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麦莱】狮与响尾蛇 (二)

二.


信仰会告诉们我们,当诱惑以它最真实的面孔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应当如何选择。信仰会告诉我们,是什么在时间的开始,生命的尽头等待着,又是什么将我们从失败的残骸中扶起,给予我们生存下去的希望。

希望。

麦迪文看着自己的手投射在墙上的影子,午后一点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在这间狭窄却空旷的汽车旅馆房间里。这双手,曾给他带来手术台上的无数次成功,给他带来荣誉和金钱。它们被称为“会使魔法的双手”,在死亡线上一次次的创造奇迹。可是这些现在对他来说都不再重要。


窗外传来割草机刺耳的声音和旅店老板娘的吆喝,这让麦迪文不得不从床上坐起来。他花了一分钟来回复身体的知觉,这使他立即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酒气是多么糟糕。宿醉不是问题文,麦迪文从来没有在酒醉的第二天有任何不适,这一点他的朋友们能够证明。但他可不能带着一身酒气和廉价旅馆的味道去见莱恩。


冲了个热水澡,洗掉几天来的风尘仆仆,麦迪文对着洗手间生锈的镜子修整了自己的胡须和鬓角。他看上去好多了,比启程之前更有精神,可是穿衣服却让他花了不少时间。面对着一箱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昂贵衣装,麦迪文这两天以来第一次犯了难。他先挑出一套黑色西装换上,完美的剪裁,精准的包裹住他的身型。可他是去见朋友又不是去教堂做礼拜,麦迪文有些气恼的将衣服揉成一团扔回箱子里,挑了件灰色衬衫穿上,最后又试了好几件休闲款的西装外套,才终于对镜子里的自己满意。他惯于挥动手术刀的修长手指仔细拂掉衬衫和外套上的灰尘,一时的失神间他回忆起上一次和莱恩在一起时的情景。



大约五年前,麦迪文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最快的阶段,几乎天天都有大手术。异于常人的工作量和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令他每天回到家都精疲力竭。这么一天晚上,当麦迪文伏倒在自己床上顾不得腹中饥饿,几近昏睡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出于职业习惯,麦迪文硬撑着精神接起了电话,而他收到的却并不是来自医院的通知。“麦德,是我。”电话里轻柔的声音令他顿时清醒过来,相隔几百英里的距离,莱恩仿佛就在他耳边跟他说话一样。“我爸死了。”


第二天一早,麦迪文乘飞机回到了小镇。他辗转了几趟车才来到这个他熟悉的地方,教堂依旧是方圆几里内唯一的地标,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为了参加镇上这位受人尊敬的神父的葬礼。他在门口看到了莱恩,莱恩看到他微笑了一下,给了他一个比平常略为长久的拥抱。麦迪文想去抚摸他疲惫发红的眼睛,然后把他再次搂到怀里,让他在自己胸口放声大哭,流尽一切的悲伤。可是身后不断有人过来跟莱恩打招呼,后来洛萨过来叫走了他。葬礼要开始了,而莱恩现在是这里的神父。


那次他和莱恩,洛萨三个人在教堂背后的房子里住了几天,就像小时候一样。不同的是,再也没有人会在晚上九点半督促他们熄灯睡觉,没有人会敲门让他们关掉那些“邪恶”的摇滚乐,没有人会在他们捣蛋之后罚他们打扫阁楼。他和洛萨都不约而同的留下来,因为他们都不想让莱恩一个人住在这鬼地方,到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只有面对窗外的坟地出神,而现在那里还有他父亲的新坟。


