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北平2116(dom明台x方孟韦sub)第三章

* 感谢 @酒昧 之前帮我一起给鷞鸠和撼岳命名 隔了两章才想起来致谢(揍

* 大方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喂

* 作为MMA业余爱好者 写对殴还是挺开心的

—————————————————————

00011 影子

北平基地深埋于巨大的山体之中,避开山脉向下探入两百米。地下构造中间为贯穿整个深度的大厅,猎人的修理和维护工作都是在这里进行。大厅周围有五层悬空的结构,最下面两层是机械工程部,负三层是科研部的地方,负二层主要由天客情报部占据,而最靠近地面的负一层则是基地的宿舍和驾驶员训练生活中心。

地面上嵌于山体内的是作战指挥部,以及处于战备状态的猎人待命的发射塔。基地外部各方向均布有雷达,卫星接收器,以及不同频段射线接收器,用来侦测天客动向,无数的高清摄影机则随时将画面传输给指挥台,以便分析战况做出指挥。

三台猎人当中身型最小的“曼珠沙华”也有75米高,加上维修平台的高度,明台站在他工作的的科研部外的走廊上,刚好对上猎人的头部驾驶舱。明台习惯在下午工作的间隙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想象着驾驶舱里的情景,想象着真正操纵这么个庞然大物是怎样的感觉。

五年前和明台同一批从训练班毕业的郭骑云和于曼丽现在都成为了驾驶员,而他却因为找不到能在同步漂移中和自己契合度达标的搭档而被留作备选。要说不遗憾,是不可能的。

现在,明台站在基地的大厅里,仰望着鷞鸠身上的保护布被揭开露出宛若重生的崭新面目,黑色和靛蓝的机体散发出神像般庄严的光,他心里比第一次亲眼见到猎人时更加激动。一年前大哥让他着手修复改造这台猎人的时候,明台绝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驾驶它的人。

如果接下来的一切都顺利的话。

作为“撼岳”驾驶员,兼职驾驶员训练班教官的王天风是军人出身,对自己带的学生们向来是纪律严明,学生们对他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只有这个人,是至今以来最让他头疼的。王天风看着自己手腕通讯器上投射出的明台的资料,眉头紧皱起来。五年前送走明台时候他觉得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现在明楼竟然又把这个祖宗给他送回来了。

倒不是明台这个学生哪里不好,恰恰相反,成绩方面他比同期的几个人都优秀。可是,成绩好你也得谦虚点吧,明台可不,动不动就跟他顶嘴不说,还拿成绩好来要挟他。真是叫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王天风正咬牙切齿的跟通讯器较劲,他的义子,也是他搭档的郭骑云突然从背后出现,吓了他一大跳。

“干什么?有事不会打报告吗!”

“报告老师!我想请假半天!”郭骑云立正喊道。

“请假干什么?”王天风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我……那个,想出一趟基地……”郭骑云这下支支吾吾了起来。

“出基地干什么?”王天风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他这个义子心里想什么他难道还不清楚,不就是去见女朋友么,搞得这么扭扭捏捏的,不像样。

“老师……我跟小美一个月没见面了,这好不容易有点闲……”

“谁说我们闲了?驾驶员的职责是随时待命!”王天风说完见郭骑云的脑袋耷拉了下来,又不紧不慢的说,“准你半天,今天晚上七点准时回来报道,通讯器随时保持联络。”

郭骑云听了这话,两眼冒光,立刻站直行了一个军礼,“是!”

郭骑云喜滋滋的还没开溜,就听到一声清脆的“王老师!”王天风立刻感到自己半边脑袋抽着疼了起来。

“哟,这不是明台吗!不在你科研部待着,上我们这儿来干什么呀?”郭骑云知道明台对他没当成驾驶员的事情耿耿于怀,每次有机会就故意调侃他。

明台现在情绪好的很,也不跟他计较,“没听说启动'鷞鸠'的事吗?我当然是报道来的。”

郭骑云脑子转了转,“你是鷞鸠的新驾驶员?!”

