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麦莱】狮与响尾蛇 (三)




该死的坏事总会发生。有时候你就像是坐在一辆冲向悬崖的车里,明知道下一刻会下坠,却他妈的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任凭那车带着自己飞出地平线被翻滚着抛入海中,然后在黑暗的窒息中缓慢下沉,直至触底。那一刻你会感觉仿佛整个宇宙的力量都在同自己作对,感觉命运无可避免,而人生毫无可恋。



麦迪文在一阵食物的香味中醒来,培根,煎蛋,吐司,他的身体对这些气味无可抗拒的产生了反应。自从离开Fairfield,他就从未享受过这样的早晨。倒不是没有人愿意给他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凭麦迪文的风姿和地位,愿意成为他固定伴侣的人并不在少数,可是他更倾向于在午夜之后就将那些对象送上出租车。


简单的梳洗之后,麦迪文来到厨房,果然在那里看到莱恩穿着围裙忙碌的样子。“早安,麦德。”莱恩笑着跟他问好,“半熟的单面煎蛋,你的喜好还没变吧?”莱恩冲他晃了晃手里的锅铲,麦迪文不由得微笑起来。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了。”麦迪文坐下,叉起盘子里的培根咬了一口,“你应该去给别人做女朋友。”
“嘿!”莱恩笑着拍了下麦迪文的后背,“你什么时候也学着洛萨那家伙拿我开玩笑了?”
麦迪文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说到洛萨,我想待会儿先去旅馆取你的行李,然后我们一起去找他,你看怎么样?他一定也很高兴你能回来。”莱恩在麦迪文对面坐下,用两片吐司夹起自己的煎蛋咬了一口。
“随便你。但我可不认为洛萨是那种会为我回来开香槟庆祝的家伙。”麦迪文戳开了他的煎蛋,用吐司沾着蛋黄吃起来。
“我有时候真弄不明白,”莱恩看着麦迪文的神情颇有些无奈,“你和安度因明明在心里都关心对方,但就是合不来。”
“这不是你能改变的,'宝贝',别管那么多了。”麦迪文伸手揉了几下莱恩的头发,引起后者一阵不满的抵抗。这一招他倒是从洛萨那里学来的,每次都能惹得莱恩手忙脚乱,屡试不爽。


他们坐在莱恩的蓝色皮卡里一起去了汽车旅馆,拖回了麦迪文为数不多的几件行李,然后一起去了镇上中学的体育场。时节已至深秋,这天却异常的有些干热,好些天没下雨,运动场上的泥地干硬,碎裂成砂状的黄土。


莱恩把车停在路边,和麦迪文一起往运动场走。隔着好远就能听见洛萨的声音,夹杂着许多奔跑的脚步声,响彻在黄土漫天的场地里。


安度因·洛萨还是他记得的样子,高大,健壮,脸上写着能够面对一切挑战和战胜它们的信心。此刻,那个像战士一般的男人正穿着T恤和运动衫,带着棒球帽站在场边上,指挥一群十几岁的小鬼跑来跑去。


“安度因!”莱恩朝着那个背影大声喊道,“看看是谁来了!”
麦迪文感到洛萨的目光远远的望向自己,随后发出一声爽朗的回应,“麦迪文?这真的是你!”洛萨过来朝着麦迪文张开手臂,却在看到他脸上缺乏热情的表情后变成了一个友好的拍肩。


场上的年轻小伙子们都停下了训练,好奇的朝他们这边张望,他们的洛萨教练和乌瑞恩神父正同一个金发的陌生男人亲切的谈着什么,这个突然到来的陌生人可比负重训练有趣的多了。洛萨不得不给他的男孩们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让他们去树荫下干他们自己的事去,而不是赖在这里偷听他们谈话。


“我们大概有五六年没见面了吧。”洛萨说着调整了一下头上的棒球帽,“我退役前的几场比赛里有一次是在波士顿,那时候我去找过你。”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莱恩的样子有些生气,而洛萨知道他生气里总有些夸张的成分,这也是莱恩可爱对地方。
“三年前的事了,何况那次也没见到麦迪文,你在吃什么醋?”洛萨笑着捏了一把莱恩的脸,引起后者一阵短促的痛呼。“你这脸怎么回事?”洛萨这才注意到莱恩脸上的淤青,他皱着眉头掰过对方的下巴。“你是不是又去管别人的麻烦了?我告诉过你,遇到这种事情就不能心慈手软!下次你就尽管出手,可别让人当成小寡妇一样欺负。”
“只是意外,那些人也道过歉了……你说谁是小寡妇!”莱恩笑骂着把洛萨的手从自己脸上扒下来,他知道洛萨是担心他。