可是莱恩显然没有他们所认为的,或者麦迪文暗地里期待的那样脆弱。莱恩给他们做饭,洛萨偶尔会在一旁手忙脚乱的帮倒忙,莱恩像过去一样和他们开玩笑,拿出乌瑞恩神父自己珍藏的威士忌来给他们喝。等洛萨喝醉了,莱恩给他盖上毛毯,然后轻手轻脚的出门,在外面抽一根烟。“麦迪文,”莱恩对跟着出来的他说,“你知道我爸死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吗?他过来跟我说阁楼里有老鼠,我告诉他那只是他的错觉,我们还因此打了个赌。见鬼他说的没错,我上去真的找到了一窝小崽子,它们的母亲恐怕出去觅食了。我下来准备问他该怎么处理这些小东西,然后就在教堂的台阶上找到了他,他就倒在这里,脸朝下,流了好多血。医生说他是心肌梗死,你可能比我更了解这个……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倒在台阶上,而不是在他自己的房间里。也许他厌倦这个地方了想出去透口气……也是,这鬼地方地板松松垮垮,钢琴老是走音,阁楼里还有老鼠……”莱恩猛抽了一口,缓慢的把烟吐出来。“麦德,你一个人在外面不会很寂寞吗?”


麦迪文紧闭双眼,忍住自己想要紧紧从背后拥抱莱恩的冲动,“你跟我一起走的话,我就不会寂寞了。”莱恩笑着摇摇头,“我和你不一样,我属于这里,这是我的家。”


麦迪文的车再一次停在了教堂门口,和昨晚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已经完全做好了应对这次见面的心理准备。他有些后悔自己花了许久才决定的这身衣服,在这样的地方只有牛仔裤和法兰绒衬衫才不会显得太过隆重的令人戒备。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会再见到莱恩了。


关于这次见面,麦迪文设想了两种可能。一种是莱恩发现他昨天匆匆而来又不辞而别的到访,麦迪文会告诉莱恩他看错了,而莱恩的善解人意会让他停止追问。另一种是莱恩根本没有发现昨天来的人是他,这倒是省了他的尴尬,但却令麦迪文莫名感到有些失落。


可实际上发生的情况却和麦迪文预料的都不同,他面对着前来为他开门的年轻女人,一时间忘记了准备好的说辞。


“请进,先生,请问您是来祷告的吗?”女人礼貌的微笑着将他带进教堂,就好像她属于这个地方,不,这个地方属于她一样。麦迪文冷漠的挑起眉毛,他可不是什么“先生”,也不需要一个陌生女人为他在这里带路。“我来找乌瑞恩神父。”“哦,是这样吗,请等等,他应该在后面……莱恩!”


麦迪文在听到女人喊莱恩名字的时候眯起眼睛打量起她来,女人看上去比他小几岁,身材娇小,一头蜷曲的短发,胸脯丰满,眼神灵动。内心忽然涌起的不快促使麦迪文踏着沉重的步子越过女人往教堂后面的房子走,完全不理会对方惊奇的眼神。可他没有想到,女人忽然倒抽一口气,在他身后叫出声来,“你是麦迪文!”他还没有来得及细想女人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就看到莱恩从门口走出来。


他的莱恩。


“麦迪文!”莱恩见到他,脸上立刻展开那种通常只有在孩子脸上才看得到的令人忘记烦恼和戒备的纯粹笑容。麦迪文受到感染,嘴角也向上弯起来。“你竟然没有告诉我你要回来?这可太令人伤心了。”


听上去,莱恩并没有发觉昨晚出现在教堂前的人是他。麦迪文让莱恩给了自己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搂着他往后面走。“莱恩,看起来你会很忙,那么我先回去了。”哦,麦迪文几乎忘记了那个女人的存在。莱恩过来抱了抱她,然后小声对她说了什么。麦迪文发誓他看到那女人在莱恩贴近它的时候脸红了。



“你女朋友?”两个人在餐桌旁时,莱恩在开啤酒,麦迪文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他。
“谁?刚才的女孩?哦,不,麦迪文,你不认识她了吗?她是安度因的妹妹塔利亚啊?”莱恩的反应就好像他刚刚听了个笑话。可是麦迪文不觉得好笑,那女孩明显没有把莱恩只当作是自己哥哥的朋友。


