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麦莱】狮与响尾蛇(四)




洛萨的家建在小镇南边的几英亩土地上,十几年前这里曾经是一块玉米地,农场的主人死后无人继承接管,地就这么荒了下来。洛萨回到小镇的时候几乎是没花什么力气就拿到了土地的所有权。之后的三个月,洛萨和莱恩两个人雇了些镇上的工匠一起修建了这幢有五间卧室的二层小楼,又花了一个月帮莱恩扩建了教堂。莱恩问过洛萨为什么要五间卧室,洛萨认真的掰着手指头,我,卡伦,塔利亚,你,剩下一间做客房。那一瞬间,身后还散发着油漆味的新房忽然有了家的感觉。


从洛萨的家到莱恩的教堂要十五分钟车程,门口一条路直接穿过小镇连接这两处地方。因为路两旁没有灯杆,过了日落就漆黑一片,时常有出来游荡的动物被碾死在路面上。就像这只灰色的野兔,腹部爆开摊在离路中双黄线一步的地方,四只乌鸦正在啄食它的内脏,等乌鸦满足后还会有其他生物前来享用,过不了多久,它的血肉和骨就会回到它觅食过的那些草丛中,回到贯穿大地的河流中。


一只红肚子的知更鸟落在白栅栏上,歪过头看着乌鸦们在路面上跳上飞下喙上满是猩红的肉渣,样子无辜而困惑。由远及近的引擎声惊吓了知更鸟,却没有打断乌鸦们进食的好心情。那红肚子
的知更鸟怕打着翅膀,在蔚蓝的天空中渐变成一个鲜红的小点。



卡伦带着耳机在给前院除草,见到洛萨从车上下来赶紧停下手里的活迎上去,“爸。”洛萨环视四周,拍了拍儿子肩膀,“干得不错。”“爸,那家伙在门口等你好久了。”卡伦手指了指门口蹲坐的少年,小声跟自己的父亲说道,“他说有重要的事告诉你,我可不信。”


卡德加见洛萨的车开进来就从坐在门檐下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打起精神,他拿起放在身旁的笔记本站起身,紧张又期待的等着堆放走到他眼前。“洛萨教练,很抱歉突然来访。”他看着洛萨漫不经心的从自己身旁走过,开门进了屋,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里面传来一声,“进来吧,小鬼!”卡德加如获大赦,小心翼翼的开门走了进去。


洛萨家的客厅很宽敞,下午三点的阳光正照在壁炉上的相框上,那里有张是洛萨和一个女人年轻的时候的照片,卡德加猜想那一定是他过世的妻子,另外一张是洛萨和卡伦还有个和洛萨气质相似的女人站在圣诞树前。还有一张则是三个差不多年龄的少年,背景是镇上的教堂,卡德加认得出另外两个人,麦迪文和莱恩的样貌几乎没有太大变化,但和相片上稚嫩的少年模样相比,如今的麦迪文看上去则太过阴郁。


穿过客厅,卡德加就看到洛萨坐在餐桌旁,手里拿着一瓶啤酒。他从身后拿出笔记本,将它摊开放到桌上。

“这是什么?”洛萨看着眼前的少年,难以掩饰嘴角的笑意,“要是让我辅导作业,你可是找错人了。”
“不是的,洛萨教练,这是我查到的一些资料,我觉得你可能会想了解。”卡德加谨慎的拿起一张打印的报道,放在洛萨眼前,小心的观察着面前男人的表情。


那是一份来源于网络的报道,卡德加这小鬼一定是从镇上的公共图书室查到的资料。报道是关于一起意外,病人家属袭击妻子生前的主治医生,却失手将自己害死。事件发生的时间是两个月前,死者的名字是威利斯莱尔,但报道中却没有提那位医生的详细情况。