麦迪文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幕,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他们三人相处的时光。如果有什么洛萨有而他没有的话,就是这种自然而然的和莱恩亲近的能力。他无法像洛萨一样引起莱恩毫不掩饰的喜怒哀乐,他和莱恩从未吵过架。这并不是说他不会同别人拌嘴,他和洛萨就经常互相挤兑,这点莱恩能够证明。

“那一次我很抱歉,我的护士显然没告诉我来的人是你。”麦迪文打断了洛萨想要继续下去的争执,把话题拉回到之前提到的那次拜访上。
“哦,那没什么,我只是顺路去看看。”洛萨终于放开莱恩的肩膀。

麦迪文记得那一次洛萨的突然到来,他从自己的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了洛萨在护士站的身影。可那时出于一些他自己也很难解释的心态,他让护士帮他撒了个谎。看到洛萨离开的时候,他舒了口气,但同时又有些失落。他到底在这个城市做什么,远离过去的自己,疏远过去的朋友,所有一切只为了忘记一段得不到的爱情吗?如果真的是这样……

“嘿”洛萨喊了一声,引起了麦迪文的注意,“你还没见过我家的小鬼吧?卡伦!过来!”
麦迪文看到不远处的树荫下,一个穿着橄榄球服的男孩朝他们跑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喊了声,“教练。”麦迪文从不能理解运动队里这套规矩,就像军队里的习俗一样愚蠢。
“这是麦迪文,你记得吗?我跟你讲过的。”洛萨轻拍着男孩的肩膀,麦迪文这才有机会看清他。卡伦是个健壮的少年,但却不如他父亲那般轮廓狂野,他更像生长在后院的小树,时常有人浇灌,修剪枝桠。
卡伦礼貌的同麦迪文握了手,又转头跟莱恩打了个招呼。
“还好卡伦是塔利亚带大的,才没有像安度因这么粗野。”莱恩笑着捅了捅洛萨的胳膊。
“胡说,卡伦现在跟我住才是最好的,对吧,儿子?”洛萨搂着卡伦的样子倒难得的像个自豪的父亲。而夹在三个大人中间,卡伦只有腼腆的笑着点了点头。


“请问——”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小个子的男孩站在麦迪文身旁,身上穿着件规规矩矩的格子衬衫,头发用发胶梳的一丝不苟,嘴上留着一撮和他年龄极不相符的小胡子。男孩和其他几个人打了下招呼,就直接冲麦迪文说道,“您好,我叫卡德加,请问您是洛萨教练的朋友吗?您看上去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个小鬼是谁?”莱恩惊讶的挑起眉毛,看着麦迪文的眼神里有一丝戏谑的味道。
“是我们球队的小跟班。”洛萨毫不在意的笑道。
“是跟随球队采访的记者。”卡德加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也不止第十次这样纠正洛萨了,随后他又加了句,“校报记者。”就好像别人猜不出来一样。
“小鬼,我不觉得任何我出现过的场合会有你存在。至于你,也许你在grindr(*同性交友app)上见过我吧。”麦迪文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剩下站在原地捧腹大笑的莱恩,满脸通红的卡德加,忍不住捂着嘴笑的卡伦,和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洛萨。


几个小时后,在镇上的酒吧里洛萨终于搞清楚了之前让莱恩笑得直不起腰来的原因。
“我可搞不懂你们的幽默感。”洛萨喝了一口guinness,看了一眼身旁仍在余韵里回味的莱恩。
“那孩子脸上的表情能让我笑上一个礼拜,你说对吧,麦德?”莱恩倒也没指望洛萨会觉得好笑,只是回头搂住了麦迪文的肩膀,“那孩子叫什么来着?卡……卡什么?”
“卡德加。”洛萨接道,“话说回来,莱恩你怎么知道的?”
“哦,我跟镇上很多人谈过心,人们总会告诉我一些各种各样的事情,有些挺有趣,也有些让人作呕,职业需求嘛。不过我也不知道那玩意儿具体是个什么样,我连智能手机都没有。”莱恩笑着喝了一口他的啤酒。
“你并不需要用过才知道它的存在,我也没用过。”麦迪文对洛萨投来不认同的目光视若无睹,他端起自己的酒杯喝了一口,就仿佛这里面装的是琼浆玉液,而不是三美金一大杯掺了水的啤酒。

