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魔兽同人】大法师与爱情药(主 麦迪文/莱恩)

*  @Helen£Holic 生日快乐!!永远的十八岁~~亲亲~~


---------------------------


一个风和日丽的初夏午后,守护者的高塔上迎来了一名访客。

这位客人并非徒步或者骑马而来,在这样的季节穿越丘陵或沼泽到卡拉赞可不是一趟令人愉悦的旅行。

高塔中间的大露台上停着一头巨兽,有着狮子的身体,雄鹰的头和翅膀,那位访客就是乘着这传说中的华丽生物来到这里的。

老管家摩洛斯在他安抚了狮鹫之后才慌忙的迎上来,毕竟卡拉赞不常有访客,没有人会期望暴风城的指挥官会在这么个安详和平的日子来拜访艾泽拉斯的守护者。

“守护者在哪?”安度因·洛萨满面红光,他没有穿戴盔甲,也没有带着他的长剑,一身平民的布衣和凌乱的头发令他看上去更像是个出入于小酒馆的醉汉,而不是大陆上最优秀的剑士。

老管家正要回答,高塔主人的声音就从身后的房间传过来,“洛萨,你不在暴风城保护国王陛下,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洛萨听出了老友的声音,正要上前给他个拥抱,却在麦迪文疑惑的目光下放下了高举着的双臂。守护者打量了他一眼,确认他没有戴着国王的戒指后,漫不经心的踱步开来。

“我来看看你,麦迪文,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不是吗?我和莱恩都很想念你。”洛萨一路过来口渴的厉害,正试图在雕刻华丽却积满灰尘的架子上给自己找点葡萄酒喝,手边不小心碰到一只高脚杯,被他眼疾手快的接住放回原位。

麦迪文假装没有看见老友的举动,他回头望着一身不自在的洛萨,眼里流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看来,是你有求于我。”

“别这么说,麦德。”洛萨说着,不紧不慢的走到麦迪文身边。后者正对他愈加亲切的称呼挑起眉头的时候,指挥官大人的手就已经搭上他的肩膀了。“只是个小忙,朋友之间的……帮助。嗯?”

守护者毫不费力的就从洛萨的手臂下滑出来,走到桌面给自己倒了一小杯葡萄酒,却没有邀请洛萨共饮的意图,“当然,如果说指挥官大人还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作为朋友我当然乐意帮忙。”

尽管如此,你的语气却没有半分乐意的感觉啊。洛萨心里嘀咕着。

洛萨清了一下喉咙,在麦迪文好整以暇的注视下开口了,“我喜欢上了一个人,说实话,很久了。我觉得那个人也喜欢我,是的,我想我很确定。可是……怎么说呢,出于一些我很难解释的原因,我不想贸然表白,如果不成功的话,可能会引出些麻烦,很大的麻烦……”

麦迪文挑起一边的眉毛,“如果你是在向我征求恋爱意见的话,抱歉,那我可无法帮你。法师是没有情爱生活的。”

“不不不,你误会了。”洛萨大步上前,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他凑近麦迪文,使得守护者不得不往后移了移,以避免被洛萨的大胡子扎到脸。“我不是跟你征求建议,我是想问问,有没有办法让那个人主动向我表白?”

“我很惊讶暴风城里还有你搞不定的姑娘,洛萨。”麦迪文说这话时嘴边不自觉的扬起微笑,洛萨的风流行径在大家眼里莫过是些无伤大雅的轶事,更何况,大多数情况下是姑娘们的玉手主动攀上洛萨那惯于挥剑的强壮手臂。

“这不一样,麦迪文。”洛萨的脸色严肃起来,甚至有些忧郁的神情,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我真的很需要帮助,就算是,求你了。”

事态发展到这里,麦迪文似乎也很难拒绝了。本来想随便敷衍一下,就把老朋友赶回暴风城去的,但洛萨的样子似乎不得到心满意足的答案是不会走了。麦迪文点了点头,转身进了自己的书房。在从地板一直延伸到天顶的摆满五颜六色瓶瓶罐罐的架子中间,麦迪文找到了自己所想的魔药。他伸手朝向那只红色的小瓶子,在一团蓝色光晕的包围下,魔药缓缓的飞到他手中。

走出书房,洛萨焦急的站在门外等着这位大法师,当他看到麦迪文手里拿着的小瓶子时,脸上展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就是它吗?”指挥官急切的想要打开瓶盖一探究竟,被麦迪文眼疾手快的阻止了。“小心,老朋友,它很厉害。我可不希望你用错在什么人身上,那不仅会败坏你的名声,也会有损我的声誉。”

“这有这种力量的话那可就太好了。”洛萨笑呵呵的从麦迪文手中接过魔药,他英俊的面孔此时因为想到什么乐事而露出,平常人们会称作是傻不拉叽的表情。“如果成功的话,我一定会赞颂你守护者的功德!”

