不能忘记那些曾经鲜活的面孔,这其中也包括方孟韦的大哥。他不愿看到更多年轻的生命在眼前消失,不愿他们的对话成为最后的纪念。


“老师,有孟韦在身边,我的表现一定会超过你的预料。”明台眼中闪烁着自信。

方孟韦看着身边言之凿凿的年轻dom,心中习惯性不屑的同时却有一些难以捉摸却肆意生长的喜悦。


王天风来回观察两个人的表情,最后竟然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



下午七点二十八分,渡口附近探测到生命体征,微波辐射仪辨认出三只天客的形体。


“这通常来说,每次天客袭击都是四只到五只同时出现,这次只来了三只,或许是时间不足准备有限的缘故。”梁仲春自说自话的分析道。


“能够分辨出三只天客各自的属性吗?”明楼和阿诚都站在了指挥台前。

“报告长官,它们分别是一名'首领'和两名'斗士'。”负责仪器检测的小陈答道。

“天客的战队里通常会有一名体格强壮但肢体较为均匀的首领,一名身型小的,我们称它为'间谍',其他则是四肢格外强壮,破坏力巨大的'斗士'。间谍很少直接参与战斗,据我们的分析判断,它们的主要任务是观察战况并向首领报告。而首领则负责指挥战斗。至今为止的战斗中,大约有百分之三十的情况,首领或者间谍的其中之一会在战斗后通过渡口逃离地球。”阿诚的话身在驾驶舱中的驾驶员们也能够听见。“有可能是短时间内敌方所储存的能量不足以将更多的生命体通过渡口传输过来,所以放弃了'间谍',选择三名成员的精简队伍。”

“缺少了'间谍'并不影响它们的战斗力。”明台的声音也同样传到了作战指挥部。

“预测的降落地点是哪里?”王天风问道。

“目前预测地距离基地东北约两公里!”

随着耳机中传来的报告,图像数据也被传送到了驾驶员面前的全息影像投影上。

明楼与阿诚不动声色的对视了一眼。


以往天客都会选择在接近城市的地点降落,而这次天客到达地竟然离基地这么接近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这些人里显然并不包括王天风。


“明台,孟韦”王天风打开了对鷞鸠的单线频道,“记住我说的,不要轻易出击,保护好你们自己。三只天客我们还能够对付。”


在得到了鷞鸠驾驶员的肯定回复之后,王天风就带领着其他人向预定战场出发了。


黄昏短暂的一小时被称作“魔法时刻”。当天空被紫色的云霞覆盖,大地披上柔和温暖的金光,太阳和月亮同时显现在地平线的两端。美好与残酷,正义与邪恶同时存在的时刻。


当最后一丝光芒被黑暗吞噬,战斗终于要开始了。


不等敌人落地站稳,曼珠就像一支夺命的长矛向“首领”直接刺去,火红色的机身像一道划破夜幕的幻影。


灵巧的绕过两名“斗士”挥舞的力抓,跳跃,转身,双刀在手中转动对像两道旋风。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是北平基地身型最为轻巧的猎人曼珠沙华的招式之一。腿部的火箭加速器使它的行动更为迅速,而关节中加装的电磁阻尼器则帮助它减小落地时的震动,加强机体平衡。


这一出乎敌人防备的攻击使对方首领后背受伤,驾驶舱夜视模式下的红外图像显示出怪兽背后喷薄而出的血液。天客的体温比人类高,血液看上去是深棕色,却有摄氏六十度的高温。怪兽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伸出手臂试图重击曼珠的上半身,曼珠起身跳跃,险险的避过了这招。


就在曼珠与首领缠斗的同时,撼岳左右腕的电磁炮同时开火,击中了斗士的其中之一。被激怒的怪兽向撼岳奔来,强壮的前肢试图割开它的机体。拥有北平基地最强防御外壳的撼岳出手弹开了怪兽的攻击,钢铁巨臂抓住怪兽的一只前掌,另一只手臂上的电磁炮蓄能完毕,一股蓝色的光波朝着怪兽胸口袭去。


电磁炮的能量未能穿透怪兽的甲壳,却令它感觉到了疼痛。那些高温的血液喷洒在撼岳的胸甲和机臂上,散发出腥臭。


“老师!曼珠被两只天客围攻了!”郭骑云的声音在通讯里响起。
“曼珠!”王天风命令道,“停止和敌人缠斗,现在马上后撤!”

命令刚一发出,就听到一声惊慌的喊叫,原来是首领看准曼珠进攻另一名斗士的当口,一把擒住了它飞踢起的腿部,令它整个机体跌落在了地面上。


原本以为刚才对付的斗士已经在攻击下无法动弹,刚准备去支援曼珠的撼岳忽然被垂死的斗士抱住腰腹摔倒在地。这时被制服在地上的曼珠受到另一名斗士直接朝向腿部的重击。


“啊————!”


