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冰火AU】冰与火的恋歌 之 爱在深秋 (Robb/Jon)4

*少年之爱 最是刻骨


4. Jon


他们并非一母所诞,却比真正的亲兄弟更加亲密,就连Stark夫人的嫌恶也无法让Robb离开她丈夫的私生子半步。


两人十岁的时候,有一次Jon去找Robb,却在门口不小心听到他同Stark夫人的对话。

“这不公平,母亲,为什么Jon要住在十一楼?那里除了厨房就是储物间,而我却独自占据这一整楼!Jon可以搬上来和我住,或者去十二层,那里的房间也都还空着……”
“住口!”一向和蔼的母亲此时却露出骇人的表情,“十二层会留给Bran,而你,我绝不允许你和他分享这里,你听明白了吗?只要我还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就绝不允许!”


Jon不知道Robb是如何回应他的母亲的,在Stark夫人吼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Jon就转身跑开了,他有一瞬间离家出走的念头,可最后还是消沉的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在存放干粮和水的储物间旁边一扇黑色的门背后。


这是Jon第一次如此痛苦的感到自己和Robb的不同。他们年龄相同,身高也相仿,Robb比他稍微壮一些,在父亲送他们去训练的道场上也是Robb更有优势。可是他跑的比Robb快,也跳的更高,他们的师傅说他更加适合田径或者游泳的训练,这让Jon颇为自豪。


可是现在一切仿佛都失去了意义,对于Jon来说,他的努力不过是场无疾而终的尝试,什么也无法改变他私生子的身份。


Jon就这样坐在自己的床上,从天亮到天黑,过了晚饭时间,他仍然没有勇气踏出房门,面对他一直以来视之为家人的人们。直到Robb过来敲响了他的房门。


“Jon,你在吗?我知道你在,你的脚踏车还在门口挂着呢。你没来吃晚饭Arya都快把你的那份吃光了,天知道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胃口。”

想到他最喜欢的妹妹,Jon不禁微笑起来。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Jon,如果你愿意谈谈的话,我的房门随时向你敞开。晚餐我帮你放在门口了。”


他听到Robb的脚步声远了才打开门,地上放着的托盘上有一碗冒着热气的炖牛肉,那是Robb特意给他留的,那肉汁的味道直到现在他都还记得。


忽然之间Jon想清楚了,如果能和Robb在一起的话,待在Stark家也并不是一件那么令人难以忍受的事。Robb会在Stark夫人用厌恶的目光盯着他时,不动声色的走过来站在他们中间,然后冲他露出那种专属于Stark家长子的玩世不恭的微笑。他喜欢Robb,却隐隐觉得这种感情和对兄弟的爱不同。

如果一个十岁的男孩无法对自己萌动的情感做出定义,那么青春期的爆发则令这种情感彻底暴露在荷尔蒙中。

Robb在剑术课上又一次击败了他,Jon跌坐在地上,手臂和腹部都还留有轻微的钝痛。那一招并非特别难解,但Robb每次出招时都要先将两人身体间距离缩短到对方的剑无法发挥作用的地步,接着忽然转身出招,这招每次都能让Jon分神。


“疼吗?我可没真用力气。”Robb由上方俯视着他,朝他伸出一只手。突然,Robb嘴角上扬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就着Jon拉他的手站起来的惯性将对方一把拉到自己怀里,顺手往他腰上摸了一把。

如同Robb所料的,Jon像一只被戳到肚皮的猫一样跳到旁边。

“你的玩笑可真像个没长大的小男孩,Robb。”

那时候他们俩都是十四岁了,神奇的四年时光将少年的身体催熟成几乎和成人一样的形态。三岁的Rickon偶尔还会错把Robb认作是他们的父亲,当然,这件事也没少被Jon拿来开他的玩笑。

“注意你对兄长说话的态度,Snow。”Robb恐怕是唯一一个能这么喊他却不会引起Jon不快的人。
“我可没有像你这么幼稚的哥哥,Stark。”