明台得意的挺起了胸。

“你不是一直找不到搭档吗?这回找到了?”

郭骑云提起搭档这事,明台倒有点没底气,但还是硬着头皮说,“当然找到了,他是鷞鸠原来的驾驶员,叫方孟韦。”

“方孟韦?……”郭骑云皱起眉头像是在努力回忆,“哦!就是以前总跟在方孟敖后面的那个sub!”

明台不太喜欢郭骑云这样说一个并不相识的人,但出于dom的习惯,他也就随口附和了一句,“对,就是方孟敖的那个影子嘛。”

谁知明台话音刚落就感到身后一阵寒意,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我就是那个影子。”

方孟韦步入久违的北平基地,回忆像幽灵一样缠上来。三年的时间并不足以忘记自己和大哥在这里一起作战的两年。所有辉煌和痛苦的时刻,大哥都在他身边。他并不在意自己被人认为是方孟敖的影子,但他厌恶这样被dom随意谈论的感觉。

明台跟郭骑云两人同时意识到情况不妙,郭骑云本来就是要走的,这下更是脚底抹油的迅速撤离了,留下明台和一旁坐壁上观的王天风。

“你好,我是你的搭档明台。”明台硬着头皮朝方孟韦伸出手,不忘记加上他招牌式的笑容试图为自己挽回一点印象分。

方孟韦果然没给他留面子,正眼都没给他,只是朝着王天风立正敬了个礼,“老师。”

明台朝着那清俊冷淡的侧脸不满的嘟起了嘴,但想到方孟韦这个态度也是因为自己跟郭骑云的话造成的,也只好把气往肚子里头咽。

“你们两个先回自己宿舍整理一下,一个小时后到训练室集合。”王天风手背在身后,说完就往自己办公室去了。

两人一前一后朝宿舍走,走了一会儿方孟韦突然停下来。

“你看我干嘛呀,我宿舍也是这儿。”明台故意仰着头背着手从方孟韦身边绕过,径直进了自己宿舍的门。方孟韦抬头一看房间号,他的房间竟然就在明台对面。这下还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了。也不想想,他俩要是真成了搭档,需要的又何止是这种程度的亲密。

两人各自准备,换好训练服从宿舍出来,一开门就是四眼相对。明台一身蓝,方孟韦一身黑,倒是凑齐了鷞鸠的色调。明台故作轻松的翘起嘴角,果然看到方孟韦脸色又沉了几分,一双黑眸瞪着他,像是要在他身上穿个洞出来。

方孟韦快步超过明台,走在他前面。明台虽然不是个老封建,但也不习惯让一个sub在自己前面带着走的。不过方孟韦这个人,如果不是明明白白在资料里写着,还真难让人看出他是个sub。总是高昂的下巴,绷紧的后背,紧抿的嘴唇,都是坚强意志力的体现。倒是后腰的线条颇有些风情。明台走在方孟韦身后,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

接下来的训练方孟韦铆足了劲,明台也不让着。长跑是孟韦的强项,射击明台略占优势,体力测试明台比方孟韦强,孟韦的身体柔韧度却比明台好多了。

方孟韦没想到明台一个公子哥模样的家伙身体素质竟然也不比自己差,算是低估他了。明台心里可不服气,方孟韦看起来那么瘦弱,本以为轻轻松松就能赢过他,谁知道却使出了十分力气。

最后的自由搏击训练两个人是针芒相对,都不想显出弱势。王天风在一旁看着,心里暗笑,明台这家伙是要有人挫挫他的锐气,面对方孟韦这个sub,让他想征服对方的本能受到现实的打击真是再有效不过的了。明楼眼力是不错,挑了这两人搭档,单就他对自己弟弟这份狠劲,王天风都要佩服他。

搏击场上明台和方孟韦各占了一角。明台的功夫是拳击的路数,出拳猛戾,脚步灵活。方孟韦有些泰拳和巴西柔术的功底,出手讲究快准狠。

“别担心,只是训练而已,我不会真打你的。”明台说这话倒是真心实意的。

“少废话,开始吧。”方孟韦是下定了决心要给这个冒犯他的dom一点颜色看看。

王天风示意两人开始,方孟韦一记直拳就打了过来,明台弯腰一避,却没防到方孟韦接下来的一肘。明台只觉得眼前一花,鼻子立刻就出了血。

“你还真不客气啊!”明台捂着鼻子,狼狈的冲方孟韦喊。

“我怎么知道你动作那么慢躲不过去的。”

“你……!好,来就来!”