于曼丽的尖叫响彻所有人的耳际。随着金属扭曲的巨响,于曼丽所控制的曼珠的右腿被折断。因为驾驶员的神经和控制猎人的系统相通,机甲所受到的伤害都会以疼痛的形式传到驾驶员神经中枢。


“曼丽,马上切段神经连接!”汪曼春说着就要实施切断连接的操作,却被于曼丽阻止了。
“不能切断连接!曼珠会失控!我还能撑住……请让我继续战斗!”



于曼丽精神上一瞬间的紊乱也影响到了汪曼春,因此她即便感觉不到那种切身的疼痛,也能从同步漂移中感到曼丽的极度紧张。



不能在这里停下,不能坐以待毙下去。于曼丽心里充斥着这一个想法。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回忆里,那曾是一个普通的午后,于曼丽和小伙伴们在芭蕾舞教室练舞。阳光通过落地窗洒在教室里,洒在她粉红色的芭蕾舞裙和洁白的舞鞋上。休息的间隙到处都充满了小女孩的欢闹声,她们互相抱拥着在教室里跑跑跳跳,就像一群欢快的雏鸟。


而这个普通的午后因为天客的袭击变得不再普通。欢乐瞬间被恐惧取代,落地窗的玻璃被震碎,慌忙逃命中,许多人的脚都被碎玻璃割破,在地上留下一个个血红的脚印。于曼丽在街上跑,却没有目的,她的家不在这个城市,除了舞蹈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所有人都在逃命,在尖叫,身后的高楼一栋栋被摧毁。她害怕的站在原地,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只是一场不真实的梦境。


就在这时,头顶有石块砸下来,于曼丽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脑袋,却感到右边小腿一阵钻心的疼。血从被石块压住的地方流出来,浸红了雪白的芭蕾袜,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疼痛令她几乎昏过去。


不能死在这里,要活下去,要活下去!
六岁的小女孩用双臂撑着身体拖着受伤的腿朝前爬,一边爬一边抬起她痛苦扭曲的小脸向路人求救。人们顾着自己逃命,听不到小女孩的呼喊。于曼丽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直到她意识模糊的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再醒来时,于曼丽躺在医院里,腿上依然疼痛,却已经做了治疗和固定。她疲惫的侧过头去,病房里一个人也没有,雪白的墙上挂着之前她身上那条沾满血迹和灰尘,早已分辨不出样子的芭蕾舞裙。


战场上的一分钟就像一个世纪那么长久。


当于曼丽和汪曼春处在不利位置拼命抵挡头顶的进攻时,天空上飞来一个巨大的黑影。月光下这个巨大的飞行物像是飞机,但更像一只展翅的雄鹰。

是明台他们!于曼丽在心中喊道。


鷞鸠蓝黑色的机体融入黑夜中,从左右腕分别伸出的两段金属物在月光下则格外耀眼。那金属物体随着鷞鸠两首并合而连接成一柄双刃长剑,这声响也引起了两只怪兽的注意力。它们还未来得及探查声音的来源,鷞鸠手起剑落攻向“首领”缺少防护的脖子,将其斩首。


在一旁的“斗士”巨大的前肢立刻朝鷞鸠挥了过来,趁鷞鸠吸引两只怪兽注意力时重新跪立起来的曼珠此时手中的旋刀已经刺了出去,绞断了斗士试图伸向鷞鸠的利爪,而与此同时,鷞鸠再度发起攻击,还沾着首领血液的长剑用力刺入了斗士头部。


作战指挥部的显示屏上,三只天客的生命迹象至此全部消失。



战斗后的收尾总是麻烦的事情。曼珠右腿完全损坏,需要运输机拉钢索吊云回基地。而所有人最讨厌的清理天客尸体的工作也在午夜探照灯的照射下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好在明台和方孟韦身为驾驶员并不需要为这些事情操心,在基地外头和阿诚擦身而过时,明台还向即将去指挥收尾工作的阿诚做了个鬼脸。


方孟韦躺在明台身旁的草地上,不远处是刚刚获得胜利的鷞鸠,正被运送回基地进行战后整修。

紧张之后的疲惫加上身边明台似有若无的气场都让孟韦感到如坠云雾的放松。

明台似乎还没有累,他双眼有神的注视着天空,忽然开口道,“很久没有像这样看星星了,你不觉得挺浪漫的吗?”
孟韦指了指远处尚且混乱的战场遗迹,“想想那些家伙就是从天上来的,你还觉得星空是浪漫的吗?”


明台撇了撇嘴,他转头看着孟韦微微下垂的眼睫,“就算是这样,有你在,就是浪漫的。”

方孟韦半晌才反应过来,明台这家伙,刚才算是在告白吗?

年轻的驾驶员抬头看着自己的搭档,相识以来产生过许多次的不安和悸动再一次袭击了他。而明台没有等他完全消化内心涌上的情绪,就用一个吻将他的世界彻底翻转。



















评论(12)
热度(49)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