卡德加见洛萨一脸疑惑,又从自己笔记本中抽出另外几张纸。“我之前见到您的朋友埃兰先生时就觉得十分面熟,后来才记起来,并不是我见过他,而是在杂志上看到过他。”
“杂志?”
“医学杂志,一些期刊上的报道。埃兰先生是全国最有名的外科医生之一,救治过的患者不计其数。”卡德加见洛萨将信将疑的样子又补充道,“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外科医生。”
“你不是个记者吗?”洛萨哂笑。
“那只是学校的业余活动,对申请大学有帮助。”卡德加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这些都没有关系,重点是,我有理由相信报道中被袭击的那位医生就是您的朋友埃兰先生。事件发生在两个月前,埃兰先生辞去在麻省综合病院(MGH)的时间大约是在一个月前。虽然报道并没有提到医院的名字,但事件确实在离MGH不到一个街区的地方发生的。我还找到了这份警方的公开声明,其中提到了受袭击者'埃兰先生',我想这么特别的名字整个MGH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等一下,小鬼,你是说麦迪文受到患者家属的袭击,却误杀了袭击者?”洛萨打断他。
“呃,我想是这样的……医院或许想办法让媒体掩盖了埃兰先生卷入这件事,但是警方……”


卡德加还没说完,洛萨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来,他拿起散落在面前的几张纸又读了一次,之前放在桌上的啤酒被他一口喝尽。
“我得出去一下,小鬼。”洛萨说着,拿起资料就往外走,到厨房门口忽然停住,“帮我个忙,别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件,好吗?如果让我知道你告诉其他人,相信我,我会有办法让你后悔的。”


说完这话,洛萨留下卡德加一脸惊悚的呆立在原地,快步朝自己的SUV走去。


那天晚上在酒吧,洛萨最终还是没有从麦迪文口中问出他回来的真正理由,莱恩就从洗手间回来打断了他们。洛萨虽然不是世界上最了解麦迪文的人,但是多年的相处仍然让他对这个朋友有足够的了解。这个小镇如果有什么能让冷漠的麦迪文留恋的话,就只有莱恩一个人而已。


十五分钟的路程,洛萨用了十分钟就赶到教堂。推门而入的时候莱恩正在整理一些周日圣经学习组用的资料。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洛萨黑着脸走进来,把几张揉的皱巴巴的纸拍到他面前的桌子上。

“发生什么事了吗?”莱恩问道。
“麦迪文呢?”
“他出去了,你可以在这等他回来。”
“不,他出去正好,我有事跟你说,你先看看这个。”

莱恩疑惑的展开面前的几张打印纸,洛萨又从头到尾把卡德加给他推断的事情跟莱恩说了一遍。他期待着莱恩的愤怒,震惊,至少是失望,可是从头至尾,莱恩除了眉头愈来愈紧之外似乎并没有过度的情绪改变。

“安度因,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你……你还问我为什么?麦迪文为什么要向我们隐瞒这件事?他为什么突然跑回来找你,你想过吗?”洛萨急躁的走来走去,把椅子撞的砰砰响。
“你先冷静一点,先不管这个推断的可靠性,就算那个叫卡什么的孩子的想法是正确的,麦迪文确实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才回来,我们不是更应该支持他吗?这里是他的家乡,他当然应该回来这里。”莱恩不紧不慢的回答让洛萨心里的火不但没有熄灭,反而越来越旺。
“你这是当局者迷,莱恩,如果你是我,站在我的角度你就会很清楚的看到事实的真相。”
“那你告诉我真相是什么?”莱恩有些苦恼的轻笑了一下。
“真相就是麦迪文对你心怀不轨!”


洛萨终于把埋在心里许多年的那句话说出来了,就像暴雨冲刷后枯骨露出地面。


洛萨十几岁情窦初开时,懂得了爱慕与情动,也是他第一次注意到麦迪文对莱恩的态度与对别人不同,这让他困惑了许久。他也喜欢莱恩,对他来说任何人都不能和莱恩相比,就连他的小女朋友朵拉也不行。可当他想要亲吻,想要获得肉体的欢愉时,他所想到的只有女孩们丰盈的嘴唇,甜蜜的双峰,还有她们柔软的身体被他揽在怀中的娇态。


可是麦迪文与他不同,洛萨在他的眼神中越来越确定这一点。麦迪文的眼睛里从来不曾对别人流露过任何超越社会关系的感情,就连对他这个朋友也保持着距离。可是麦迪文看着莱恩的眼神全是温情,每当莱恩的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那眼神却忽然变得深沉,流动着令洛萨震惊的情欲。他本来像小镇上的大多数人一样,对男人之间的肉体关系持保留态度,可这是他的朋友们,如果莱恩并不拒绝麦迪文,也许他还应该支持他们两个。但几年过去了,洛萨只觉得麦迪文比从前更加沉默,眼神中的欲望也更加危险。有些话在莱恩面前差点说出口,却因为洛萨顾虑到三个人的友情而隐忍在了心里。好在他们不久后就天各一方,而麦迪文几乎再也没回过这个小镇。


