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冰火现代AU】冰与火的恋歌 之 爱在深秋 (Robb/Jon)3

*气氛搞起来!!(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文手




3. Robb

Stark家的长子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倘若可以选择的话,Robb倒宁可像Rickon那样做个无忧无虑尽情享受人生的幺子,或者像Jon那样从一开始就不被寄予任何期望。

可是现在并没有让他自怨自艾的空闲,事实上,Robb似乎几天都没睡过好觉了。也许因为这个原因,他的脾气比平常暴躁,连他最爱护的弟弟Bran也没能让他平静下来,这让他在心里为之前训斥Bran的事情感到自责。

一直对Stark家族忠心耿耿的Luwin老师劝说过他,人不可能在自身精力消耗殆尽的情况下给别人带来生存下去的勇气,他需要好好休息。可是每当Robb闭上眼睛就仿佛能看到父亲严厉的双眼盯着他,就如同临行前嘱咐他的那样。你现在是Stark家里唯一的男子汉,父亲这样说道,希望你能为你的母亲和弟妹们支起一片天空。

父亲出事的时候Sansa和Arya正在君临城的大学里,母亲几乎是在得知父亲死讯之后立刻请人去将她们接了回来,Sansa成天对着父亲送给她的礼物哭哭啼啼,而Arya则嚷着要回去给父亲报仇。Bran在震惊和悲伤之下发起了高烧,母亲在失去亲人的恐惧下不顾一切的守在他床前看护着。Robb已经好些天没见过Rickon了,Luwin老师告诉他Stark家的小儿子这些天一直安分的待在自己房间里,也许是时候让他回去上学了。


还有一个人,Robb把对他的想念一直埋在心底,如今沉重的责任压在他的肩头,令他在空旷的大楼里感到害怕和无助的时候,他总会想起那个人。想到他如同潭水般漆黑的眼眸和蜷曲的黑发,他穿过人群呼唤自己的声音,想到那些只有他们才懂得的玩笑,Robb在他耳边说了不合时宜的话之后他羞涩的微笑,以及同他相拥纠缠时肌肤的炙热触感。

Jon,这个名字在唇间的吐息已经变得陌生。十八岁那年的决定将他送进了大学,而Jon则踏上了通往北境荒凉地的从军之路。

一通来自Rodrik先生的电话提醒了Robb,他作为Stark集团新任CEO和临冬城代理市长的职责正等待着他。他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起身整理了一下那套灰蓝色的西装,那是母亲在他二十岁生日时给他的礼物,正好称他那双继承了Tully家族的蓝眼睛,而大衣边缘上的灰绒白毛则是Stark家族的色彩。


在Stark家的公司开了两个小会之后,Robb出门去赴与Benjen叔叔的会面。从边境服役回来之后Benjen Stark没有留在自己家族的企业中,而是成为了一名独立的律师,这次Ned Stark的谋杀案诉讼方的律师由他来担任是再合适不过的。

Stark大楼的阶梯上,Robb远远的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停在门口,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站在车前替他拉开门。

“Stark先生。”男人笑着喊他。
Robb上车的动作顿了一顿,他们家的司机Hodor是从前在这里做厨师的女人的儿子,壮实有力脑子却不大灵光,父亲给了他这份工作,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Hodor是看着Stark家的孩子们长大的,过去也只会喊Robb的名字,最近一定是有人告诉他父亲已经不在了,从此以后要喊Robb“先生”。
“Hodor,我希望你仍然像过去一样喊我Robb,好吗?”Robb的话让对方歪着头露出一脸困惑的表情。最后他在车里坐下,闭上眼,疲惫的轻声叹息。

