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冰火现代AU】冰与火的恋歌之 来自彗星的你(Khal/Visverys)-1

来了!本系列另一故事线!~

Helen£Holic:

*与基友们的脑洞,冰与火的恋歌系列之二


*cp见标题


*相关系列请关注 @--Ask--  @十一点三十七  @换名字躲广告  @球球考 


*这真的是一篇马王与龙哥的cp文!!!虽然前两章他们都没有见面


*关爱北极圈人人有责




part1.Daenerys


“看看你,多漂亮。”Deanerys纤细而苍白,虽然已经十四岁了,却没有一点胸部,但是她有一双漂亮紫罗兰色的眼睛,像两颗罕见的宝石,还有那一头浅金色的长发,她噙着泪水望着她的哥哥Viserys,无助而动人。


“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Viserys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将她的碎发拨到耳后,那双同样紫罗兰色的眼睛热烈地看着她,扬起愉快地微笑,这激起了Deanerys一身鸡皮疙瘩,她的心脏咚咚地乱跳。


“你只需要过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Deanerys低下头,她的声音小的犹如蚊子飞过,“我不想去。”


“你说什么!”Viesrys突然扬起声调,喷在她脸上的呼吸像是一把滚烫的火。


她知道的,她早就知道,这会激怒Viserys,但是她更害怕去和那些全身刺满纹身的男人说话。


他们的体型是Deanerys的三倍还不止,从来不用眼睛看人,只用拳头或者马刀跟你说话。她听街道的流言,这些人都一个黑道的流氓,他们都是是卡拉萨。他们对待女人和对待一匹母马没什么差别,都只是用来骑的畜生。


可是Viserys却说他们是潘多斯市最值得依靠的人。


“我说,”Deanerys使劲地憋住眼泪,她想后退,想逃离这条漆黑潮湿的弄堂,可是Viserys的双手紧紧地掐住她的手臂,“我不想去和他们说话。”


“你必须去!必须去!”Viserys的指甲掐进Deanerys的皮肤,疼地她叫起来,但是Viserys毫不在意,“你要像个女人一样走到他们面前,给他们看你手里的龙蛋,告诉他们,只要一千万,他们就能带走这条龙,并且获得一次你的服务。”


“现在已经没有人相信龙蛋了。”Deanerys抚摸着捧在怀里的这个冰冷石头,“没有人会为它付钱的。”


“那你就让他们相信,不管用什么方式,让他们相信,这是一颗价值连城的龙蛋。”


“我做不到。”Deanerys声音依旧不大,但是语气出奇地坚定,“你会比我做得更好的!”


Deanerys将龙蛋塞进哥哥的怀里,拔腿就要跑。


“hey,hey,dany”Viserys上前挡住Deanerys的去路,他半蹲下身子,像个父亲一样试图让Deanerys感到平等,“你看,我是一个男人,而且带着武器”


他说这拍一拍挂在皮带上的匕首,Deanerys却知道他根本不会用它,他连一只鸡都杀不了。


“而男人总是对男人充满敌意,这是不必要的,我们只是和他们交易,没有必要拿着命去冒险,你说对么?”


Deanerys静静地听他说话,但是她已经下定决心,绝对不去向一群流氓出售龙蛋,这听起来蠢呆了。


“而你不一样,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可能他们会从你身上获得一点好处,但是他们从来不杀女人,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说过了,我不会去的!”


她瞪着他,一向听话的Deanerys突如其来的倔强,只是让Viserys准备掌掴的手犹豫了一秒。


Deanerys的脸火辣辣地疼。


“你必须要去,我们需要钱,只要一千万。”


“你不想回君临么?那里有美酒,有鲜花,有我们的大厦!”


“不是Baratheon大厦!是Tagaryen大厦!那是我们企业!我们大楼!”


Viserys喋喋不休,这些话他已经说了几年了,这些什么君临,这个大厦那个大厦,Deanerys并没有什么概念。她知道的只有每天晚上回去要打开的那扇破旧的木门,她要睡在吱嘎响的木床上,天气潮湿就会陪她“流泪”的墙。


“难道你不想住回‘红门’么?”