“我可以不需要你因为这件事而称颂我。”麦迪文耸了耸肩膀。

洛萨满意的乘着狮鹫回暴风城去了,露台上,麦迪文看着巨兽在夕阳中远去的身影,心中仍存有一丝莫可名状的不安。

奇怪,太奇怪了。麦迪文在池边踱步,幽蓝的魔法之泉随着他的思绪荡起一圈圈涟漪。

从来没听说过洛萨痴心哪个姑娘却不敢去追求的,而且按他的说法,这种感情早就发生了的话,麦迪文没有理由对那个对象在洛萨身边的出现毫不知情。是的,尽管暴风城中的人没有察觉,他们的守护者经常以渡鸦的形态盘旋在他们头顶,了解世间的疾苦。而麦迪文观察的最多的就是他的挚友,莱恩国王和洛萨指挥官的动向。

思来想去,麦迪文决定跟着洛萨去看个究竟。于是一阵清风中,丰盈的黑色的羽翼覆盖了他的身体,一只健壮的渡鸦朝着不久之前狮鹫离开的方向飞了出去。

得到魔药的洛萨迫不及待的想要实施他的计划,在国王的宫殿门外,他犒劳了自己的坐骑,然后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那只散发着惑人光晕的小瓶子。“爱情药”,守护者是这么告诉他的,能使饮下它的人对眼前所看见的第一个人表达爱慕之情。药效持续的时间不会太久,最多几天,喝了魔药的人清醒之后如果原本并没有对施药者产生爱情的话,就会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当作是场梦一般忘掉。

洛萨有一瞬间的不确定,他看了看手里的瓶子,想着自己倾慕的人的脸。如果那个人并不爱他,这一切也只会是场玩笑而已,一场令人伤心的玩笑。可是他怎么会不爱他呢?他的莱恩一定是爱他的。

莱恩刚从城外回来,他和护卫队的人刚刚缴灭了一伙作乱的巨魔,大胜后在狮王之傲好好庆祝了一番,此时心情正好,看到洛萨进来,立刻迎了上去。

“安度因!你去哪儿了?一整天都没有见到你的人影……你不知道我们的人今天有多英勇,我想一定是之前的训练派上用场了,你说对吗?”莱恩身上有些微醺的酒气,他眼中星光闪闪,嘴唇湿润,前襟打开到正好露出锁骨的程度,洛萨不由得往他胸口多瞟了几眼。

“你说的没错,我的陛下。有如此优秀的战士们的存在是王国之幸。”他在想什么,真是蠢极了,由于太过紧张,洛萨竟然开始跟自己心上之人打起了官腔。然而莱恩并没有发现洛萨的紧张,他还以为指挥官是在拿自己开玩笑。“安度因,你该不会觉得我们没叫上你所以生气了吧,脸拉的这么长。来,我们一起喝杯酒,你也会高兴起来的。”

然而洛萨需要的不是酒,而是几滴魔法药,带着他的希望进到莱恩的嘴里。

“你喝的够多了,莱恩。”洛萨转身从圆桌上的水壶里给莱恩倒了杯水,稍微迟疑了一下,迅速取出魔药滴到水里。一阵蓝色的光焰闪过,杯中的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他来到莱恩身边,他的国王丝毫没有怀疑,接过洛萨手中的水杯一饮而尽。

“感觉,怎么样?”洛萨盯着莱恩长睫毛下有些迷茫的眼睛,既期待又担心。

“我觉得……我需要再来一杯……”

莱恩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三大杯水,咕噜咕噜的仰着脖子喝下去。

“安度因,我可能是喝的太多了,身上热的厉害……”莱恩说着解开了前襟的第三颗纽扣,而洛萨则忙不迭的上前扶住了他的胳膊。莱恩因为热气而变得红扑扑的的脸近在咫尺,他那双眼睛湿漉漉的,不像好战的雄狮,倒像是迷途的小鹿。洛萨的心脏几乎跳出了胸腔,他紧紧的握着莱恩两只手腕,把心爱之人带到自己怀中。