明台这下是真火了,把鼻血往袖子上一擦,两眼直直盯着方孟韦。

明楼和阿诚刚从负二层的天客情报部出来,就听到楼上的喧哗声。

“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热闹?”明楼笑着问道。

“先生,今天是明台和方孟韦共同训练的第一天。”阿诚一面整理着刚刚拿到的资料一面回答。

“原来如此。第一天就闹的这么大张旗鼓的,还真像明台做出来的事。走,咱们也看看去。”明楼饶有兴致的带着阿诚来到驾驶员训练中心。

搏击场四周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都有,几个驾驶员也混在人群里。于曼丽拍着手喊“明台加油”,汪曼春身上还套着沾了机油的工作服。“雷霆浪人”的驾驶员南田和高木抱臂在一旁用审视的眼光注视着场内的两个人。

明台和方孟韦都有些气喘吁吁,但摆出的架势还很稳。方孟韦一开始趁着明台没防备占的优势早已不复存在,明台对他出拳不重,却招招都在命门,仿佛是一种警告。而方孟韦的招式却渐渐被明台化解,一退再退,再这样下去就只有近身缠斗一条路了。

明台正想着怎么结束这场对峙,就见到方孟韦眼神一动,然后方孟韦抬起了右膝。原以为是一记侧踢,明台下意识的举起手臂护住头胸,谁知方孟韦忽然压下身子,抬起的腿风驰电掣的朝他下盘扫过去,明台心下一惊,就着了方孟韦的道。

方孟韦趁着明台重心不稳,两手擒住他的手腕朝他身后反拉,两腿一勾迅速的缠住他的脖颈欲图使他晕厥。可是明台立刻反应过来,反身挣脱了方孟韦的手,朝前一扑将他死死的压在身下,手肘夹在他脖子上,而方孟韦双腿仍圈着明台的脖子没放开。

明台跟方孟韦就以这样极其亲密的姿态在地上抱作一团,看似是柔术相克,却又少了点致命的狠劲。因为脖子根被对方压住,两人都是涨的满脸通红。再这样下去两个人都要背过气去,可是谁也不想先放手。

“你…给我放开!”方孟韦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

“你…先…放…我…就…放…”明台咬牙切齿的说。

眼见着相持不下的两人在围观的众人面前一起耍起了小孩子脾气,王天风再也看不下去了。

“你们两个都给我放手!”说着便上前去将明台从方孟韦身上扯开。

明台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一旁的方孟韦也好不了多少。

“让你们做搭档是生死与共!谁让你们斗个你死我活的?!”王天风一发火,刚才围观的人群就都讪讪的走开了。“今天晚饭都不要吃了!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不好,也不用做什么驾驶员了,统统滚蛋!”

方孟韦先站起身来,闷声不响的抛下明台自己往宿舍走了。明台坐在训练场上看着那个背影,心里不是个滋味。

明楼看到这里已经对明台和方孟韦这对搭档心里有了数。转念想到之前和阿诚听到的事情,就嘱咐道,“阿诚,刚才从朱徽茵那里听到的关于明台身体检查的报告想办法保密。”

“好的,先生。”

“不过”明楼接着交代,“在适当的时候可以留线索给明台,让他自己发现。”

“先生,这是为什么?”阿诚不解的问。

“如果真如我想的那样的话,这件事只有缓而图之。并且必须明台自己来做,否则会出乱子。”明楼把声音压的只有他和阿诚两人能听见,看到阿诚微微点了头,才放心的回了办公室。