Deanerys紧绷着的心,突然被戳了一下,她小小的颤抖,Viserys都看在眼里。


“如果有钱,我们就能回到‘红门’,你可以住回你原来的房间,还可以养一只小猫,我记得你跟我提过。”


在父母死后,在父亲‘成百上千’的有钱的朋友里,威廉叔叔是唯一一个愿意收养他们的。


那座有红门的别墅里,放着Deanerys对童年唯一的回忆,也说不上有多温馨,佣人们常常不愿给他们洗衣服,从她的房间里顺走过她为数不多的首饰。威廉叔叔死后,他们被赶出了别墅,这对Deanerys一点都不意外,Vsierys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的愤怒都在他一刻不停的咒骂里,他在红门上刻下诅咒,用石子砸碎那些彩色的玻璃窗,践踏花园里那些郁金香,他叫嚣着,要屋里的人将属于他的财产还给他,不然他们将不得安宁,无论生与死。


他那个时候差不多跟现在的Deanerys一样大,十四岁,或者更年幼。


最后终于有人受不了,把三枚龙蛋,Vsierys的一条镶满珠宝的腰带,Deanerys的一对耳环和一对手镯,以及后来Vsierys一直带着匕首,从窗户里扔还给了他们,要他们快些滚。


所以Deanerys说不清自己是不是想回到“红门”,但是那段时光毕竟衣食无忧,Vsierys也说一些要回到君临,要复仇的话,但是他没有像现在这样易怒,焦躁,歇斯底里,他会温柔地整理Deanerys那些卷曲的头发,告诉她长大后她一定是最漂亮的女人。他的眼神还会柔情地像南方大多数的花瓣。


仿佛永无止境的流浪,他的耐心,脾气和对Deanerys一点点的怜爱,都跟着那些首饰和珠宝一起当掉了。


如果他们再回到红门,是不是还有机会赎回一些,Deanerys锁紧了眉头,不敢放大一点点的希望。


“那…我们不回君临了?”


“当然!当然!”Viserys听到Deanerys的话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只要你想的,都不是问题,你说你要回红门,那就回!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是…”


“可是我们现在身无分文,”Viserys抢过话,“我们这样回去,会被赶出来的不是么?所以,我们要带着足够的钱,回到红门的,把那些愚蠢的仆人都赶走。”


“不用赶走他们,我们可以付他们工钱,他们会愿意留下的。”


Viserys微微地皱眉,但是终究用笑容掩盖过去“没问题,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完全自己做主。”


Deanerys陷入沉默,她想起要去面对那群恶棍,就一阵恶寒,双脚开始发软。


“你保证?”


“我保证。”


Deanerys从哥哥手里接过龙蛋,它表面鱼鳞般的纹路,看起来确实像个活物。


Viserys再一次帮她整理了头发,他拍拍她的肩膀。


“挺起你的胸膛,你看起来棒极了。”


Deanerys看着远处站着的三个怪物,咽了咽口水,挪开步子像他们走去,她的手心开始冒汗。


“嗨,先生们,你们好。”




part2.Viserys


“嗨,先生们,你们好。”


Deanerys有些驼背,这让她那点可怜的胸部更加不起眼了,“我有一颗龙蛋,你们需要么?”


天啊,她的声音太小了,Viserys懊恼地想,需要么?这是什么话,谁教她的!听起来像个要饭的婊子。


Viserys在巷子里踱步,克制着自己冲上前去把Deanerys拽回来想法,今晚她绝对别想吃饭,Viserys想,我得狠狠地教训她,她今天还跟我顶嘴!


“龙蛋?哈?”其中的一个男人看过来,露出一双凶狠的绿色眼睛,眉骨上有一条一英寸长的刀疤,直直削进发际线,他的手臂比得上Deanerys的大腿,上面文着一条青色的龙,他蠕动的嘴唇被厚厚的胡须盖住,“你下的?”