Robb扑上来按住他,两个人又在地上嬉笑着扭打成一团。没有人注意到Jon的脸红了起来,不是运动后健康的红晕,而是因为一种他自己都羞于面对的冲动。


Jon对Robb的渴望如同春天里树林,一日之间便生机勃发,然后不可收拾。对别的男孩Jon可不会这么想,无论是同他们从小就经常一起玩的Theon,还是学校里比Robb更加健壮帅气的其他男孩。只有Robb。Jon因此舒了一口气,却又更加担心起来。

倘若Robb不接受他的感情,而因此疏远他,Jon觉得自己也许真的会失去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就这样,Jon小心的维持着自己对Robb感情上的平衡,既不能太过直白让Robb察觉到他的真心,又不能刻意压抑反而显得不自然。在Robb身边的每一日都是幸福又折磨的。


平衡总有被打破的时候,这个时刻对于他们来说是命运的安排,也是一场恶作剧。恶作剧的罪魁祸首是那个从小就爱给他们惹事的Theon。


临冬城的北面有一片哨兵树和鱼梁木的森林,这里几千年来都是Stark家族的领地。森林里许多树比临冬城本身还要古老,这里除了一些兔子和松鼠并没有什么令人担心的生物。曾经在此生存过的冰原狼的灭绝也是几千年前的事了。Robb他们从小就去树林里露营,这树林就像是孩子们的游乐场,大人们也不会过于担心。


那一天,似乎是Robb说了什么挤兑Theon的话,那小子竟然趁他们不注意,拿着他们的帐篷和装备跑了。


天色已黑,即使是没有什么威胁的森林,到晚上也是寒冷的让人难以忍受。没有帐篷和装备,Robb和Jon可无法安然度过一个晚上而不在第二天被守林人发现他们冻僵在树林里的尸体。

“我们得去找Theon。”
“别傻了,那家伙也许早就带着东西跑回家了。我们还是自己回去吧。”Robb从石头上站起来,随手扔掉抓在手里的树枝,看到Jon一脸紧张的表情,不禁笑道,“你就这么担心Theon?放心,那家伙在这森林里打过的兔子比他能数的数都多。”
“我才不是担心他。”

Jon可不能告诉她同父异母的哥哥,自己对和他两个人在荒郊野外单独相处这件事感到心跳加速。Jon偷偷的抬眼去看Robb,只见他毫不在意的走在一旁,就像走在阳光灿烂的平坦大道上一般。但这里非但不平坦,而且满地都是石块枯木,Robb即使视力再好,也难以轻松避过。

就在Jon这么想着的时候,听到Robb的一声咒骂。Jon叹了口气,快走两步过去,见到Robb跌坐在地上。

“崴到脚了吗?让我看看。”Jon说着蹲下身去查看Robb脚腕上的伤,一边用手指轻轻的触碰着,一边问他哪里疼。
Robb正为自己跌倒感到生气,现在看到Jon的样子却忘记了脚疼,“以后要是有姑娘能像你这样对我好,我就娶了她。”
他们很少谈姑娘的事情,这个话题总让Jon露出一副委屈又伤感的表情,Robb也不再主动提起了。可是现在,在这静谧的森林里,Robb忽然来这么一句,让Jon心里猝不及防的一痛。

“如果你娶了那姑娘,我就离开Stark家。”Jon几乎是立刻这样回答,就像早就想好的一般。他恨不得立刻从Robb身旁逃开,但却倔强的想要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真实的痛苦,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你说什么鬼话,谁让你离开Stark家的?”Robb突然有些火大,Jon这个家伙有时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真让人生气,就好像他们不是一直以来最亲密的两个人一样。

Jon感到眼底发热,他不想让Robb看到自己流泪。低头避开对方热切的眼神,他的目光在Robb抓着他手腕的手和沉积了亿万年腐殖质的地面上游走。

两人沉默了一阵,Robb叹了口气。
“我答应你,Jon,我不会做让你不高兴的事情。但你必须告诉我,你究竟要想什么。”


想要什么?Jon愣了一会儿。
私生子的身份从来不允许他直白的说出心中的愿望,从喜欢的玩具和不想吃的蔬菜,到想要参加的夏令营,这些Stark家任何一个孩子都会毫不犹豫说出的请求,在Jon身上就会被视作任性。

事到如今,他还能将埋藏在心底秘密的渴望说出口吗?