莱恩的反应使得洛萨对目前的状况更加心醉神迷,他难耐的呻吟了一声,脸埋进了洛萨的肩窝里。“安度因,我很难受,快忍不住了……我想……”

“莱恩,我在这里,没关系,你有什么想做的就尽管做好了。”

这一刻还是心花怒放期待着获得一个香艳的亲吻的洛萨,下一刻却因为腹部遭到重击的疼痛而跌破凡尘。

“对不起,安度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莱恩一个直拳打向洛萨的面门,被狼狈躲过之后,又甩出一记勾拳将洛萨揍的退后好几步远。一边对洛萨拳打脚踢,莱恩脸上却是委屈的表情。指挥官大人不敢出手伤了自己的国王兼心上人,只好一边躲避,一边试图束缚住莱恩的手脚。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洛萨痛苦的想道。麦迪文!一定是那个家伙搞的鬼!什么星界法师,守护者?不靠谱的法术!骗人的邪恶巫师!

无论是被魔药控制的莱恩还是忙于招架莱恩的洛萨都没有注意到阳台上展翅飞走的渡鸦,它绕着宫殿盘旋了两圈之后,在空旷的暴风城上空发出得意的叫声。

这一切的确都是麦迪文的作为。当洛萨企图将魔药混在水里递给莱恩的时候,麦迪文就念起了咒语,将爱情药的力量转化成为暴力的冲动,使得洛萨意想不到的被揍的鼻青脸肿。

男人之间的感情都是建立在拳头上的,不是么,洛萨?麦迪文想起从前和洛萨吵架至大打出手之后洛萨来向自己求和时所说的话。

守护者麦迪文之所以会这么做,当然不是故意为了捉弄自己的好友,我们的星界大法师绝不是这么没有追求的人。麦迪文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即使很多时候旁人并不理解其中的奥妙。

回到卡拉赞之后,麦迪文情绪烦乱,无法休息。他站在露台上凝望着星空许久后,来到自己那间存放了魔药的书房,从架子上又取出一瓶红色的爱情药,小心翼翼的握在手中。揭开瓶盖,一些猩红色的蒸汽随着沁人心脾的香味漫溢了出来。甜蜜又令人哀绝,就像是爱情的味道。

“莱恩……”麦迪文轻声念出他所爱之人的名字,心底的情绪翻涌上来,一股比法力还要强大的能量瞬间充斥了他的身体。

这些年以来,麦迪文能够恪守法师禁欲的修行并非他无欲无求,而是因为他所有的渴望都牵动在他的国王一个人身上,其它任何的诱惑都无法令他动心。连他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莱恩产生这样近乎偏执的感情的,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比喜爱沾花惹草的洛萨要早得多。

可以想象,当麦迪文发现洛萨准备把爱情药用在莱恩身上时是多么的愤怒,一顿来自心上人的暴打恐怕已经是麦迪文对他手下留情了。

三日之后,莱恩在他的起居室被不请自来的守护者惊的叫出了自己老父亲前任国王的名字。并非是莱恩作为一国之君的胆量不够,而是麦迪文在蓝光包围下突然凭空出现的姿态任谁也会吓一大跳。更何况莱恩此时刚刚沐浴完毕,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好。

“麦迪文!你可吓到我了!”莱恩惊魂未定,还下意识的抓着手边的烛台准备自卫。

守护者丝毫没有歉意的样子。若说高塔中的生活令他同过去有任何改变的话,恐怕就是更加缺乏凡尘中的生活气息吧。从未享受过夜夜笙歌的欢愉,也没有尝过被生活所迫的艰辛。他沉浸在近乎虚无的精神世界中,探求云层之上的奥义和真理。除了和童年开始在一起的两位朋友的交往,麦迪文同任何人都谈不上有交情,更不用指望大法师会遵守常人的礼节了。

“我的陛下。”麦迪文急于上前同莱恩说话,将只有一件内衫蔽体的国王逼的倒退两步。“等等,麦德,你让我先把衣服穿好。”

麦迪文这才注意到当下的状况有什么不妥。他无意识的上下打量了莱恩一眼,将那薄衫下若隐若现的躯体尽入眼中。“麦德。”国王又恳切的催促了他一次,麦迪文这才面无表情的原地转过身去。

“我的陛下,听说前几天你和指挥官大人打了一架。这件事传的全暴风城都知道,平民们都在议论你们是不是反目成仇了。”对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的最清楚的人就是麦迪文,他故意这么问,也只是为了试探莱恩对那件事的态度罢了。