麦迪文说的是实话,他从来不刻意在人前掩饰他喜欢男人这件事情,在朋友面前更加不会如此。但他也不是那种活跃于社交网站寻找对象的人。在大城市里生活有更多机会遇到陌生人,朋友的生日会,上司的酒会,酒吧,咖啡馆,匆匆而过的行人,也更容易将自己隐藏在所有的这些陌生人中,成为这个面目模糊的群体的一员。没有人会在意你的喜怒哀乐,也没有人会好奇你究竟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也许这是大城市令麦迪文感觉更自在的原因之一。


“我还没问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回来?”洛萨倾身绕过坐在中间的莱恩问麦迪文。
“那么你呢?就算退役了也有大把的赚钱机会,为什么要跑回这破地方当一群小鬼的教练?”麦迪文把同样的问题抛回给了洛萨。
“这么说,我也挺想知道呢。”莱恩插了进来,“安度因当年回来的时候简直像个英雄,满大街都贴了他的海报。安度因可是带领着队伍打进超级碗的明星啊。”
“最后还不是输了。”麦迪文毫不客气的揭露。
“嘿!注意你的措辞!我可不认为我输掉了那场比赛!”提起当年令他差点掉泪的那场他人生中意义最重大的比赛,洛萨至今都无法完全平复。
“别这么说,麦德。”莱恩赶紧起身把一时激动的洛萨按回到原位,不然过不了多久他就得和麦迪文两人动起手来。从小到大,莱恩一直扮演着中间人的角色。

莱恩拍了拍洛萨的肩膀,“我的去解决点问题,好好相处,小伙子们,别趁我不在的时候打架。”他给了另外两人一人一个警告的眼神,可惜他眼中的醉意让他看上去更像只困倦的猫。

麦迪文的目光紧随着莱恩穿过酒吧,去了背后的厕所,直到莱恩的身影消失在门背后才转过头来。和他隔了一个座位的洛萨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各自喝着啤酒,洛萨酒瓶上凝结的水汽汇聚成水滴在瓶底周围。这天酒吧里的人不多,除了他们和一桌正在玩扑克的年轻人,就只有角落里的几个酒鬼。电视上放着大学生篮球联赛的直播,无聊的让人提不起兴致。


“我拿到橄榄球奖学金去大学的时候,以为自己终于他妈的交到好运了。像我这样的孤儿,能得到这种机会,你知道的。”洛萨忽然对麦迪文说道,“直到后来我妻子凯莉因为生卡伦而死。塔利亚过去帮我照顾孩子,我被选进职业队也就在那时候。该死的,我拼了命点努力,比所有人都要努力,因为我觉得自己除了橄榄球一无所有。可塔利亚想回来,她说城里的人太冷漠,公共交通太糟糕,住在二十楼晚上听到外头的风声吵得睡不着……她其实根本不用找这些借口,只要跟我说她想家了我就会送她回来的。”


麦迪文叹了口气,“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回来吗?我认识的一个教练曾经对我讲过,当一个运动员功成而退的时候会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像很多被人谈论的最多的运动员一样,坐在自己的宝座上让毒 品和酒精腐蚀自己的灵魂,要么找到自己的归属,享受与名利无关的快乐。塔利亚和卡伦在等我回来,莱恩也需要我,回到这里对我来说是根本不需要争辩的选择。”


麦迪文不知如何回答洛萨突如其来的肺腑之言,但他知道,洛萨和他说起这些并不是要体现自己是个看透人生的聪明人,洛萨会对此嗤之以鼻。出于某种原因,他在提防麦迪文,从今天他们见面开始麦迪文就有这种感觉。


果然,洛萨的双眼紧盯着麦迪文,像要扑向猎物的野兽,“告诉我,麦迪文,你回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tbc

评论(13)
热度(30)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