这时候,Stark夫人的话忽然回响在他脑中,那种熟悉的耻辱感再度升腾起来。并非是他自己希望作为私生子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在他的父母做出决定的时候有人问过他的感受吗?


也许就这一次,赌上他的尊严和未来也要告诉Robb真相。Jon深深呼吸了两次,那个字到了嘴边依旧带着颤音。

“你……”Jon抬起头,黑暗中Robb望着他的眼睛折射出淡蓝的微光。他又鼓起勇气,说了一次,“我想要的,我一直想要的,是你,Robb,是你。”

他等待着Robb愤怒的将他推开,或者给他脸上招呼一拳头。但是这些并没有发生,像是过了一个漫长的永夏一般,Jon几乎无法再忍受这样的煎熬。

“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Robb的声音听上去异常平静,这令Jon更加不安。
“我……我不知道……也许你应该当做什么都没听到过……我……”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Robb压住了后脑,过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Robb竟然是在吻他。黑暗中Robb的牙齿碰到了他的嘴唇,他撞到了Robb的额头,少年吻的青涩却动情。惊讶化作惊喜,在Jon的胸口几乎要爆炸。他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佳方式努力的迎合着Robb,在对方进攻时主动的迎击,在对方松懈时又缠斗上去,就像他们习惯的剑术练习一般。两个人很快契合在了一起,就像久别重逢的情人,而Robb的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向下移去,从后背到后腰,直到他臀上。

Jon被放倒在又冷又硬的地上,寒气透过衣服钻进他的后背,而身前却被Robb火热的体温暖着。意识到Robb的手正揉捏着他的私处,Jon忽然变得紧张起来,扶在对方肩膀上的手也僵硬了。

“放心。”Robb低声笑道,“我说过,不会做让你不高兴的事。”
于是又低下头去吻他。

并不是不高兴,Jon心里想,无论Robb对他做什么他也都会欣然接受。可是这黑漆漆的森林并不是他理想中用来失去童贞的地方。


Robb似乎也有一样的想法,所以只是稍微舒解了两人的欲望就帮Jon整理好衣服,从他身上起来。

Jon扶着Robb一瘸一拐到走出森林时已过了午夜。Theon那家伙果然早就溜回家了。

从那以后,Robb和Jon的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那样,无论是饭桌上的对视,还是放学后的自由时光。他们在一起的玩乐少了几分天真,多了许多蜜里调油的缠绵。

连小Arya也看出Jon最近不太对劲,抓着他的手执拗的问他是不是有好事情发生了。的确是有好事,Jon心想,可惜不能告诉她。如果可以,他真的想与自己亲爱的妹妹分享这份喜悦。他刮了刮Arya的鼻子,扔给她一只怪兽玩具。


这一切恍若隔世,现在Jon在Robb的房间,就像回到自己梦中的世界一般。他在塞上的每一个夜晚都梦想回到这里,回到Robb在的地方,而不是独自所在睡袋里,窗外刮着阴冷的风雪。

“Jon,你在想什么?”Robb搂着他,手指顺着他的黑发往后梳。
“我们十四岁那年,森林里的事。”
“哦?”Robb当然知道这是指的什么,他轻佻的朝Jon拱了拱身体,“看来塞外的寒冰还没有冻掉你的小家伙嘛。”
“去你的。”Jon朝他翻了个白眼。
“说真的,刚才那个吻可让我安心了。你的吻技一点也没有提高,恐怕这六年都没有人让你练习吧?”
“你的吻技也没有进步啊,哥哥。”
“你会为你的话付出代价的!”


Robb拉着他两人滚到床上角力了一阵,才渐渐平息下来。Robb感到一阵轻松,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压力几乎都烟消云散了。他转头看着Jon的侧脸,仿佛想补回这六年缺失的每一分一秒,可是他太累了,Jon也是连着两天没有休息,就只好让Jon先回自己的房间去。

“Jon”Robb在他身后叫住他,“你知道我现在是Stark家的家主了,很多事情都能够做决定。”
Jon犹豫了一会儿,叹口气,“我们过两天再谈这件事好吗。”

Robb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评论(14)
热度(97)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