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冰火现代AU】冰与火的恋歌 之 爱在深秋 (Robb/Jon)2

*本系列另一故事线也闪亮登场啦~请移步 @Helen£Holic 主页~



2. 

Bran

Bran的梦境是滚烫和真实的,他周身如同烈火灼烧般疼痛,脚步虚浮的走向一棵高大的鱼梁木。那棵树总是他梦境的开始,绯红的叶子仿佛浸了鲜血一般刺眼,树干上雕刻的苍老面孔和空洞双眼曾无数次的令他心惊。他不愿在此多做停留,不愿再看到树边那汪漆黑的潭水中映出自己苍白消瘦的面孔,像无数次的梦境一般,他让自己的身体腾空飞起,越过北方的杉树林,白雪中矗立的城市如同炭笔勾描的画卷非黑即白的向前展开来,直到城市的边缘,那些铁路和公路汇集成一条灰色的线,笔直的朝南延伸。

南方的富饶和多彩并没有使Bran的心情明朗起来,他知道自己将要目睹什么,一件既可怕又悲伤的事情,父亲的死带给他如此强烈的恐惧和痛苦,他甚至无法在梦境当中控制自己。他看到血从父亲的胸口涌出,他仿佛能感受到生命从父亲那瞪大到近乎眦裂的双眼里慢慢流走。Bran在一旁看着,却无法为父亲做任何事,愤怒,恐惧,哀痛充满了他的胸口,眼泪早已布满面颊……

Bran在自己的床上醒来,两天的高热使他眼前一片恍惚,母亲在一旁恐怕已经守了很久,此时正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休憩。他用力将身体从床上支撑起来,移动到一旁的轮椅上,尽量不发出声音来吵醒母亲。

比起母亲的温暖怀抱,此刻Bran更需要兄长Robb的意见。

Robb的卧室位于Bran所在的两层以上,中间隔着Sansa和Arya共同居住的第十三层。整栋Stark大楼有十五楼,十层以下为企业办公所用,第十层是厨房以及大楼控制维护工作层,十一层往上则是Stark家庭成员以及固定家政服务人员日常起居的空间。

驾驶着这架Jon临走前送给他做礼物的轮椅,Bran迅速来到了Robb的门前。他的大哥最近经常不在家,如果不是在楼下工作就是在城里为其他事情奔忙。父亲去世后留下了许多等待处理和交接的手续,包括几天前的葬礼也是Robb安排主持的。但是Bran能感受到,这时Robb就在他自己的房间里,他清楚的感到Robb那近乎冷酷的哀伤。

“Bran,你应该在房间里休息,母亲会为你担心的。”尽管Robb这样说着,仍然开门让Bran进到房间里,并转身取为他倒了杯水。

“我又看见父亲了,我看到他临死时候的样子……我想我差一点就看到凶手了,可是无法控制自己把视线从父亲身上移开……”Bran接过Robb递过来的水的手依旧颤抖,他只顾着说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发现Robb紧皱的眉头。

“那只是个梦,Bran,你就是这样才会被恶梦缠住发了两天高烧。”Robb伸手去探了探Bran额头上的温度,被他扭头躲开。

“我已经没事了,不要还把我当作那个只能躺在病床上的小孩。”Bran的身体比普通孩子弱,一部分是因为他生来便无法行走。Stark家为他请过许多医生和理疗师,似乎没有人能够解释他生理上的缺陷。家里的孩子个个健康强壮,连小他四岁的Rickon也是学校的运动健将,只有Bran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和病魔斗争上。“我也是个Stark,我已经十七岁了,能够帮忙家里的事情。我得告诉你,Robb,我看到的那些绝不仅仅是梦。”

“凶手已经缉拿归案了,Bran,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凶手绳之以法。我更担心正义的天平会因为金钱和权利而倾斜,并不是你的那些噩梦。”Robb抚摸着Bran头发的手指是温柔的,但他的语气却很强硬。Robb这样让他想起父亲,父亲曾经也是如此严厉的对待他们每个孩子,即使他们每个人都是长在父亲心头的肉。

Robb房间有巨大的落地窗,从这里能够俯瞰临冬城一半的风景。Bran不禁去想,自己的大哥平常都是以怎样的心情去看这个城市的呢?他如同母亲般白皙的皮肤因为最近的忙碌而变的有些灰暗,他蓝色的眼眸中散发出冰封般寒冷的光芒,那张脸越来越似父亲一般不苟言笑。Bran记得自己的哥哥过去并非如此,至少在Jon离开之前Robb仍是个爱笑爱闹的人,倒是Jon身上总是缠绕着一股阴郁的气息。

Jon离开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Jon会回来吗?”Bran仰起头问道。从进入Robb房间之后,Bran第一次看到了他脸上表情的动摇。

“那将会是他自己的选择。”Robb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凛冬将至,它给每个人心中都蒙上一层恐惧的阴影。


评论(2)
热度(42)
  1. Helen£Holic--Ask-- 转载了此文字
    萝卜囧二更!!开心~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