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北平2116(dom明台x方孟韦sub)第一章

* dom/sub 设定 未来设定
* dom:dominant,占有支配型人格。 sub:submissive,服从顺应型人格。
* 本文dom/sub主要在人格分化上 没有着重于社会地位
* 很多设定参考了《环太平洋》 后面还会有参考《明日边缘》以及《EVA》的设定
* 允许我打个苏靖tag卖安利

——————————————————————————


They are the foul beasts from ancient mind, bringing to earth despair and destruction. The Devil dos not rise from hell, he falls from the sky.

(他们是远古幻想中的丑恶怪兽,给人间带来绝望与毁灭。恶魔并非从地狱中升起,而是从天而降。)


00001 明台

公元二一一六年,人类没有实现时空旅行,没有消灭贫困和饥饿,没有找到根治癌症的方法,也没有找到完全取代石油的新能源。

地球已经遭受“天客”袭击二十年了。

新北平市一座顶楼的公寓里,二十五岁的明台正深陷噩梦当中。

梦中的明台只有五岁,在一片废墟中绝望的奔跑着,满脸是泪。天空是一片血色殷红,就像沾染在明台手上和脸上的颜色一样。上海已经沦陷了,他的爸爸妈妈将他推出废墟时留下最后一句话,“快跑!明台!活下去!”他发了疯似的跑,脚上的鞋不知何时跑掉了,脚底被沙砾磨的都是血。

身后传来巨响,脚下的大地震动起来。明台转头看到一个有楼房那么高大的怪兽正朝他逼近,怪兽全身覆盖着灰褐色的鳞片,随呼吸一张一合,尖锐有力的前爪毫不费力的碎开它周围的建筑物。明台迈开步子正要找地方躲起来,忽然听到一阵哭声。离他不远处一辆车旁,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正抱着一个女人的尸体痛哭。

“快跑啊!”明台朝那男孩大喊。男孩就像没听见一样,哭声越来越响,吸引着怪兽的注意力。

明台只好跑过去拉起男孩的手试图让他站起来,可是男孩的双手紧紧拉住看上去是他母亲的女人的手,丝毫不放。

眼见着怪兽已经到了眼前,明台几乎能闻到它身上那令人作呕的气味。他不能见死不救,不能丢下那男孩不管。明台做了生平第一个重要决定——起身挡在男孩前面,朝恐怖的怪兽张开双臂,“滚开!你这这个怪物!”

怪兽在距离他们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停下来,这让明台紧张的双腿发抖,而出乎意料的,怪兽并没有进一步动作,它低下头,明台感到那双冰蓝的眼睛完全锁住了他的视线……

有什么东西砸到脸上,让明台从梦中惊坐起来,慌慌张张的用还未来得及聚焦的视线寻找冲击的来源。一只姜黄色的大猫跳上他的膝盖,用面颊蹭着明台的手。

“是球球啊……”球球喵呜一声跳开,明台无奈的吐掉一嘴猫毛。

打着呵欠从床上起来,明台去给球球开了一罐猫粮,看着小家伙心满意足大吃起来,这才去窗边拉开了窗帘。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全然没有一星期前受到攻击时的惨状,新北平市一片平和安详的景象。

明台拿着花洒去露台上给他的向日葵们浇水,花儿们在风中摇晃着向他问好。

“早啊,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哎,有蜜蜂啊。”

全世界的蜜蜂数量从二十世纪就开始急剧减少,介于蜜蜂在生态链中起着重要作用,经过几次环保人士的呼吁和身体力行,才在上个世纪末恢复了一些。可是自从地球遭受天客袭击以后,不再有人关心蜜蜂的死活,它们便又在城市中销声匿迹了。

这蜜蜂一定是个好兆头,今天说不定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呢,明台在心里对自己说。那蜜蜂见了人,震动起翅膀嗡嗡嗡的飞走了。

明台忽然感到脚被什么轻轻撞了一下,“是球球啊,怎么了?”

此球球非彼球球,那姜黄色的猫抬头看了明台一眼又低头继续进食。

这只一尺来高的智能机器人是明台七岁时自己制作的第一台机器人,被他叫做球球。小家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功能,只因为是明台的第一件作品才被保存下来,现在基本只当闹钟用。这些年以来明台其他的本事增进不少,只有起名的能力毫无长进。

“对了,到时间了!”