和Benjen叔叔的会面没有约在他的律师事务所,而是在Benjen自己喜欢去的咖啡厅。这里白天也会拉起厚重的天鹅绒窗帘,提供雪茄和威士忌。

“Robb,你的脸色可不太好。”Benjen起身给了他一个拥抱。“你没有必要这样虐待自己。”
“我知道,谢谢你Benjen叔叔。”他知道Benjen叔叔的意思,无论自己的痛苦多么强烈也无法换来父亲的起死回生。
“你身边还有你母亲和我,还有Luwin老师和Rodrik先生,我们都会尽力。”Benjen看到Robb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便知道他在想着什么自己帮不上忙的事情。举起手里的威士忌,Benjen朝服务生示意,但Robb摆了摆手,指了指面前的一杯清水。“君临城那边的情况看上去倒挺顺利。Tyrion Lannister被捕后Lannister家风平浪静,如果进去的那个是Jamie,恐怕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我对Lannister家的兄弟情可不感兴趣,我们只需要抓住目前警方所掌握的证据就能让那个'小恶魔'得到应有的惩罚。”Robb对Benjen的能力很有信心,并且眼下所有证据都将矛头对准了Tyrion。
“是的,你说的没错。”Benjen饮了一口杯中蜜色的液体,浓密的眉毛皱在一起,“可是这一切未免太过简单,让人不安。Tyrion在他自己的住处醒来时,手边还放着带血的凶器,而Ned的尸体就在同一层楼的办公室里。”
“你的意思是?”Robb向前略微倾身。
“Ned在君临城有很多敌人。”
“没错,Lannister家就位列其首。”
“作为敌对政党的领导人,是的,但Tyrion本人似乎并没有足够谋杀你父亲的动机。而我们都知道,以他的身材即使Ned当时是在被药物迷倒的状况下,要杀他也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Benjen的话让Robb一直被愤怒蒙蔽的心忽然之间明朗了许多。他注视着头顶光线透过水杯折射在咖啡桌上的光芒,脑中有了新的想法。

“如果凶手另有其人,一定是与'小恶魔'有过节,并且有能力将证据嫁祸于他的家伙。”
“这也是我的想法。”Benjen朝Robb点了点头。
“Benjen叔叔,我希望你全力以赴在下个月的庭审上,至于这件事,就交给我来追查。”
“……孩子,并非我不相信你的能力,可是你现在身上的责任已经超过了一个人能够负担的程度,我担心……”
“相信我,会有办法的。”
Robb那双眼睛的美丽并没有减弱他眼神的凌厉,他微屈的身体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狼,身后的阴影中闪现出獠牙。

临冬城的夜晚不如南方的纸醉金迷,除了几条街上的酒吧和俱乐部还闪着霓虹之外,大多数人都为了躲避室外的寒冷而在天黑之后尽早回到家中。

Robb在告别了Benjen之后又同家族的财产经理人见了面,回到家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胃部隐隐的刺痛提醒着他又忘记了一次晚饭。或许在厨房里还有些冷火腿能用来填肚子。但比起饥饿,Robb身体的劳累更加需要一次漫长的休眠,他只想一头倒在自己的床上。


屋里亮着微弱的灯光,Robb正在疑惑自己或者打扫的女佣是否在匆忙间忘记了关灯,就听到一个声音穿过空旷的房间,也穿越六年的时光传到了他耳中。

“我回来了。”

Jon还穿着他黑色的军服,行程太匆忙,他甚至没顾得上换套衣服。

“现在时间有些晚,我想Bran他们可能都睡了,所以就来等你……你怎么样?”Jon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局促的低下头,手心里仍然紧握着行李袋的提手。

“你怎么会在这里,Snow?”

Robb的反应出乎Jon的意料,他有些不安的朝前走了一步,又因为突如其来的怒气停住,“不是你让我回来的吗?两天前接到黑城堡发来的电报我一刻也没有休息就从塞外赶回来,你知道总司令他对我的决定是多么不满意吗,我……”


他还没有说完,Robb就用一个吻强行封住了他的双唇。这个吻是如此激烈,以至于Jon的身体被硬压到了墙上,差点撞上后脑。Robb扯着他的军服外套,领口的扣子摇摇欲坠,另一只手从耳后插进他的头发里,将卷曲对发丝缠绕在指尖。

Jon的嘴唇是冰冷的,带着塞外连年飞雪的味道,就连他的皮肤也像光滑的冰面一般。

直到他们不得不分开喘口气,Jon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你的吻还是这样粗暴,Stark。”


tbc...

评论(2)
热度(63)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