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冰火现代AU】冰与火的恋歌 之 爱在深秋(Robb/Jon)1

*和基友们的脑洞,冰与火的恋歌系列之一
*cp攻受见标题


1. Jon


北境的秋天比南国的冬日更加严酷寒冷。北风夹杂着小雪刮过面颊,时不时透过领子的缝隙钻进脖子里,寒气穿过特制的防御服,激起身上一阵战栗。

Jon在外头待了六个小时了,他脸颊和眉毛上沾满冰碴,后背上的汗水沁在衣服里已是一片冰凉,此时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到营地里,来一碗罐头里倒出来被加热的蔬菜汤,再烤烤火。可是他的任务还没有结束,天黑之前他必须安顿好这些灾民们,以抵挡寒冷和野兽的侵袭,而北方的白昼总是如此短暂。

刚刚扎下了今天的二十六顶帐篷,Jon被一阵孩子的哭声吸引了注意力。那是个短发的女孩子,她使劲用手背抹着眼泪,小手和小脸上都被擦揉擦的通红。她闪烁着倔强光芒的眼睛让Jon想起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Arya,Jon自从来到北境边防之后已经有六年没有见过她了。

“孩子,你的家人呢?…嘿,别哭,我这里有巧克力。”Jon从外套口袋里掏出冻的像铁块一样的巧克力,放在手里捂了一会儿递给小女孩。

女孩从围巾后面瞪着一双眼睛打量着眼前年轻的陌生男人,边境以外孤独又严酷的生活让他们从小就对陌生事物充满警惕。最后似乎是饥饿占了上风,女孩迅速从Jon手中接过巧克力,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张大嘴咯嘣咯嘣的嚼了起来。

“别紧张,没人会和你抢的。”Jon记得Arya吃东西也是这样狼吞虎咽的,没少被女孩们的家庭教师唠叨她不像个淑女的样子,而她总会在那位女士转身的时候做个鬼脸。如今Arya也是个十九岁的大姑娘了,青春期的对她的改变也许会让Jon这个曾经和她最亲密的哥哥瞠目结舌。他是多么遗憾,自己没有能够目睹最可爱的弟弟妹妹们从孩童成长为少年的蜕变。但他却有必须离开那个家的理由。

不知什么时候,女孩已经吃完了巧克力,正好奇的盯着Jon若有所思的脸。“来吧小家伙,我们得找到你的父母,”
“我妈妈的名字是Tacy。”女孩仰着脸说道。
“是吗,你爸爸呢?”
“不知道,我没有爸爸。”
“在这件事上我们挺像的。”Jon露出一个微笑,女孩也回以她一个笑容,Jon的回应让她觉得没有父亲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而事实上几年之前的确有人曾这么告诫过Jon,如果无法逃避私生子的头衔,不如把它当作荣誉一样挂在胸口,如此便没有人会用它来伤害自己。

在北境边防这个被戏称为“绝境长城”的驻守地,所有人都忙着让自己不被冻掉命根子,除了那一两个心地极其狭隘的家伙,几乎没有人在意Jon是私生子这件事情。这或许也是当初Jon选择从军的理由之一。

Jon带着女孩找到了她的母亲,年轻的母亲正在照顾自己生病的小女儿,让大女儿自己在附近玩,女孩不小心走得太远,在几百顶一模一样的帐篷之间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接受了年轻母亲的道谢,Jon几乎立刻就遇上了好友Sam。

“我到处在找你,总司令让你去他的帐篷。”Sam作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却不知道你在这里偷偷谈恋爱。”
Jon几乎跳起来捂住Sam的嘴,“别胡说八道!我们都很清楚,和难民恋爱是违反军规会被开除的!你难道希望我被赶走吗?”
“当然不了!我可不想一个人在这鬼地方,特别是有Alliser那种人在的地方……如果不是有你在,我一定会被他活活整死。”Sam掰开Jon的手指说道。
“我并不怀疑这一点。”Jon皱起了眉毛。

总司令这时候叫他是什么事呢。天边的霞光已经出现,营地里开始升起了星星点点的炊烟,不多久,黑暗就会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们重重包围,一种不祥的预感压在Jon心上。

他们的总司令大人是个五十多岁,满头银色短发,白色胡须也修剪的很齐整的高大男人,平常就不苟言笑,此时Jon觉得他眉间的皱纹更加深邃了。他平和的叫Jon进到他的帐篷中坐下,将一封电报叫到他手里。塞外的网络信号很弱,除了必要的卫星通讯之外,他们每天仍保持着和黑城堡的电报通信。

Jon知道这不是一封军令,总司令大人通常会口头向他们传达命令,而不是把电报直接交到他们手中。那么这一定是封来自临冬城或者南方的家书。上一次收到父亲的来信还是几个月前,信中提到他南下上任的消息,或许是跟这件事有关。

事实上Jon的猜测只对了一半,这确实是封家书,但却不是来自他的父亲,而是临冬城他同父异母的哥哥Robb。信上的内容,若不是Jon已经坐在椅子上,一定会让他跌倒在地。

「父亲不幸遭到谋杀,凶手已缉拿,正接受立案审查。家人盼你速归。」

震惊和悲伤比他所能想象的都要强大,不知道过了多久,Jon才勉强能够说出话来,而他能想到的第一句话便是,“Robb,他需要我,我必须立刻回到他身边。请允许我离开边境守卫,总司令大人,我在这里正式向您提出申请。”

tbc...

评论(3)
热度(71)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