那一次在波士顿没有见到麦迪文,洛萨以为从今往后可能都难得有机会见到他了。可是麦迪文再次出现这里,褪去了当年安静少年的外壳,他仿佛是只全身覆满黑羽的渡鸦,在天空下展开他漆黑的翅膀,给所到之处带来阴郁与黑暗。洛萨绝不希望他将莱恩也带入那黑暗当中去。


洛萨没有等到莱恩同他争辩,却在莱恩望向他背后的目光中看到慌乱和一丝愧疚,“麦迪文……”


麦迪文在夕阳下的身影像尊雕塑般静谧,他打量着眼前的两位朋友,一个怒火正盛,另一个脸上写满担忧,从这样的反应来看他也能大概猜到之前谈话的内容。而莱恩不动声色的把手上的纸捏成一团藏到身后的动作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


“我做了什么让你这样指责我的事情吗,洛萨?”麦迪文缓缓的走近他们,他感到另外两个人的身体都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
“没什么,安度因他……他只是喝多了。”莱恩试图将麦迪文的注意力从刚才的谈话上转移开。
“他看上去也不像是第一次发酒疯了。”麦迪文语气平静的说道。
“你说什么?”洛萨试图接近麦迪文,却被莱恩挡在了中间,“你了解我们什么?!嗯?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有联系过我们,就像你这个人消失不存在了一样,现在惹上麻烦了才知道回来!有你这种人当朋友真是倒了霉!”
“那么你呢?为了自己风光,你抛弃了卡伦这么多年,那孩子看到你的眼神就像对待一个从天而降的继父。”麦迪文有些恼了,忍不住用洛萨心底最愧疚的事情攻击他。越是互相了解的人越是能轻易的伤害到对方。
“麦迪文!你这个杀人凶手!”洛萨确实是发了怒,连带着酒气上头一并发泄了出来,他挥舞着拳头试图朝麦迪文打去,却被莱恩用力拦了下来。“快住手,洛萨!你疯了?”莱恩拿身体抵挡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洛萨。


听到“杀人凶手”四个字麦迪文身体猛烈的颤抖了一下,他扶住身旁的椅背不让自己跌倒,恍惚间仿佛看到手上沾满鲜血,自己置身黑暗的雨夜,男人已无生气的身体倒在水坑中,迅速变的冰冷。

莱恩半推半拽的将洛萨拉出门,而洛萨还没有放弃的朝屋里的麦迪文喊着。他还在气头上,莱恩知道,他俩这样的争吵以前也有过几次,可这一次不同,他不能放任对他最重要的两个人这样互相撕开对方的伤口。


“安度因,看着我,唉,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我需要你冷静下来,不要这样对麦德,该怎么做我们可以慢慢商量,我和你,我们一起帮他……你知道麦德只有我们,而我需要你在我身边。”洛萨看着莱恩担忧的眼神渐渐恢复了一些冷静,只是胸口的起伏仍然显出他的怒意。莱恩手搭上他的肩膀,“我可以打电话让卡伦或者塔利亚来接你,你现在的状态恐怕不适合开车。”

“不,我没事。”洛萨摇了摇头,“现在需要担心的不是我,是你,还有麦迪文。也许你说的对,我不该突然把整件事盖到他头上,是我太急躁……”
“回去好好冷静下来,这对大家都好。”莱恩有些疲惫的抹了下脸,而洛萨正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不,我没有生你的气,安度因,至少这一次没有。”

莱恩的微笑令洛萨安下心来,他在莱恩的注视下上车离开,直到车后的扬尘消失在视线里,莱恩才转身回屋里。


莱恩在门口闭上眼睛,心中默默祷告,上帝啊,请拯救我的朋友。他不知道自己将面对的麦迪文经历过怎样的痛苦和折磨,但他知道自己必将成为他唯一的救赎。


评论(5)
热度(25)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