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麦莱】狮与响尾蛇(五)

西方的天空如铁水飞溅一般的燃烧着,狭长的云线放射状散布在头顶,随着夕阳的迅速下沉,一切都急剧变化着。教堂的影子被时间在地上越拖越长,直到黑暗将它从头到脚的包裹起来,远方的树林里猫头鹰开始啼叫。

在洛萨离开后,莱恩什么也没有问,他不愿意像自己的朋友那样逼迫麦迪文去回忆某些可能伤害过他的事。“你愿意说的时候我随时恭听。”

“如果我现在就想说呢?”麦迪文的声音暗哑低沉。

莱恩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睛,随后他推开脚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屋里安静的就像世界末日一般,而寂静之中麦迪文向莱恩诉说了事情的经过。

故事从麦迪文口中说出来并不惊心动魄。一位中年女性被送到他的诊室时已经太迟,她生命衰弱,身体像秋风中颤抖的落叶,只等最后一阵湍流将她带走。可是她的丈夫偏执的要求手术,他几近疯狂的样子让所有人害怕,他们悄悄的通知了警卫试图将他带走。麦迪文拦下了警卫,他检查了病人的状况,在一片反对声中同意了手术。

孤独而自命不凡的人往往会有过于自负的毛病,也就是这个蒙蔽了麦迪文的认知,让他在那时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麦迪文尽了一切所能,五个小时后病人在手术台上燃尽了最后的火焰,再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从那形容枯槁的躯体中透出来。他向那个男人告知了他妻子的死讯,让他在她的身体被带走之前再去看最后一眼。男人在手术室里待了很久,麦迪文看了他们最后一眼就疲惫的离开了。

所有人都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错,他已经尽力了,但他们的眼神里却带着难以隐藏的责备。麦迪文可以不去在意那些眼神,但他无法忽视内心越发强烈的不安。

这种不安在麦迪文面对一支黑色的枪管和枪管背后男人绝望的眼神时变成了恐怖的现实。“求求你,和我一起死,和我一起为她陪葬!”男人疯狂的吼叫着,眼眶仿佛要迸裂开来。医院背后停车场旁的巷子里,雨水从狭窄的天空倾泻而下。麦迪文朝男人伸出手,他们扭打在一起,男人的手指仍扣在板机上,他试图将枪夺下来去,可是疯狂给了他的袭击者惊人的力量,他给了对方小腹一记重创,就在男人猛的弯下腰时,板机被扣下了。子弹爆开心脏,袭击者当场死亡。

医院为了保护作为重要人才的麦迪文,疏通了媒体关系没有曝光他的名字。可是事情并没有如流淌在巷子里的那些血一般被洗去,一周以后,麦迪文忽然发现他无法稳稳的拿起手术刀了。

拿不住刀的外科医生如同废人。尽管院长亲自安慰过他,让他休个假再回来,但他知道休假并不会让事情好转。竭尽全力没有挽回的生命他可以承受,被自己亲手结束掉的性命却变成笼罩在心头的重重黑影,令他看不到光亮,难以呼吸。

当麦迪文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处理掉了自己在波士顿的公寓和里面的几乎所有东西,辞掉了在MGH的职务,带着两个行李箱飞奔在回Fairfield的路上。万千世界所有的道路中只有这一条能带他找回希望。

而麦迪文现在就坐在他所向往的人面前,莱恩注视着他,睫毛轻颤,眼睛里有震惊和悲伤的情绪在闪烁。他握住莱恩的手,仔细的摸索对方粗糙却温暖的手掌。

“你知道鸟儿是怎么死的吗,莱恩?”麦迪文将莱恩的手按在自己脸颊上,他依靠在莱恩的掌心,就像依靠着阳光的温暖,“它们先是断了翅膀,残缺的身体再也无法在天空任意飞翔,然后失去声音,就再也不能歌唱出动人的音调。最后只剩下一具无用的躯壳,苟延残喘静候死亡。”

“麦德……”莱恩的话淹没在麦迪文粗重的亲吻中,金发的男人将他搂在怀里,他的嘴唇被紧咬住,口腔中的空隙被对方侵入填充,他因为这个激烈而绝望的吻几乎忘记了呼吸,在空气被全部吸走后产生了窒息的眩晕。

难以想象,在恋慕了莱恩将近二十年之后麦迪文才终于第一次吻到了他。但这个吻并非初恋般甜蜜,两人在唇舌间分享的是麦迪文近乎疯狂的渴望和恐惧以及莱恩的惊惶失措。莱恩的椅子在两个人的纠缠间向后仰倒,尽管有麦迪文最后一刻垫在他脑后的手臂,莱恩的背依旧撞上了地板。一阵钝痛将他从短暂的亲密当中震醒,莱恩无法相信自己正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在他们共同成长的这个家里亲热,他们在同一间房里睡了十年,见鬼的!

“麦迪文!”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正跪坐在莱恩身上,将他的衬衫下摆从裤子里拉出来,这也让莱恩忽然意识到什么是洛萨所说的“心怀不轨”。而麦迪文的另一只手用力的禁锢在他下颌以及脖子的一侧,使得他无法侧头躲过对方如暴雨般落下的亲吻。莱恩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去推开麦迪文压在他身上越来越沉重的上半身,还是伸手去挡住那只试图解开他皮带的手。

“快住手!”莱恩面色通红的吼了出来,这让身上的男人忽然停住了动作。麦迪文像尊雕塑般静止的俯视着莱恩,只有他异常粗重的呼吸声提醒着对方他之前的僭越。“麦德,不要这样,我不想……”莱恩刚要说出的话被麦迪文眼里突如其来的悲伤给堵住了。麦迪文有一双湖水般明净的眼睛,当那双眼睛注视着莱恩时,里面几乎溢出的泪水让莱恩无法说出除了安慰之外的任何话。

麦迪文之前的话忽然回响在莱恩脑中。他不知道无法再握手术刀对于一个外科医生来说意味着什么,但莱恩懂得麦迪文宛如凄诉的话语中对他的乞求。麦迪文就是那只断了翅膀又失去了声音的鸟,一切曾经拥有的东西被慢慢剥夺,只有在所剩无几的空白中静候死亡的判决。不,莱恩不能让麦迪文就这样消失,不能在失去了他这些年之后再次永远的失去他。

莱恩抵在麦迪文胸前的手渐渐放软了下来,他眼中的犹豫让麦迪文重新动作起来。只是这一次,莱恩无法再阻止他。



肉走随缘

评论(8)
热度(16)
  1. 白及--Ask--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粮!啊!!!!不逆还有肉!!!!天呐!!!Σ(っ °Д °;)っ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