过了就寝时间,明台躺在宿舍的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白天在方孟韦那里窝的火已经被饿的这一顿消去大半,倒是方孟韦那个受了委屈的表情在他脑子里不断出现,勾起他的负罪感和其它一些不明所以的情绪。

正乱想着,明台听到外头开关门的声音,像是对面传来的。明台噌的从床上翻身起来,把门打开一小缝偷偷朝外看,果然见到方孟韦出了宿舍门往外头走去了。看来睡不着的不止他一个人嘛。可是方孟韦这是要去哪呢?明台想了想,抓起件外套就出门跟了上去。

出了走廊,前面渐渐被大厅里灯光照亮。“浪人”和“鷞鸠”现在都在大厅里,白天的工作结束后,就只有头顶和机体周围的几盏大灯还亮着。明台一眼就看到方孟韦一个人在负三层走廊外面支出来的平台上,朝着鷞鸠的方向坐着。

没有花什么力气,明台就沿着走廊外围的钢管滑到了负三层,又翻过栏杆跳到平台上。方孟韦注意到他的靠近,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躲开。明台也就顺势坐到他身边。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的坐了一会儿,还是明台先开了口,“白天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是我不好,不该跟别人在背后说你,后来也不该和你斗气。可是我是真的想和你做搭档,如果你还有什么看我不顺眼的地方,你就说出来,我都改。”

方孟韦听了转过头看了明台一眼,眼神不像之前那般冰冷了,但仍藏着些复杂的心绪。

“……其实我也有不对,可能是见到这些旧物让我想起一些事,控制不住情绪。”

明台顺着方孟韦目光看过去,鷞鸠巍峨的机体在灯光下沉睡着,等待被唤醒。

“我知道你和方孟敖过去的事,我接受驾驶员训练的时候你们刚成为鷞鸠的驾驶员,那时候还没有'曼珠沙华','鷞鸠'和'雷霆浪人'是最先进的第三代猎人。我记得每次战斗结束,看着北平基地的三台猎人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归来,鷞鸠每次的表现都是最出众的。你们从驾驶舱出来,方孟敖总是走在前面,跟大家挥手,被大家抬到头顶……”明台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之前方孟韦就是因为听到说他是方孟敖的影子才生的气,不由得埋怨自己不长记性。

方孟韦却没有注意到明台的尴尬,他的思绪被明台的描述带回了那个时候,仿佛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到大哥和自己在别人眼中的样子,心里只有无限的眷恋。

“我大哥是个英雄,能和他并肩作战一直是我的骄傲。”

明台突然扳着方孟韦的肩膀,让他看向自己,“孟韦,不仅是方孟敖,你也是英雄。”看到方孟韦不置可否的弯起嘴角,他知道对方以为自己只是在敷衍,但是他继续说下去,“其实……做个影子也没什么不好的。在克劳德莫奈的画里,影子和光有同样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说,影子比光更加迷人。树荫在青苔上的影子是深绿色,草垛在夕阳下的影子是深紫色,大雾弥漫中伦敦塔倒映在泰晤士河里的影子是蓝灰色,层次丰富变化无穷,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探究……方孟韦,你这个影子是什么颜色?”

不知不觉间,明台环着方孟韦的手已经将他搂到了自己身前,方孟韦的头靠在他胸口,仰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灯光从明台脑后照过来,把他的影子映在方孟韦一双灵动的眼睛里,明台的声音在他耳边,好像安抚灵魂的音乐,四肢百骸都充满了流动的音符。

明台被胸口的体温牵动起一阵鼓动,就好像有这个人在身边,他能够去做任何事,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能够令他害怕的。Dom与sub间的魔法极其自然的在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仿佛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而时间并没有将这联系减少半分。

方孟韦首先意识到他们正用dom和sub的相处方式拥抱在一起,顿时从脖子红到了耳尖。他不由分说的一把将明台推开,逃也似的跑了,留下明台一个人,还没从刚才的温柔中回过神来,手心还有方孟韦短发留下的触感。

(待续)



评论(11)
热度(100)

© --Ask-- | Powered by LOFTER