另外两个人看起来稍微‘温和’,只是看向Deanerys发出下流的调笑。


“不是的,先生。这是瓦雷利亚的遗产,是真龙的……”Deanerys的声音骤然停下,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仿佛要窒息一般深深地吸气,刀疤男身上弥漫开来,混着咸湿汗味的血腥气,几乎让她窒息。


“不如你把它孵出来,向我们证明,你没有耍我们?”男人试图去触碰Deanerys的身体。


“不准碰我!我是Deanerys.Tagaryen,我的父亲是Aerys.Tagaryen,君临市长,Tagaryen集团董事,同时他也是勇敢的冒险家,他从瓦雷利亚半岛带回了世界上最后三颗龙蛋,这就是其中一颗。”或许是极度地恐惧,让她竖起了所有的刺,她的声音听起来凶狠又有力。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Vsierys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翻滚,他瘦削的脸配上紫罗兰的眼睛,比他的行为更让人感觉到,一种阴郁病态的狂热。


“那么……亲爱的‘爸爸最了不起’小姐,我又为什么要一颗龙蛋呢?”刀疤男收回手,交叉环在胸前。


“你得到的不是一个龙蛋,而是一条龙,真正的龙。”Deanerys终于抬起头,“不是你手臂上那条,被你的肥胖扯到变形的毛毛虫。”


  “嘿!”男人突然竖起眉毛,他向前迈一步,感觉一座山移动起来,遮去弄堂所剩无几的光,他一把夺走Deanerys手里的龙蛋,“说话注意一点,别在我面前耍小聪明,就算你是个女人也不行!”


  如果不是龙蛋比世上任何石头都坚硬,它瞬间就会在男人的手里被捏成灰,Viserys的心都提到了喉咙口。


  该死的!她让他拿走了那颗蛋!就这么简单地从手上拿走了!这个该死的愚蠢的臭婊子!


  Viserys手紧紧地握住了刀柄,已经想好了要怎么用匕首插进他的喉咙,砍掉他拿着龙蛋的手,他唯一没有决定的就是怎么向前跨出第一步。


  “放开我!放开我!”


  刀疤男单手就拽着Deanerys的胳膊把她提起来,她撕开自己的喉咙一样尖叫。


 “嘿嘿,你们猜她下面的毛是不是也是金色的?我们打个赌怎么样?20块。”刀疤男说着就掀开Deanerys的裙子。


  “你们这群蠢猪,放开她!”


  Viserys的手紧握着匕首,但是他太瘦了,仿佛就要被风吹到。


  “哼,这个穿的像个男人一样的女人又特么是谁?”刀疤男不削地说,“你的姐姐?”


  “你们根本不配碰她!把龙蛋还给我!不然有你们好看!”Visery直直地扑向刀疤男。


  男人把Deanerys甩到地上,另一只手里龙蛋扔给左边的同伙。


  “想要回龙蛋?有本事就自己来拿啊!”


  拙劣的攻击被躲轻易地躲开,失去重心的Viserys打了一个趔趄。他马上回过神,转身去抢身边男人手里的龙蛋。


  Deanerys的腿摔伤了,一条长长的伤口翻出血肉,龙蛋略过她的头顶,从一边飞向另一边,然后又转向另一边,她的哥哥像一条狗一样被逗弄的晕头转向,他被身后的人踹在背上,趴到在地上,三个男人大声地笑起来。


  Viserys并没有起身,而是直接将匕首贯穿身边最近的男人的脚背。


  “啊——!”


  男人嚎叫着摔坐到地上,另外两个人围过来踢踹着Viserys的腹部,直到他的匕首拔出来,血溅到他的衣服上,脸上,头发上。Deanerys在一边瑟瑟发抖,哭不出声音,只能听着Vsierys抱着龙蛋,发出刺耳的笑声。


  “废物!白痴!”


  “我早就说过了,你们根本不配”


  刀疤男扯着Deanerys的头发,拖着她往巷子口走,Deanerys试图站起来,却无法跟上节奏,受伤的腿在地上磨得更加厉害,但是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甚至忘记了尖叫和哭泣,只是盲目地挣扎。


  “那么,你要龙蛋?还是要她?”




TBC

评论(1)
热度(58)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