机器人球球打开全息电视,实况直播赛马。明台一眼就看到了自己选中的九号赛马。

仿佛愈到危机当头人们愈喜欢赌博这种游戏。如果生命都不知何时会结束,何不放纵去赌一把。

不过对明台来说,赌马只是它用来娱乐的小游戏,他不买马票也不花一分钱,每次只以自己选中的马能获胜为乐。

九号白色大马在离终点线将近一百米的地方突然冲刺,超越之前并驾齐驱的一号和六号,先于一直保持优势的三号,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

“赢了!赢了!”明台兴奋的一甩手,花洒里的水喷了一地。刚刚还在摆弄机器人的猫球球“喵呜”一声大叫跑了出去。

从公寓到明台工作的位于新北平市北部山区中的基地,需要先乘市内地铁到专用列车换乘口,通过守卫之后进入基地禁区,然后再登上开向隐藏在山体内的基地专车。

北平基地是天客第一次入侵之后立即组建的新世界保卫计划所设立的第一批为抵抗天客作战的基地之一,其他基地包括美国的圣地亚哥,德国柏林,巴西里约。建立之初还用的是北京的名字,但由于最开始五年东亚战场损失太过惨重,各国决定整合资源战力,全力巩固北京基地。也就在那时,北京重新划分了地域,改名为新北平市,成为各国精英为地球防御作战的稳固阵线。

在更强大的敌人面前,各国终于能够暂时放下彼此间的嫌隙,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合作。

明台路过自己家附近的地铁站,那里在最近的一次攻击中损坏严重,有工人操纵着机器人将碎石葱出入口搬出来,还有隆隆的机械声从下面传来。他步行到下一站,搭上了地铁。因为早已过了上班高峰期,地铁里乘客很少。明台手里握着铅笔再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再方便的电子设备也不如铅笔在纸张上摩擦的感觉让人有灵感。

明台笔下的露出一半面目的机甲是前段时间刚在战斗中受到损伤的“雷霆浪人”,是北平基地所掌握的三台“猎人”之一。

所谓“猎人”,是人类在第一次袭击之后所研发来对抗天客的双人驾驶战斗机器人。目前全世界在役的猎人有十九台,北平区除了“雷霆浪人”之外还有“撼岳”和“曼珠沙华”。

前一次的战斗,由于“曼珠”的修复升级尚未完成,派出的“撼岳”和“浪人”两部猎人受到了四个天客的围攻,导致“浪人”胸部护甲受到严重损伤,右臂也几乎完全报废。明台所在的技术部已接到命令,要求他们尽快给出“浪人”的护甲修复升级方案。

明台停下笔叹口气。不是他想偷懒,而是按最近遭受袭击的频率,猎人的维修根本来不及。就好像强迫带伤上场的拳击手,不仅获胜率大大降低,连自保的机会都会下降。再这样下去的话……唉,真不知道自己那个做长官的大哥在想些什么。


明楼的办公室门外,他的秘书阿诚正耐心等待着。时钟显示十一点整,阿诚准时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先生,时间到了。”
一阵脚步声之后,明楼正装出现在门口。
“辛苦你了。阿诚,之前交代的事都办好了?”
“一切按先生吩咐执行。”
“明台呢?”
“明台的追踪器显示他正在来基地的路上。”
“很好。”

明楼朝阿诚微微一笑,与生俱来的dom气场像黑色翅膀一样在身后缓缓展开。
“该我出场了。”

这一次新世界保卫计划委员会的会议是明楼特别要求的,因此,全息投影显出的四位委员的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

“明楼,你突然提出这次会议是为什么?”身为明家大姐的明镜首先发问。

“各位委员,在我进入正题之前,请各位首先看一下我们最近战斗的总结数据。”

阿诚即使将事先整理的资料传输到四位委员的终端上。

“相信大家不难发现,敌人的生命指数和战斗力在渐渐增强,而猎人的损伤愈渐严重,驾驶员过度疲惫,战斗力下降。再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出现作战失败的情况。一次作战失败对于我们就意味着毁灭性的灾难,想必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有数。”

一阵沉默之后,曾可达抬起头问他,“那么照你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办?”