洛萨的父母留下他们兄妹去世的时候,他们家在镇上的亲戚收养了塔利亚。本来洛萨也可以被一起收养,可是他太爱给他们捣蛋了。但其实莱恩知道,洛萨只是觉得跟他在一起比在亲戚家自在的多,所以故意让他们头疼,好让他们有理由把洛萨交给乌瑞恩神父管教。塔利亚偶尔会来看她哥哥,一来二去和莱恩关系也不错,倒是和不怎么爱说话的麦迪文没有太多交往。这也难怪十几年不见面,塔利亚和麦迪文两人都没认出对方来。


莱恩没有注意到麦迪文想事情的时候脸上表情的变化,只是递给他一瓶啤酒,在他对面坐下来。刚才在教堂里光线太暗,现在莱恩坐在他面前,麦迪文才看清楚莱恩眼角和脸上的瘀伤。“你的脸怎么回事?让我看看。”麦迪文说着,扳过莱恩的下巴让他朝着自己。


莱恩有些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早上在镇里遇到一场斗殴,我过去劝了劝,不小心弄到的。”麦迪文皱起眉头,看着莱恩“不小心”弄出的伤,心里诅咒了那几个斗殴的狂徒一百次。“以后我在这里,不会让你受伤了。”麦迪文尽量让自己的话听上去轻巧的容易接受一些。


“以后?”莱恩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麦德,你要留下来?”
“暂时是这么打算。”麦迪文必须承认,莱恩喜悦的神情让他所有的担忧都放诸脑后了。
“你住在哪里?”
“镇上的旅馆。”
“不,我是说这之后你会住哪?”莱恩靠过来,麦迪文几乎可以闻到他身上沐浴乳的香味。
“大概会在附近找个房子,先住一段时间。”
“我有个主意,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回来住。”莱恩说完这话紧张的眨眨眼睛,“这里有空房间,没人住也挺浪费的。当然,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不会干涉……”
“我回来住。”麦迪文立刻就答应了。其实他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只是这种事情还是由莱恩来提出比较合适一些。

莱恩带着麦迪文去看他们以前的房间,这里还是老样子,三张单人床,一张书桌。洛萨的床靠门边上,莱恩和麦迪文的床靠在另两面墙,书桌几乎是麦迪文专用的,莱恩和洛萨需要写作业也更喜欢在外面的餐桌上。


“前两年安度因回来镇上的时候捐了笔钱给教堂翻修,也说顺便把这房子给重新整修一下,我想了想还是没动手。”莱恩在洛萨原来的床上坐下,抬头看到墙上挂对一张油画,“你的画也还挂在这里,我没动过。”
“这么无聊的东西你还留着。”麦迪文手指拂过凹凸不平的颜料,画中的蓝玫瑰如同精灵般魅惑。
莱恩抓了抓下巴上的胡须,“可能因为看到它总让我想到你……”


倘若换做别人,麦迪文可能会认为那个家伙在和自己调情,但莱恩会这么说只因为他是莱恩。麦迪文在心里暗笑自己一瞬间的冲动,这么多年以来,莱恩总能轻易扰乱他的步调。


他转身在莱恩旁边坐下,装作若无其事的聊起过去的琐事,他们共同认识的人,三个人小时候的冒险。不知不觉,窗外天色渐黑,脚边的啤酒瓶也累计成堆。莱恩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枕头上和麦迪文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眼睛渐渐闭上,笑容还挂在嘴角。


“莱恩。”麦迪文俯身去唤他,没有得到回应。麦迪文就在呼吸可及的距离静静的看着莱恩的脸,他眼角浅浅的细纹和淤青,他柔软的唇。麦迪文伸手去触碰莱恩的脸颊,他不知道自己心里存有如此多的怜爱,对这个男人,这个他重视了一辈子的人。而莱恩此时忽然搭住他的手,似乎是无意识的动作。

麦迪文轻轻的握住莱恩的手腕,将他的手掌盖在自己眼睛上。莱恩的手掌干燥而温柔,这美妙的感觉令他情不自禁的闭上眼,深深的倚进这令人安心的短暂温情中。


tbc

评论(6)
热度(37)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