出乎意料的,莱恩在麦迪文背后轻笑了一声,没有回答。麦迪文等了一会儿,只听到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心里有些沉不住气,右手不自觉的把玩起衣袋里藏着的魔药瓶。

“如果……洛萨有什么事情冒犯了你的话,我可以去代替你惩罚他。平民们需要对他们的国王和指挥官有信心。”麦迪文这样巧妙的问话看似是作为朋友和守护者对于王国以及两位朋友的关心,实际上轻而易举的将自己的位置摆在和莱恩同一阵线,也达到了继续追问前几天所发生的事件的目的。

莱恩扭头看了麦迪文一眼,一边扣着外衣上的雕刻华丽的纽扣一边说道,“那可真糟糕啊,让大家产生这样的误会。”

“误会?”

“安度因从来没有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至于打架,也是他单方面的在被我打而已。我那天是喝了一点酒,但也不至于失控到这种程度……也许该反省的人是我。”

“莱恩!”麦迪文忍不住转回身面对着他的国王,莱恩一双眼睛正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他。“你知不知道洛萨是怎么想你的,那个风流成性的男人竟然把主意打到你身上!如果不是我阻止了他的话……”

“如果你不阻止他的话,我就会和洛萨在一起,对吗?”

麦迪文一时语塞,他的莱恩就在离自己一尺之遥的地方,但他却读不懂莱恩的心思。莱恩的正直和善良令人相当容易就对他产生信任,就像洛萨和所有发誓效忠他的战士们一样,他们尊敬他,也愿意追随他赴汤蹈火。但比起容易被情绪所出卖的洛萨,莱恩的感情令麦迪文难以琢磨。曾经年少时的鲁莽尚且让莱恩露出许多破绽,成年后收敛了的暴风城国王则更像是座防御完美的堡垒。

“你想和洛萨在一起吗?做他的情人,嗯?”麦迪文没有意识到自己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魔药瓶,他的力量使瓶身几乎碎裂。在自己的国王身上使用这种下等的法术一定会遭到谴责,成为王国的罪人,甚至受到惩罚,非常严重的惩罚。

可是对于麦迪文来说,再可怕的惩罚也不会比看到莱恩和别人在一起更令他痛苦。

以麦迪文的法力,魔药的效力能够更加长久,一年,几年,甚至一辈子。他能让莱恩一辈子爱他,永远为他所有。他拿出红色的小瓶,右手张开作出施法的动作,微启的嘴唇即将念出咒语。

然而连最强最伟大的法师麦迪文也没有料到的是,莱恩就在这时候一把抱住了他,莱恩的呼吸像羽毛般拂在他脸上。“麦德,不要再伤害自己了。”麦迪文手中的魔药瓶应声落地,一阵火红的蒸汽在空气中扩散,消失。

“我从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麦德,自从你去了卡拉赞,我一直在想念你,可是你却几乎不曾出现在我们面前,就好像艾泽拉斯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一样。”莱恩把压在心底的话一股脑的发泄出来,他也曾担心麦迪文的离开会彻底切断他们之间的关系,害怕麦迪文的心变得像守护者之塔上呼啸而过的风一样泠冽。“直到现在,我才终于确定,你也像我在乎你一样在意着我。”

“莱恩……”麦迪文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盈满泪水的眼睛,它们像最罕见的宝石一般美丽。

莱恩的手抚上麦迪文的脸颊,守护者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皱纹,他的鬓角染上了风霜,眼神忧郁而疲惫。但在莱恩眼中,麦迪文的样子无论怎么改变,他永远是那个安静而优雅的男人。那双翠绿的眼睛在看着他时会像潭水一般温柔,他的嘴角会因为莱恩的到来而微微翘起,他会在莱恩伤心的时候把他搂在怀里。战场上,莱恩的身旁总有麦迪文魔法的蓝色光芒静静的保护他。

麦迪文抓住莱恩放在自己面颊旁的手,栖身上前吻住了他的国王。

只差一点,伟大的星界法师就要犯下世界上最愚蠢的错误。这全都要怪那个阿拉希血统继承人糟糕透顶的主意。

不过,看在洛萨目前正处于失恋的状况下,就原谅他这次吧。麦迪文一边解开莱恩刚刚穿好的袍子一边笑着想。

【完】





评论(19)
热度(78)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