明楼伸手扶了扶眼镜,用波澜不惊的语调清晰的说道,“办法只有一个,重新启用三年前报废的猎人,'鷞鸠*'。”


从基地专车上下来,明台通过了门口的生物扫描通道,一道巨大的钢板门在他面前隆隆打开。升降机载着他降下到基地主层的同时,内部网络的邮件就通过手腕上的通讯器传了进来。

第一条是“曼珠沙华”驾驶员之一的于曼丽发来的。
“明台!你最近都不来打'天客突袭'了,主服上没有你好无聊啊!我给你打的装备都放你宝箱里了,上线记得来找我啊!”
明台笑着摇了摇头,关了消息,曼丽明媚的笑脸随之消失。于曼丽的主号一直占据着“天客突袭”这部网游的玩家榜单第一位,连明台这个自诩游戏天才的家伙都只能屈尊在她后面做个第二。曼丽操作精准迅速,面面俱到,毫不拖泥带水。这样的作战风格也带到了对猎人的实战操作中。也许这就是于曼丽能成为目前北平区唯一sub驾驶员的原因。

接下来的几条是技术部的同事发过来询问关于“浪人”修复计划的,明台一一回复了之后打开了最后一封来自阿诚的邮件。

阿诚脸上是一如既往公事化的表情。
“明台,先生请你下午三点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邮件中只有这么一句话,明台不禁想问个究竟,可是手指放在回复键上却停了下来。大哥既然让他去办公室见他,就一定是在邮件里不能说的事情,这样的话追问阿诚也没有什么意义。阿诚这个家伙是一定不会违背大哥的意思行事的。

到底会是什么事呢?明台心想,莫非早上的预感要成真了?

新世界保卫计划的会议室里气氛沉重,委员之一的藤田芳政就明楼刚刚提出再次启动“鷞鸠”的方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明长官,启动第四台猎人的耗费巨大,而新北平市已经将升级地铁避难防护等级的项目摆在了目前最紧要的第一位,经费方面你考虑好了吗?”

“这一点请藤田委员放心,我已经和新北平市银行的方行长请示过了,方行长给我们的计划开了绿灯。”明楼既然有了打算,就是已经考虑过可能面对的挑战,而说服方行长这个金库必然是首当其冲的。

“驾驶员呢?”曾可达紧接着问道,“培养驾驶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找到合适的驾驶员人选了吗?”

明楼微微一笑,朝阿诚递了个眼神,阿诚一点头,操纵手里的电脑将候选驾驶员的资料传到了四位委员的终端上。

明镜看到传进来的资料,脸色一阵苍白,“明楼,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明楼没有回答自家大姐当众发难,而是将目光转向其他几名委员。
“驾驶员人选之一,明台,dom属性,现任北平基地技术部部长职务。五年前参加驾驶员训练,以全优成绩通过测试。”

“你的弟弟,明台?”藤田芳政疑惑的皱起眉毛。

“不错。”明楼背着手踱起了步子,“明台的父母在第一次袭击中丧生,是我父亲收养了他,我和大姐把他养大。”

曾可达冷冷的打断他,“你们明家姐弟已经分别身居要职,现在又送养子来担任驾驶员,未免太贪心了吧。”

“曾委员,请你说话前好好考虑清楚。”明镜毫不客气的回应道,“当年我协助我父亲组织创立了这个组织,家父病逝后我替他坐上这个位置,兢兢业业从不敢马虎。明楼驾驶猎人作战的时候差点把命都丢了,后来靠自己的才能受到认可得到这个执行长官的职位,也是殚精竭虑干实事的工作,何来'贪心'一说?”

“明委员,这话不是我一人说的,只是别人不敢在你明家人面前说实话罢了。”曾可达也不示弱。

“你们先静一静,听明楼把话说完。”一直保持沉默的何其沧终于开口,阻止明曾两人继续争论下去。

明楼见所有人注意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便示意阿诚将另一名驾驶员候选的资料传过去。
“第二名驾驶员的人选,我想你们并不会陌生。他就是三年前'鷞鸠'最后一役中幸存的驾驶员,方孟韦。”

(待续)

*鷞(音:双)鸠:鹰的别名

评论(20)
热度(130)

© --As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